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地球第一剑

第七百九十二章 拔剑!

地球第一剑 言归正传 7245 2020-07-24 18:45

  

  只能说,不愧是仙帝。

王升此刻已经感觉到了来自于仙帝的庞大压力,仙帝口中这些话,他自然不信,但他一时间也无法从中找到可以击破的逻辑漏洞。

不只是王升,便是文曲星君、二郎真君,甚至青华帝君,此刻也都只是皱眉注视着仙帝。

仙帝凤九,果然是个狠人。

先是自爆承认一切罪责,随后便开始控诉这天地的不公,又偷换概念,点出三圣者对天地的掌控,言说天庭当时再进一步,就是封杀长生者;

很自然的就将锅甩给了三圣者,将自己塑造成了,为了‘生灵自由’,不择手段、不顾一切去奋斗的斗士。

偏偏,这些话都无法反驳……

因为这只是同一个客观事实在不同角度下的解读。

酆都城外,幽冥界低矮阴沉的天空下,漫天闪耀的仙光内,无数双眼睛注视的天地间。

一片死寂。

仙帝凤九的冷笑声犹在耳旁,己方众仙神不知该如何回应,便是想站出来言说几句的己方高手,此刻却也被凤九那傲然的身影所慑。

她就站在幽冥界阴暗的天空下,遗世而独立、绝美又凄然,宛若生命之火在熊熊燃烧,但等待自己的只是前路的灰烬,那般耀眼。

王升突然向前迈出半步。

身上的长袍化作仙光退去,造化大道凝出一身银白战甲,长发自行散开,又束起了简单的道箍。

他这些动作,其实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意义,也算是拖延时间的微小的动作,且将幽冥界中各方高手的注意力挪到自己身上来。

果然,道道目光汇聚而来,饶是也算见多了大场面的王升,此时依然感觉到了某种压力。

总得说点什么,也必须说点什么。

王升淡然道:“这么说,仙帝陛下是为了防止这天地被三圣者锁死,为了维护人人都可修行这般境地,方才摧毁天庭?”

凤九那双凤眼微微眯起,嗓音飘过各处:

“我并没有你说的这般高尚,这些不过是顺水推舟,我不过是看那高高在上的三圣者太过不爽罢了。

天庭是我所立,却始终有三圣者的影子,最后是我这个仙帝没守住,让天庭成了三圣者手中的利刃。

我只能将一切推倒重来,组建一个不会约束生灵修行权利的新天庭。

天地灵气本有源头,生灵修行天经地义。

而今!

这一切就摆在我眼前,今日之战过后,天地间再无阻碍我的生灵,三圣者将会被我锁死在道则之海!

旧的时代将会落幕,而我,就是新生!”

王升:……

行吧,完全不是一个级别。

他还想说点凤九的身份,但话题重点直接被凤九扯回了对凤九有利的点上。

原本,凤九背后那数不清的修士身影都有要退走的迹象,但此时,却都站定了,少部分目光还坚定了些,一个个注视着凤九的背影。

这感染力,没谁了。

王升心底莫名有些堵闷。

比起一个引领者,他更擅长做个剑客,本身就是缺少了这方面的天赋。

“一战吧……”

“不对,你说的。”

毫无征兆的,一声轻唤自酆都城方向传来,伴着一缕缕温暖的春风,传遍天地各处。

王升豁然转身,看到酆都城上现身,且缓步前来的那道身影后,先是眉头一皱,而后面容舒展,目中闪烁着少许光亮……

她今日似是刻意打扮过,一身素云流水裙,长发盘起云鬓,秀眉明眸似乎一直未曾变过,依然是在山上雪夜,曾惊艳过王升的灵秀清美,额头那一抹嫣红,却又仿佛增加了无数神性。

神女绾萱,绽于幽冥。

踩着布靴,身周飘洒着浅红色的花瓣,脚下盘旋着青色莲花,看似只是缓缓向前迈出了十多步,却跃过了酆都城中群雄,跃过了那一排排整军待战的地府鬼差,到了王升身后。

两人四目相对,王升本想开口喊一声师姐,但话到嘴边,却只是一声问候:

“你怎么来了?”

师姐脸蛋上露出少许笑意,对王升挥了挥小手,道一声:“打架。”

王升不由莞尔,对牧绾萱拱拱手,柔声道:“还请归于后阵,你道行虽不弱,但也不要勉强,敌手可非寻常大罗。”

牧绾萱却轻轻摇头,柔声道:“他刚才的话有些不对。

他说,毁灭天庭是为了反抗三圣者的掌控,天庭继续发展下去要除掉所有长生者……

可有凭证?

这到底,是仙帝陛下一面之词,为了掩盖自己某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又或是布局假死,摆脱三圣者的监察,从而完成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

王升此时表情异常精彩。

刚刚确认过眼神,是自家师姐无疑;

可此时,这步步生莲、嗓音柔软,但言语暗藏机锋,直指对方弱点,言行举止散发出的那份成熟韵味,让他当真……

惊喜。

自己在地球上闭关这么久,师姐在外磨砺历练了不止一万年,这变化虽情理之中,但着实……

惊艳。

那凤九刚要开口,牧绾萱柔柔的话语却丝毫不停,传遍方圆数千里。

“你说自己成为了三圣者掌控天地的傀儡,可圣者为何要掌控天地?

圣者都曾是天地间最强者,一步步飞升而去,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道德天尊,哪个不是留下了自身道承就归于道则之海,与天地相融,守护无数生灵。

此时你却大放厥词,言说早已归于本初的圣者要掌控天地,他们掌控了这天地要寻什么?又要证明什么?

莫要总是以己度人,觉得谁都有你这般的掌控欲。

倒是仙帝陛下可否对我们解释清楚,你从何而来?

你身上这与本天地格格不入的道则,那些被你收集、污染了六道轮回盘的奇怪真灵从何而来?

当年天庭毁灭,自是你安排布置的一盘大旗,但你所为何事,恐怕只有你自己知晓。

是自己的来路瞒不下去了?

又或者是为了觊觎这个天地间的本源,想削弱圣者之力,从而达到窃取此天地本源的目的?

仙帝身后的这些道友们,你们可想清楚了自己的结局,哪怕今日你们获胜,天地间再无阻拦仙帝之人,他再立天庭……

此前天庭仙神的惨状便是前车之鉴。

他曾经登上过生灵之顶点,站在三界的顶端,对此犹自不满足。

各位当真要将自身性命,交在这般天外邪魔手中。

他所谓的理想,当真是各位的理想?

他口口声声喊着为女娲神复仇,却亲手封印女娲神选定的圣子,摧毁女娲神的族裔。

你就是这般报答女娲神的吗?

仙帝,陛下。”

凤九面容有些阴暗,忽然轻笑了声,旋即面容变得无比冰冷,淡然道:

“这还是当年的青木神女华卿吗?

那时的你,不与人言、不善言辞,只是静静地守在神木前,你神魂中的纯洁之光,让我都不敢靠近。

没想到,今日两军阵前,你却现身与我一番争辩。

你也染俗了,华卿。”

“我已非局外人,”牧绾萱右手微微抬起,一只大手抬手握了过来,正是王升。

王升眯眼笑着,对凤九挑了挑眉角,笑道:“我老家有句俗语,女子能顶半边天,在我这,师姐就是我的天。”

凤九面容更为阴暗。

青华帝君背负双手,身周的黑气化作一只只死亡大道上疾走的凶兽,缓声问:“话若不说了,可开打了?”

二郎真君淡然道:“说到底,不过私欲二字,以一己之私强改旁人命途,就是洗不清的恶。”

“曾是陛下的臣子,我此时本不该说话,”文曲星君许仲良皱眉道,“当年那个喊着要建立三界秩序,要为天地间带来生机,要去庇护弱者的陛下,去哪了?

又或者,陛下从最开始,只是用这些漂亮话哄骗我等追随?

陛下。

紫薇帝君是在绝望之中选择自毁,天庭那么多将士,那么多仙神,是在呼喊着陛下时,被陛下召集的叛军灭杀。

你仔细听听!

这幽冥界,还有残魂残念不觉之声!

你当真有良心吗?

睁眼看看吧,我身边站着的,我身后站着的,都是在天宫的废墟中爬出来的生灵!

他们当年对你有多憧憬,今日对你就对你有多愤恨!

你可有一分人性?”

凤九冷声喝骂:“这天地,错何其多!”

“够了!”

王升突然一声大喝,背后闪耀出一道璀璨光芒,凝成了女娲神的身影,人身蛇尾、手握长枪,在幽冥界天空照出无数亮光。

“我们的天地,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诸位道友,各方仙神,今日我王升王非语对圣者立誓!

此剑只为诛除外魔,护卫天地!

此身只为荡平世间不平事,惩强助弱!

永不坐仙帝之位!

今日但凡及时醒悟不去助此凶为孽者,战后暂不追究,四散逃命去吧!”

“王非语!”凤九骂道,“你可知自己在说什么?你要让秩序归于无序!”

“那,不归我管。”

王升松开牧绾萱的柔荑,一股仙力推着牧绾萱向后退去,却提着无灵剑缓步相见。

一道道剑意宛若化作实质的剑影,在他身周盘旋、旋转,映照着他的面容。

“仙帝,可敢与我一战。”

“哼,”凤九冷哼一声,双手张开,一缕缕金光在她身周爆涌开来,那浩浩荡荡、难以言喻的威压,对着王升镇压而去。

“你独自不是他对手。”

侧旁传来略带傲然的嗓音,王升身旁光影闪烁,手提三尖两刃枪的身影追赶而来,额头竖眼缓缓张开。

王升笑道:“你我合力,岂非欺负了他?”

“那也要能欺负的了才行,”杨戬嘴角微微一撇,剑指点在竖眼之上,一道神光划过天穹。

“现行!”

凤九周遭金光突然散去,一股股浓郁无比、蕴含毁灭真意的黑烟,将她身形吞噬其中。

大战,已起!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