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网游之全民领主

第五百六十六章 阵亡的名将们

网游之全民领主 大汉护卫 8209 2020-07-30 23:19

  

  汉末三杰之一的皇甫嵩须发花白,身中数箭,其中一支破甲箭贯穿其扎甲,没入体内,鲜血染红其内衬。其战甲上,尽是刀剑之痕。

皇甫嵩只剩下最后几口气。

楚天、徐凤年等人没有想到,皇甫嵩为了堵住缺口,率领北军五校抵挡蒙古大军的攻势,重创罗马军团、阿拉伯帝国仆从军、花剌子模仆从军,但付出的代价,却是其性命。

“咳咳咳……”皇甫嵩用手臂擦去嘴角的血迹,本就风烛残年的他为了汉帝国,贡献了最后一点力气,“没想到我皇甫嵩戎马一生,终究还是死在了凉州,这应该算是落……落叶归根……”

在场所有人沉默不言,氛围异常沉重和压抑。

皇甫嵩为了中兴汉帝国,镇压黄巾起义、西羌叛乱,东征西讨,最后一战,为汉帝国守玉门关,堵住缺口,保住了这座矗立于凉州之西的关隘。

“咳咳咳……我死后,请大将军,埋我于玉门关下……一抔黄土即……即可……”

皇甫嵩剧烈咳嗽,口吐鲜血,眼神之中的神采快速逝去。

随军前来的神医华佗轻轻地摇了摇头,其中一箭已经伤到其要害,皇甫嵩的生机消逝太快,即使华佗也来不及妙手回春。

“将军走好,我们会击败铁木真,为你报仇。”

楚天为汉末三杰之一的皇甫嵩送别,一如当日的卢植,皇甫嵩不求厚葬,不需木棺,仅仅以黄土埋身,永远看守玉门关。

正如皇甫嵩所言,其本是西凉人氏,生于西凉,死于西凉。

幸存的北军五校、三河骑兵为地位崇高的汉将皇甫嵩送行。

乱世,已经死了太多名将。

“尽快结束这样的乱世,才是上道,否则铁木真征服帝国,关内会有更多人口死去……”

夏天凉担心楚天因此受到影响,于是出言相劝。

“此次西域决战,定要重创铁木真。”

楚天令人按照皇甫嵩的遗言,将其葬于玉门关一带,看守玉门关。

所有玉门关的守军缄默不言,尤其是跟随皇甫嵩东征西讨的北军五校以及三河骑兵,悲愤、哀伤的负面情绪充斥其间,部分北军五校、三河骑兵打算出关与蒙古军决战,被代替皇甫嵩的朱儁制止。

朱儁成为汉末三杰之中,唯一一个幸存者。

“使用石块和木料,修补缺口,掩埋尸体,防止蒙古军卷土重来。”

徐凤年顾不上陷入低沉的情绪,指挥西凉军团在倒塌的城墙处设立木栅栏,在木栅栏后方,堆砌石墙,随时准备作战。

蒙古军还没有退走。

徐凤年清点损失,他的西凉军团,驻扎于玉门关的兵力大约有七八万,打到现在,仅仅剩下三四万。

赳赳老秦的十万关中援军,损失三四成。

冯异的斩棘军团、谢艾的武威郡援军,各有损失。

其中,冯异的斩棘军团,大将张郃被蒙古军的投石机砸伤。

赳赳老秦派来支援玉门关的兵力其实也不少,一共十三万人。

楚天第一次注意到赳赳老秦麾下名为谢艾的小人物。

谢艾,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智将,不过如果知道他的经历的人,应该不会小看他。

五代十国凉州势力(前凉)的武将,以书生领兵,三次以少胜多,击败中原和关中势力(后赵)。最辉煌的一次,以两万凉州步骑,击败关中十二万大军。

玉门关之战,谢艾的武威郡兵马在最后起到关键的作用,为楚天的援军到来争取了时间。

铁木真收兵,他对汉帝国的大将军楚子谋,束手无策。

他一直认为,决战的时机还没有到来,而又无法削弱楚天的实力。

无论河套还是漠南的小规模冲突,铁木真对楚天势力的杀伤有限,甚至自己的损失更多。

这让铁木真对楚天更加防备,认为一定要等到时机成熟,再与楚天决战。

西凉的诸侯徐凤年几乎已经可以忽略不计,皇甫嵩、朱儁军团损失惨重,真正有威胁的就是到来的近卫军团。

楚天是汉帝国实力最强大的诸侯,而近卫军团又是楚天麾下最精锐的军团,因此,铁木真也不敢小看近卫军团。

即使是铁木真的怯薛军,也不敢与近卫军团正面交锋,因为近卫军团的兵力太多了……

近卫军团说是一个军团,实际上里面塞着好几个军团……

“西域都护府只是一个诱饵,是时候让开通往西域的河西走廊,将其吸引至西域。汉帝国无法承受过于漫长的补给线,胜利将属于长生天!”

铁木真下令退兵。

四大怯薛,木华黎、博尔忽、博尔术、赤老温,全部聚齐,铁木真一直不舍得动用的怯薛军几乎保持完整的编制,他的主力还没有死伤多少。

铁木真在酒泉郡攻破北军五校的兵车阵,全身具装的怯薛军损失也寥寥。

四大怯薛向后方的玉门关看了一眼,心有不甘。

此次远征西域,铁木真开始集结所有的主力武将,将楚天等人吸引至西域。

至于漠北,还有千万部落,几十万铁骑,铁木真随时可以利用传送阵返回漠北。

部署在汉帝国边塞的斥候,会第一时间将汉帝国偷袭漠北的情报送来。

重要的不是武将的部署,而是兵力的部署。

铁木真可以快速游走于各地,凭借的就是传送阵的便利,只要在各地部署骑兵,他可以随时来到一座城池,指挥骑兵快速作战。

相反,因为传送阵每天传送的人数有限,代价高昂,因此,实际上无法实现十万规模的军团的快速机动。

楚天在酒泉郡集结兵马,花费了几天时间。

探马赤四大先锋、完颜陈和尚、阿里海牙、克拉苏、耶律楚材等人,在离开此地之前,无不向玉门关看了一眼。

他们知道,西域将会是两个帝国主力决战的战场。

铁木真的战略有两种情形,最好的情况,攻陷玉门关、吞并西域,然后兵分三路,进攻关陇、并州、幽州,吞并汉帝国。

其次,攻打玉门关失败,将汉帝国的主力吸引至西域,然后野战歼灭,重创汉帝国主力,将其主力武将斩杀,再攻打汉帝国。

“东方的战斗太过残酷,动辄死伤十万,我的罗马军团……”

克拉苏的罗马军团被皇甫嵩和朱儁的汉军重创,五千人死了一半,让克拉苏心里流血。

罗马军团的性命,在大汗铁木真眼中却不是人命,而是与汉帝国较量的筹码。

是夜,断后的蒙古骑兵焚毁五十架襄阳炮,大火弥漫,惊动玉门关休整的守军。

楚天披着披风登城而望,令无数汉帝国诸侯眼馋的大型配重式投石机就这样被蒙古骑兵焚毁。

铁木真不想让汉帝国诸侯得到这种攻城利器,宁愿将其焚毁。

大型攻城器械难以运输,一般撤军时,往往会将其摧毁,不给守军留下任何东西。

“铁木真果然撤兵,如此一来,更加印证我们的猜想——铁木真想要将我们引至西域。”

楚天的眼神中倒映着冲天的火光,他已经看破铁木真的计划,但他与赳赳老秦、徐凤年,不得不冒险去救霍安。

这是铁木真的阳谋。

汉帝国不救西域,铁木真吞并西域,控制西域三十六国,与察合台汗国、伊利汗国、金帐汗国连成一片,再赏赐土地和人口给窝阔台,窝阔台花费两三年,说不定可以重新建立汗国。

一旦让铁木真与四大汗国连成一片,汉帝国的吐蕃地区、关陇地区、河套地区、幽州地区,都会面对巨大的压力。

霍安只是倒霉,刚好坐在西域都护的位置。

“吐蕃的领主,是否可以派出援军,进入西域都护府?”

“吐蕃地区的人口本就不多,他们估计也有自己的烦恼,多半无法派出援军。”

“看来还是要看我们以及老秦了。”

楚天负手,看向西域。

明知这是铁木真的陷阱,但为了获得积分,以及为西域解围,也不得不远征西域。

“据说赳赳老秦已经击败西夏王李元昊的主力,黄金火骑兵也折损不少。”

徐凤年在关注赳赳老秦的动静。

如果楚天一个人远征西域都护府,承担的代价未免过于昂贵,因此,必须要有人分摊这样的代价。

经营八千里秦川的赳赳老秦,是远征西域的最佳盟友。

赳赳老秦出兵轮台的代价,还要小于楚天从漠南、并州、冀州等地调兵的代价。因为,关陇地区与西域都护府的治所轮台,距离更近。

“老秦承诺出兵10到20万,再加上玉门关的援军,兵力应该有20万出头。霍安在西域经营多年,西域的动员率更高,招募20到30万大军应该不成问题。再加上我的兵力,远征军有五十万。西域总兵力七八十万。”

七八十万大军已经是西域可以承受的兵力极限,补给异常吃力。

更别说,还要留下部分兵力守住吐蕃、河西走廊、漠南草原。

明关还在为辽东部落的反叛头疼,高丽国的起义军也让明关疲于奔命。

“远征西域,危险重重,但不得已而为之。我们并非一定会败给铁木真。铁木真将我们引至西域决战,也许是他为自己埋下的陷阱。”

西域都护府的治所,轮台,位于天山南麓、塔里木盆地北缘,为西域三十六国之一的轮台国的王城。

后来,西汉将军李广利攻陷轮台城,以此地为中心,统领西域诸国,目前为霍安控制。

霍安重建西域都护府,征服西域诸国,重建西域都护府的权威,轮台城的民心可用,人口达到四十万。

霍安的部将高仙芝将从窝阔台汗国的王城也迷里城掳掠的人口和牛羊赶至轮台城,充实轮台城的人口和牲畜。

“主公断后,此时还没有回师,定是被敌骑追上,你们戍守城池,我领军回去救援。”

高仙芝简单吩咐轮台城的官吏,然后率领一队骑兵出击。

后方,霍安与陈汤、煎靡、乌孙王、楼兰王等将领被耶律大石和窝阔台的骑兵追上,遭到蒙古骑兵的突击!

窝阔台以及窝阔台汗国的残余部将,亲自率领汗国骑兵正面突击霍安的骑兵!

耶律大石领两百契丹骑兵以及两万中亚骑兵从侧翼突击楼兰王的楼兰国仆从军,战马在天山南麓疾驰,沙尘飞扬。

两百契丹骑兵人数虽少,战力却极其惊人,突入楼兰国大军之中,沿途的楼兰国士兵竟然无法阻拦,后方的中亚骑兵顺着契丹骑兵打开的缺口,一路突破。

耶律大石手中的马槊投掷而出,将楼兰王钉死在地上!

楼兰国大军土崩瓦解,被契丹骑兵和中亚骑兵大败!

耶律大石击破霍安大军的侧翼,拔出马槊,率领骑兵猛攻霍安的本阵!

“主公,请退,我率领骑兵,挡住他们!”

大宛国的勇士煎靡,统领一队大宛国士兵,拦截耶律大石,催促霍安撤退。

“众将士在死战,我岂能退却!”

霍安被耶律大石和窝阔台追杀,大将霍去病前去牵制速不台,缺少战将同时挡住窝阔台和耶律大石的联手进攻。

窝阔台汗国将士,得知自己的家眷被霍安掠走,大为愤怒,如耶律大石所说,士气可用,汗国骑兵奋力作战,反而霍安这边的士气处于劣势。

霍安还能勉强抵挡,全赖于汉将陈汤的西域都护府大军奋勇作战。

“保护主公撤退!”

陈汤也无法抵挡死战的窝阔台汗国骑兵,还有一个称霸中亚的耶律大石的骑兵从侧翼夹击,这样下去,所有人都无法幸免。

只要保住霍安,以轮台城的坚固、民心,完全可以支撑到汉帝国大军到来。

霍安的亲兵将其强行带走。

陈汤和大宛国的贵族煎靡留下,带兵抵挡窝阔台汗国的蒙古骑兵和耶律大石的中亚骑兵。

在霍安离开以后,两支骑兵淹没了陈汤和煎靡的大军。煎靡奋力作战,一支支长矛刺来,煎靡用盾牌格挡,再用长矛击杀来袭的中亚骑兵。

大宛国骑兵在中亚骑兵的攻势下,快速崩溃,耶律大石的加成远比煎靡这样的大宛国将领更高。

煎靡为了保护霍安离开,身受上百次重创,一把马槊贯穿煎靡的胸膛!

耶律大石拔出鲜血淋漓的马槊,眼神冰冷地看着这一个为霍安效力的大宛国武将。

霍安终究有一些魅力,让一个大宛国的异族为了保护他,而死命作战。

煎靡低头,看向自己胸口的窟窿,又看向耶律大石:“吾主,将会为吾报仇……”

“他不是我的对手。”

耶律大石转头杀向陈汤的骑兵,打算击杀霍安麾下的大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