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盖世

第七百五十四章 同类

盖世 逆苍天 5316 2020-07-27 04:10

  

  一座百米高耸,绽放着清耀神光的宫殿,虚空漂浮而来。

宫殿,宛如神灵在星海深处的长居之地,看一眼,让人心灵都深受震撼。

意志薄弱的凡人,可能当场就会跪下来,向此宫殿顶礼膜拜。

雄浑壮阔的宫殿,仿佛沐浴在无尽光辉中,隐隐有一道道魂影,在其中出没。

噼里啪啦!

恐绝之地的酷厉寒风,吹拂过去时,被宫殿释放出来的光芒,轻轻一荡,就格挡在外,一丝不能渗透。

随后,就看见有一道卓尔不凡的高大身影,在一众魂影当中,鹤立鸡群地露面。

高大身影,站在宫殿顶层,朝外的石台处。

因在他的面前,有流光溢彩不断飞溅着,他的真容,未能第一时间显露。

从煞魔鼎离开的李玉蟾,只看了一眼那宫殿,清眸骤然流出惊惧,居然再次缩入鼎中,魂魄轻颤,喝道:“玄天宗!”

“一枚天宫印!”

虞渊也微微变sè,他看到那座凌空宫殿的霎那,就一眼认出此物来头。

当年在碧峰山脉的yīn风谷,出自玄天宗的梅秋容,也手持一枚天宫印,曾大杀四方,很是令人头疼。

那枚,被梅秋容带出来的天宫印,在赤魔宗国师周苍旻的谋算下,配合安岕山,成功从yīn风谷带走。

九枚天宫印,传言对应着玄天宗,九座漂浮虚空的恢弘殿堂,是大阵的基石。

任何一枚天宫印遗失,都会影响玄天宗的大阵威力,所以梅秋容那枚天宫印,被寂灭大陆的宗派弄走,可谓是让周苍旻出尽了风头。

如今,又有一枚天宫印,忽然在恐绝之地出现,虞渊同样感到震惊。

更震惊的是,在那天宫印变幻出来的恢弘宫殿内,有一人,如他一般,居然也是以本体真身的形态踏入!

那人,应当是这枚天宫印的主人,依仗天宫印力量,隔绝恐绝之地的寒风侵蚀。

宫殿中,其余的一道道魂影,该是来此试炼修行的,天源大陆别宗派的yīn神。

呼!呼呼!

忽从宫殿内,飞出了一位位yīn神,都是人族修行者的影态,看着年龄都不小,几乎都是yīn神境和魂游境。

“老朽灵虚宗,狄嶙。”

“吾乃雷宗,黄极海。”

“我是……”

从宫殿走出的yīn神,相隔百米,冲着煞魔鼎吆喝。

虞渊皱着眉头,没有搭理这几位先跳出来的yīn神,甚至都没有正眼看他们,目光和注意力,一

直都在那座宫殿。

没离开宫殿的魂影,还有那位血肉躯体来此的家伙,才是厉害角sè。

至于先跳出来的,不出所料,的确是天源大陆,另外一些宗派,还有下宗的人。

这些人,不论身份还是境界,都弱了一大截。

“是玄天宗的曹嘉泽!”

李玉蟾说起“曹嘉泽”这个名字时,魂体微微一颤,“这位,你应该听说过吧?”

“玄天宗!曹嘉泽!”

虞渊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境,轻轻点头,“如雷贯耳!”

从魔月帝国离开,去星烬海域试炼,后面进入裂衍群岛,开始和通天商会接触,他就在去了解现今的浩漭天地,那些厉害的人物。

曹嘉泽,乃玄天宗新一代的扛鼎人物!

此人,并不是玄天宗现任宗主之徒,仅仅只是一个不起眼的长老,从辉耀帝国带回的弟子。

曹嘉泽的起点并不高,在玄天宗的众多年轻天才中,可谓是庸碌之辈。

他完全是,通过一次次的试炼,一次次和寂灭大陆宗派势力的冲突,明争暗斗,悄然崛起,一点点地拔高!

拔高到,让那些所谓的天才都难以企及的地步!

此人,和剑宗的陈清焰根本就是两个极端,就是通过不断地成长,以稀松寻常的修炼资质,连连打翻常理,一步一个脚印的进阶。

现在,似乎已修到魂游境后期,开始着手阳神的凝炼。

他,比起赤魔宗那位已凝炼出阳神,举世瞩目的周苍旻,年龄大了一轮。

他在境界突破的速度上,输于周苍旻,也不及陈清焰,唐灿,屈靖,柳莺,齐静海这般的天纵奇才。

可他,已被玄天宗的宗主认可,被视为下一任宗主的第一序列继任者!

没意外,他会是新一任的玄天宗宗主!

魂游境后期,着手阳神凝炼的曹嘉泽,手持一枚天宫印,以本体真身的形态,在恐绝之地现身。

“来者不善!”

虞渊脑海中,顿时浮现此想法,脸sè一沉。

“你在何处?”

他以心神念头,去传唤鼎魂,要确保鼎魂做好了,随时进行大战的准备。

“嘻,我在呢。”

煞魔鼎的鼎魂,几乎在顷刻间传讯。

也在这时,有一道灰sè身影,在虞渊脑海一闪而逝,这让虞渊一下子惊奇了,“你?”

他和鼎魂相处那么久,只能隐约感觉鼎魂的喜怒哀乐,兴奋和不满,从未听过鼎魂

“嘻嘻”的笑声。

而是,笑声还是一个女孩?

在他的感知中,鼎魂仿佛忽然涌出了很多复杂的情绪,变得更人性,更机灵。

“妄川幽鬼的那些麾下,凝煞的过程中,让我力量增进了。”鼎魂仿佛在轻笑着,“主人别担心我,很快,我就能以全新的形态,真正和你见面了。”

“很快?先过了眼前这关吧。”虞渊苦笑。

“呃,这倒也是呀。”鼎魂表态。

“他,他难道想在恐绝之地,着手阳神的凝炼?”李玉蟾心生一念后,骤然sè变,轻喝道:“不会吧?应该没有人,敢在恐绝之地,去进行阳神的凝炼!”

虞渊讶然,“不可能!”

前世的时候,他就知道一些内幕,知道恐绝之地因yīn气浓郁,根本不适合在此凝炼阳神。

不仅如此,修炼到阳神境者,阳神几乎不会抵达这儿。

由天魂和精纯灵力,糅合天材地宝形成的,纯能量实体形态的阳神,据说在恐绝之地待着,会迅速破损,阳神之身将会溃散。

就连,阳神强者的yīn神,在恐绝之地都会被yīn脉源头压制。

恐绝之地,之所以不受五大势力的制衡,就是因为这儿得天独厚的特殊环境。

这种环境,说白了就是对超过魂游境的大修,太不友好了。

“你是魔月帝国,那个暗月城的虞渊吧?”

眼见在他们的吆喝下,虞渊不仅没有答话,还和李玉蟾的yīn神窃窃私语,那些从天宫印走出的yīn神,一个个都恼了。

虞渊依旧不理会他们,只盯着漂浮宫殿内,那具高大身影,喝道:“你想怎样?”

“你也认得我吗?”

曹嘉泽伸手一点,面前绚烂的流光,似瞬间凝固,化作透亮的光盾,他好奇地,隔空审视着虞渊,“你能不能告诉我,青鸾城时,你为何把‘燃魂冥雾’一事,告诉了其他人,让人去防备?”

虞渊眉头一皱,“说这些,有什么意义?”

“又为什么,忽然选择出城?”曹嘉泽再问。

虞渊沉默不答。

“我也曾被人深深误会过。”曹嘉泽神sè诚挚,“虞渊,如果你当真没有和外域天魔勾结,和祖安不是同路人,我其实可以帮你的。如果你愿意,我还能恳请宗主,引荐你来玄天宗修行。”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

李玉蟾也怔住了。

“引荐我,去玄天宗?”虞渊一脸啼笑皆非。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