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大数据修仙

第两千二百九十六章 发现陷阱

大数据修仙 陈风笑 5385 2020-10-14 14:17

  

  方应物对虫族的奶妈非常痛恨,但是也知道,想干掉对方的奶妈,纯属做梦。

起码他麾下的舰队里,能做到这一点的真的不多——谁都想在战斗的时候,干掉虫族的奶妈,但是实操的话,太不现实了,也就只能想一想。

要是搁给别人说这么一句,他就直接无视了,但是盖伦提了这么一句——好吧,他也打算无视的,谁知道这混球是不是在玩什么花招?

但是他终究还是要在舰队频道里说一句,“大家观察一下,虫族奶妈有什么动向。”

他如果不说这个话,多数人不会在意的,虫族的奶妈……大家都习惯了好不好?

虫族的奶妈能奶的虫子,真的是有限的——一千多万的虫族,只有三个奶妈,能奶几个?

但是大家对时不时落下的绿色光环,也都熟视无睹了——想得多了会影响战斗力。

可方应物既然这么说了,大家也就观察一下,高科技设备很多,收集这点信息很简单。

然而这一观察,就有意外发生了,“卧槽,我这里真没有绿色光环落下。”

“我这里都好久没有落下,还以为虫族奶妈小看我呢。”

“你们特么的都闭嘴,老子这里是最前线,起码一分钟就能落下一个绿色光环,但是到现在为止,半个小时了都没见一个光环了,我可以负责地说……虫族奶妈出事了。”

“斜眼你那也是最前线?那老子就算深入敌后了,不过真的有一阵不见绿色光环了。”

“巡幺拐在虫族奶妈附近,感觉虫族有所减少,但是我可能被发现了……滋啦啦啦~~”

人心都有杆秤,尤其在战场的人,感知更敏锐一点,虫族奶妈谁都不想提,但是真的意识到奶妈出事,人族舰队的士气瞬间就提升了好大一截。

然而话说回来,他们终究是远离主力作战,目前被围攻不说,还是不允许脱离战场,士气并没有提升到爆棚的程度。

方应物却是鸡贼得很,马上派人通过公众频道喊话,既是对己方战士,也对虫族发出了意念,“虫族奶妈已经被精悍小队消灭,援军马上就到,大家注意保护自己,做好反攻准备!”

这纯粹是胡说八道,但是多少又提升了一些士气,虫族听到这消息,士气……有点微微的下降,没错,只是下降了一点点,因为绝大部分的虫族,思维还是比较简单的。

虫潮还在争先恐后地攻击战舰,有个别金丹期的虫族,会生出一些疑惑,感受不到奶妈的存在了,不过大致来说,数万金丹虫族,只有三只奶妈,根本看顾不过来。

就算奶妈还在,它们被奶一次,还不知道要轮多久。

正经是元婴虫族上心了,它们一直被奶妈照顾得很好,偶尔有点小伤,奶妈照顾不过来,这个无所谓,但是失去奶妈,这就比较令它们忐忑了。

于是三只元婴虫族先后建议,寻找一下奶妈,其他元婴也表示支持。

只不过,它们能抽调出来的虫族元婴,也只有三只,其他的还要看顾战场——至于说已经被钓叟真尊干掉的三只,虫族也没有在意。

这三只虫族元婴并没有带领大批金丹去搜查,因为从性质上讲,它们都是战斗元婴,不是控制型的元婴,独来独往习惯了,所以其中两名元婴只带了寥寥数名辅助的金丹。

第三只元婴是一只沙虫,甚至连金丹都没有带。

三元婴在奶妈失踪的地方搜索了一阵,沙虫元婴很无奈地表示:我感知不到它们失踪时的热度变化,好像就是瞬间失踪的,

沙虫看着比较笨拙,但是它们对热量的感知能力是一等一的,也就是出手的是钓叟真尊,如果随便换个其他人来,暴露的可能性极高。

一只长着翅膀的飞天蜈蚣表示,我也感受不到人族舰船的气息,事情有点古怪。

它是最擅长感知气息的,而且身为元婴,它的智商并不差,对于方应物所说的“精悍小队”,它心里并不是很相信——那可是敌人的话。

另一只元婴是一只蜘蛛,并不是很擅长织网,而是进化成了更擅长战斗的类型,这种情况在虫族中并不少见——只会通过被动等待捕食猎物的个体,很难成长为真正的强者。

别的不说,守株待兔很难捕捉到强大的猎物,成长期的营养就跟不上。

不过这蜘蛛终究是会织网的,所以它感知震动的能力也还保留着——这是蜘蛛的天赋。

它也表示,自己没有感受到什么残留的震动,空间倒是有震动过的迹象,但是它并不能完全确定这一点,而且它表示,自己不可能感知到更多的东西了。

要不说虫族的能力真的很诡异,各种手段层出不穷,也幸亏是钓叟真尊出手,来自天琴的修者们才能继续维持神秘。

探查没有结果,这肯定是不行的,三只元婴虫族决定继续搜索

蜘蛛和蜈蚣本想让沙虫留下,三元婴一起配合调查,但是沙虫很鄙视地表示,你们没有资格跟我配合,然后很拽地离开了。

这就导致蜘蛛和蜈蚣也分开了,三只元婴各行其是,倒也符合虫族一盘散沙的特点。

然而非常遗憾的是,现在隐身暗处的猎手是一名真尊,有远超元婴的感知能力。

钓叟真尊早就注意到了这三只元婴,不过它们是调查“奶妈失踪”事宜的,其他元婴虫族就算没有参与调查,但也会分心关注一下,他不合适随便出手。

调查没有结果,其他元婴虫族收回了不少关注,三只元婴也就此分开。

然而,钓叟真尊虽然距离它们很远,却敏锐地注意到,这三只虫子分别表现出了异常的温度、气息和震动,这些异常变化非常地细微,却维持了一阵,这瞒不过他的感知。

所以这三只元婴虫族的分开,其实是有猫腻的,至于具体是什么猫腻,活了几千年的钓叟用脚趾头都想得到:无非是假装分开,来麻痹偷袭者。

这种策略非常初级,也不难对付,置之不理就好了——对方并不能确定,偷袭者离开没有,所以只要撑过一段时间,对方的警惕自然会降低。

只有那些很鲁莽的家伙,才会被算计进来。

钓叟真尊等得起,但是看到被虫族围攻的人族战舰,他想一想,还是回到了人族修者聚集的地方,将大致情况说了一遍。

他对那些战舰里的人族,并没有多强的期待,但是坐视他们被虫族灭杀,心里也不舒服。

所以在讲述完之后,他婉转地表示一下,“那些人族的弹药和能量,可能不多了。”

“那么,要出手救援吗?”难得的,问出这句话的竟然是比较冷酷的清鍠长老。

不过他接下来的话,说明他确实是非常冷酷的,“若是战舰快速减少,机会也会变少。”

冯君都忍不住看他一眼,“清鍠长老对工具掌握得很熟练呀。”

清鍠长老并没有觉得,对方的话有什么贬义,他很随意地回答,“位面征战从来都很残酷,如果有必要拖住对手,同门师兄弟都可能成为工具……为了生存,该舍就要舍。”

说到这里,他的情绪多少还是变得低落了一些,最后才幽幽地叹口气,“我就被当做过工具,心里对宗门也没有抱怨,所幸的是,我活下来了。”

关于战舰里的人族,他没有做出任何的评价,但是他的态度已经再明显不过了——为了胜利,同门师兄弟都可以牺牲,那么为了利益,牺牲一点外人又何妨?

他的言论,并不是精致的利己主义那一套,而是为了多数人,可以牺牲少数人。

这种理论若是搁在地球界,估计要被人骂到死,但他确实是这么想的。

他现在想的,是有必要悄悄地打压一下虫族的气焰,然而他这么做,不是为了被困的人族,而是为了攫取更多的利益。

其他人都没有说什么,钓叟真尊看他一眼,淡淡地发问,“若是我带你过去,你能不能隐秘地瞬杀一名虫族元婴?”

清鍠长老想了想,才回答道,“有心算无心的话,我有绝对的信心,瞬杀一名元婴虫族,可是想要隐秘……恐怕就有点难了。”

钓叟真尊看一看其他长老,沉声发话,“谁有这个信心?只要能瞬杀了一名元婴,其他两名虫族元婴,我可以瞬间做掉。”

耀阳身为元罡长老,也不敢保证自己做得到隐秘,此刻忍不住发话,“为何要隐秘?”

钓叟真尊很随意地回答,“因为要掩饰咱们的存在,让虫族以为是对方做的……天琴修者暴露是早晚的事情,但是在此之前,能多拖延一天就拖一天。”

颐玦闻言看一眼冯君,并不说话,她知道他能达到这个要求,但是他没有出声,她就不会主动说出来。

然而,钓叟真尊何许人也?他感知了到这一眼,于是看向冯君,“冯小友做得到吗?”

冯君在这一刻,有那么一丢丢的犹豫,但最终还是做出了决定,他点点头,“做得到。”

生而为人,总有些底线是要坚持的,他不知道自己要救的人的品性,不同世界里的人族,其实已经可以被称为异族了,但是既然有人要出手了,他无法做到坐视。

(更新到,召唤月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