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天启预报

第七百六十章 一路顺风

天启预报 风月 9782 2020-07-28 04:01

  

  寂静的夜色里,远方帝国大厦泛着闪耀的霓虹。

副驾驶上,槐诗睁开眼睛看了一眼。

“几点了?”

“十一点半。”

上野说,“老大你要休息会么?”

“不必,躺一下就好。”

槐诗摇头,毕竟是升华者,熬个几晚上不睡觉也不会有什么事儿。刚刚的休息也不过是慎重起见,为了大战之前养足精神的习惯而已。

自从成为升华者开始到现在,这么长时间过去了,经历了这么多阵仗之后,他打心眼里没有将什么铁王党的放在眼中。

倘若是槐诗的话,本应该是如此才对——

可当他放弃了槐诗的姓名,作为丹波内圈里的一个混种时,才发现那种徒然有力气却不知往何处使的无奈。

在一重又一重的风波里,他奋尽全力,攀爬到如今的位置,却依旧不由自主。

对于混种而言,这个世界被一重重大网所覆盖,不论如何挣扎,逃脱了一重束缚之后,又会发现眼前的狭窄天地不过是新的牢笼。

生天目努力过,他失败了,千叶龙二努力过,他放弃了,神城未来也尝试过,最后狼狈而去……

那自己呢?

自己是否也会重蹈覆辙?

他无声的叹了口气,没有再说话。

驾驶席上的上野翻着手里便利店的袋子,拿着啤酒不知道要不要递过去,许久之后,还是没有说话,轻轻的将袋子合拢起来,摇下了车窗。

微微冰凉的夜风从窗外吹来。

隔着遥远的距离,槐诗依旧能够感受到丹波内圈内所洋溢的躁动和不安。并不是幻觉或是猜测,而是字面意义上的感受,由少司命的奇迹所传来的悲伤。

天命动荡。

作为护持稚子与族群成长的少司命,这一份被赋予了神性的奇迹感应到丹波内圈如今的萧索,流溢出的悲伤与怜悯。

窗外吹来了微凉的夜风,令他从沉思中渐渐回醒过来,揉了揉脸,问道:“有烟么?”

“有……啊,没了。”

上野摸了半天口袋,只摸出了一个空盒子。

“怎么也不多带点?”

上野愣了半天,神情茫然:“老大你不是说抽烟不好,要少抽么,我就只带半盒了……要不我再去买一包?”

“算了,还是少抽吧……”

槐诗摆手,无奈的笑了起来。

“是白天的事情么,老大?”

上野还记挂着白天离开医院之后的事情,他送槐诗去了油罐车爆炸的地方。

燃烧的房屋还没有完全熄灭。

匆匆撒过几点水花之后,消防队就和电视台的记者前后脚走了,蔓延的火光跳跃在焦黑的建筑上。

瀛洲多地震,而平房用的多是木构,烧起来也极快。

没过多久,一片白底里就只剩下了几点带着余烬的焦炭。

当时上野在车里,只看到怀纸老大下车之后一会儿又回来了,然后神情就平静至今,有时还会像走神一样恍惚许久。

“嗯?”

槐诗不解的回头看过来,好像没有听清他刚才的话一样。

“是白天的事情么?”上野问道:“白天,老大你去那边之后……回来就一直是这个样子。”

“你这个家伙,真的是傻大个么?”槐诗摇头叹息。

上野耸肩,“因为老大总是把什么东西都写在脸上嘛。”

“……”

槐诗苦笑了一下,沉默许久之后,开口说:“白天的时候,我去那边,说实话,原本只是想要……帮点忙的。”

结果并没有能够帮到忙。

当火光蔓延开来之后,槐诗才发现,自己孤身一人,什么忙都帮不到。

只能徒然的看着大火扩散,将十几栋陈旧的屋子燃烧殆尽,满头白发的苍老妇人抱着稚嫩的孩子在街边无声哀哭。

那些浑浊的眼泪落在灰烬里,在破裂的水泥上染出一缕灰黑。

匆匆逃出的人站在街边,茫然的看着自己的家被烧毁的场景,可是却并不害怕,神情呆滞又平静,好像什么东西都没有失去一样。

槐诗低下头,看着那个已经哭不出声音的老人。

“我本来是想要保护他们的,上野。”

槐诗无声叹息:“我对她说,不要害怕,很快会有怀纸组的人过来帮忙,至少能帮你们找一个暂时住的地方,有我们在,我们会保护你,那些人不会再来,这些事情不会再发生……可一个理会我的人都没有。”

只有那个老人抬起空洞的眼瞳,满是冷漠和愤怨。

因为械斗失去了丈夫,因为禁药失去了儿子,又因为突如其来的火灾失去了最后的家……

一生被丹波内圈的苦难所折磨,早已经麻木了,见惯不惯,最后已经变成了无可失去的轻蔑。

那个老人漠然的看着槐诗的脸。

每当槐诗闭上眼睛,都能回忆起那一双浑浊的眼瞳,还有她沙哑的话语。

“她问我:你们又和他们有什么区别?”

在漫长的沉默里,槐诗疲惫的闭上了眼睛,“我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她才好。”

同样都是极道,同样都是人渣,难道还会有所不同么

在阳光下活不下去,在阳光照不到的地方,也活不下去。

自始至终,无力又弱小的人只能忍受痛苦,人人索取。

对他们而言,主宰自己的同盟、他们眼前的怀纸素人,自己所谓的同胞和丹波内圈之外的黑帮,又有什么不同呢?

在寂静里,上野愕然的看着槐诗,忍不住挠头。

“这个不能这么说吧?”

他想了半天,认真的讲,“其实是有区别的,我觉得很有区别才对,啊,就是……我们……草……”

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他的脑袋里完全想不明白,一着急就语无伦次,到最后恼怒的照着自己脑门来了一锤,放弃了思考。

只是断然说道:“最起码,老大是和其他人不一样的!”

槐诗被逗笑了:“少收了一点保护费而已,这谁都能做到吧?”

“不一样。”

上野吭哧了很久,再次开口说:“之前,老大你对我说的话我不是很懂,就是极道和落入海里的老鼠啊什么的……说真的,完全想不明白。”

他想了一下,认真的说:“但是,就算是老鼠们拼成的船,除了和其他的船打仗之外,也是可以让更多的人活下去的,对吧?”

如果是怀纸老大的话,一定能够做得到!

上野,近乎盲目的坚信着这一点。

甚至比槐诗都更加相信他自己所做的一切。

从小在丹波内圈长大,哪怕是再怎么一根筋的混种,也能够体会到自身的渺小和卑微、那些丑恶的生活方式,还有这一份与生俱来的原罪。

背叛、厮杀、争夺、掠劫和欺骗。

他早已经习以为常。

直到有一天,有一个人从天而降,向他证明了一切都可以变得不同,哪怕是混种也可以昂起头,有尊严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简直就好像一个遥不可及的美梦一样。

从黑暗里点亮了火光。

“不止是我一个人,所有怀纸组的人,都是相信这一点的。”上野笃定的说道:“如果有人说他不相信老大讲的话,那他一定是在说谎!”

在漫长的沉默后,槐诗抬起头,看着身旁的下属,诧异的感慨:“上野,你这个家伙,意外的能说会道啊……”

“诶!有么?”上野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

“有哦。”槐诗憋着笑,认真点头:“搞不好真的很有当老师的天分啊……我觉得最起码体育老师是没问题了!”

“真的么?”

槐诗却没有回答,只是抬起手,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谢谢你,上野。”

他说,“谢谢你们这么相信我。”

于是,上野咧嘴笑了起来,兴奋又愉快,就像是一头得意的鲨鱼一样。

而在远方,夜色里传来挥舞的灯光,前方的探看者们发出了预定的讯号。

紧接着,高亢的喇叭声迸发,此起彼伏,在黑暗中扩散,恰如钢铁巨轮行进的汽笛一样。一盏盏车灯不断的亮起,汇聚成灯光的海,将一切照破。

“走吧,上野。”

槐诗凝视着天空中掠过的飞鸟。

他说,“我们要出航了!”

.

.

十五分钟之前,死寂的停车场里,传来掷地有声的宣言。

“下鸭神社的神官,说我是一将功成万骨枯,我不信,我认为出来混,是生是死,是要自己决定的!”

铁王党的会长,大政光昭配着华丽的长刀,漫步在眼前的阵列之间,豪迈的宣讲道。

虽然这话听起来总感觉不太吉利,可刀头舔血的极道们根本不在乎这个,早已经被来自上峰的鼓励与赏赐烧红了眼睛,摩拳擦掌,迫不及待。

就在他眼前,乃是专门为了这一次奇袭从铁王党中抽调的精锐——总计一百四十一人,超过十个升华者,剩下的也都是能够以一敌十的狠辣极道。

更何况,还有从鹿鸣馆中赐下的珍贵遗物。

随着他拍手,身后的下属就毕恭毕敬的上前,将双手捧着的沉重旗杆奉上。

古朴的旗杆之上,乃是一束卷着的古老军旗,不知经历了多少年的时光之后,已经泛黄,遍布干涸的血迹。

当旗面展开的瞬间,隐藏在旗面之上的恶鬼便几乎从黑暗里跃出,狰狞的气息扩散开来,转瞬间化作血红的光芒,洒落在每一个人的头顶。

在那源质投影的笼罩之下,每个人的面孔都变得狰狞又狂暴,宛如黄泉之中的恶鬼军旅,阴兵降临。

“这是当年德川公麾下,战神本多大人所传承的‘钟馗马印’!”大政光昭兴奋的大笑:“有了这一柄军旗相助,那群杂种不过是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津岛君,我将它授予你,望你武运昌隆!也希望你能够像是本多大人辅佐德川公一样,助我平定天下!”

“定然不负会长所托!”

津岛大悟喜形于色,双手捧起了钟馗马印,珍而重之的将这一份强大的力量收起。

“很好,有津岛君你这样的猛将,还有长谷川先生这样的高手在暗中相助,此次定然能够马到功成!”

“祝各位一路顺风!”

大政光昭咧嘴,狞笑:“我就在此处静待诸君和生天目老贼的人头一起归来!”

随着临行酒一饮而尽,轰鸣的引擎声从停车场内迸发。

在轰鸣声,车流如长龙一般轰然疾驰,冲向了丹波内圈。

.

就在车流之中,一辆尤其华贵的车上,刚刚被托付了重任的津岛大悟恭敬的向身旁年轻的男人行礼:“这一次的行动,就要靠长谷川先生关照了。”

“哪里的话,分内之事。”

长谷川矜持一笑,“如今我等雷霆一击,柏原医院内防守空虚,能作为我对手的不过是天田一人,大家防守施为便是,其他的都交给我!”

津岛大喜:“有长谷川先生在,此战定然马到功成!”

一路之上,畅通无阻。

寂静的京都夜色之中,车辆来来往往,可在长谷川的源质笼罩之下,车队却笼罩在阴影之中,百步之外根本看不分明,只能够窥见一道隐约的灰色雾气在城市之间轰然游走,像是出巢的巨蟒一样。

车队正中,长谷川闭眼假寐,可心思和意识却随着灰色的雾气一同扩散向四面八方,俯瞰着周围的一切,没有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

只有天空中掠过的黑色飞鸟偶尔会好奇探望,凝视着大地上所发生的一切。

混种同盟果然毫无任何警觉。

恐怕早已经被吓破胆了吧?总会长生天目一旦陷入昏迷,就群龙无首,如今恐怕已经在内部争权夺利了。

远方丹波内圈的警备也稀稀拉拉的做样子,根本就没有任何防备。

只是不知为何……

长谷川的眉头一皱:“今天的乌鸦,是不是多了一些?”

津岛茫然的抬起头,看向窗外,才看到天穹之上那些盘旋的阴影,猩红的眼瞳俯瞰着大地,不时发出呱噪的声音。

可越是向前,越是接近丹波内圈,那些随处可见的乌鸦便越来越密集。

到最后,每一条屋檐,每一架路灯和每一棵树的树荫之中都有猩红的光芒浮现,带着铁光的羽翼展开,嘲弄啸叫。

浩荡的鸦潮骤然席卷,覆盖了整个天穹。

“等等,这是……”

津岛大悟瞪大眼睛,紧接着就听见巨响轰鸣,整个大地猛然一震,前方疾驰的车队猛然一顿。

黑暗中,两道凄厉的车灯猛然亮起。

就像是沉睡的怪物被惊醒了,引擎发出了躁动的巨响。

在轰鸣之中,狂奔而出,呼啸向前,摆动着庞大的身体,撞破了迎面而来的风,笔直的碾向了疾驰的车队。

那是一辆巨大的……油罐车?!

黑暗之后,抽烟的男人按下了手中的按钮。

“糟了!”

津岛大悟下意识的握紧拳头,紧接着就看到恐怖的光焰冲天而起,恐怖的气压掀起白澜,席卷,在这郊区的寂静夜色里暴虐的扩散。

炽热的火焰伴随着从天而降的火雨一同舞动着,洒下了炼狱的火光。

就在这突如其来的爆炸中,其中所蕴藏的汽油和微不足道的金属燃料尽数转化焚烧的热量,向着四周漫卷扩散。

瞬间吞没了三分之一的车队,粘稠流淌的火焰还在迅速扩散,将来不及躲避的报废车辆尽数吞没。

于是,火光里,凄厉的尖叫和哭喊响起。

在乌鸦们兴奋的俯瞰里,熊熊燃烧的火场里,有一个身影缓缓浮现。

从黑暗中走出,穿过了焚烧的火焰和恐怖的高温。

就像是真正的恶鬼从自己的地狱里走来,踏碎了烧红的钢铁和焦黑的尸骨,一步步的向前。

自炼狱的火光里,展露出愉快的面孔。

“哟,各位,晚上好啊。”

槐诗伸手,缓缓拔出生天目所赠的名剑,微笑着问候:

“想我了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