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盖世

第七百七十三章 转机?

盖世 逆苍天 5417 2020-08-05 12:28

  

  恢弘壮阔的悬空宫殿,身形高大的曹嘉泽,凭栏而立。

他一双明亮的眼睛,如囊括了一片片星河,蕴藏着无尽的神秘。

曹嘉泽身穿普通青衫,配一枚龙形乾坤戒,形容不突出,唯有一双眼睛出彩。

“虞渊……”

一枚天宫印变幻而成的宫殿,依然在呼啸着,他在白玉般的栏杆处,轻声低语了一句,“没料到,血神教的那个小魔女,在关键时刻,会出手搭救。”

“我也觉得意外。”楚尧皱眉。

这位不久前,刚和安梓晴道别的药神高徒,一遁离那座阴山,就施展神通秘法,寻到此悬空宫殿,然后被曹嘉泽盛情相邀。

身为钟赤尘的乘龙快婿,板上钉钉的神级炼药师,他一过来,所有强者的阴神,纷纷郑重行礼。

药神宗,和天源大陆很多宗派势力,保持着和睦往来。

钟赤尘在名头,在天源大陆极为响亮,连那几位元神境的巅峰存在,每每提起钟赤尘,都满嘴赞誉。

楚尧,是被认为将来会继任药神宗宗主的人,面对他,谁都会想好好巴结。

就连曹嘉泽,对待他的时候,言行举止,也挑不出任何失敬的地方。

因为曹嘉泽明白,若能赢得楚尧好感,对他现在,还有以后,都有莫大好处。

曹嘉泽转过身,微微一笑,道:“楚前辈,那位黑镰幽鬼?”

“我事先声明,药神宗和黑镰幽鬼,并无深厚的交情。”楚尧在一道道目光注视下,认真解释:“药神宗,只是向黑镰幽鬼出售了一些丹药而已。黑镰幽鬼,不是我们药神宗圈养或扶植起来。”

“我当然知道,药神宗瞧不上黑镰。”曹嘉泽轻轻点头,“你们药神宗最先看上的幽鬼,应该是白袍对吧?”

五大鬼王,初灵和血神教有关,黑杖和魔宫来往,千劫本就是以妖魂进阶。

寒渊,则是和寒阴宗有些渊源,而最神秘的天藏,几乎不给任何宗派势力面子。

药神宗,想要在恐绝之地扶植力量,只能从幽鬼当中挑选。

他们最先相中的是白袍,可惜白袍对药神宗没兴趣,一心想脱离恐绝之地,去外界传荡游历。

黑镰,在恐绝之地名声不佳,药神宗即便和他有点来往,对外都撇清关系。

因此,面对曹嘉泽的询问,楚尧不否认,也不承认,只是保持沉默。

“白骨那座阴山里头,内藏的‘阴葵之精’,我取一半。”曹嘉泽忽然道。

楚尧想了一下,缓缓点头,“我只需三成即可。”

“一言为定。”曹嘉泽笑了起来。

“那虞渊?”

宫殿里头,一位灵虚宗的修行者,试

探地询问。

楚尧神色不变,“入微境的小辈,瞧见这座宫殿以后,应当不敢再去接近白骨修炼的阴山。”

“我欣赏他。”曹嘉泽的表情,变得很认真,“他很像年轻时的我,比我早年的表现还要突出。不靠任何人,能搅动那么大的风浪,而且他现在还活着,殊为不易。只要他不来,不搭救白骨,我还是希望他好好活着。”

这话一出,一众由天源大陆而来的强者,神色都耐人寻味起来。

区区虞渊,竟得到曹嘉泽的青睐,被他如此高看?

……

一座并无“阴葵之精”孕育的阴山内。

虞渊踏出煞魔鼎,在密不透风的石窟静坐,地魂修炼“大阴魂术”,天魂则是进行着“慧极锻魂术”的灵智洗涤。

掌心,一块块晶莹剔透的灵玉,汲取了灵气之后,化作玉粉。

脏腑内,另有一枚丹丸,不断闪耀着气血,在他血管内散逸开来,温养这具干涸的体魄,徐徐导引向中丹田玄门。

无意识的一剑挥出,体内所藏力量几欲耗尽,他不得不觅地静修。

不管,他多么迫切地,想要去搭救白骨,都必须保证自身有战力。

阴山外。

安梓晴让辕莲瑶去劝说,希望他放弃前往白骨修炼的阴山,别和曹嘉泽对着干。

辕莲瑶苦笑不迭,摇了摇头,说了解虞渊脾气。

安梓晴也是无奈,丢下一句“随他去”,又飘然而去,不知所踪。

数日后。

一头狸猴形态的鬼物,骤然从辕莲瑶脚下的大地,慢悠悠漂浮出来。

这头鬼物谨慎地四顾,小心无比,生怕被注意到。

“是你!”

辕莲瑶看到它的那一霎,悄然变色,瞬间就认出,此狸猴形态的鬼物,正是白骨麾下的得力干将,“你怎么在此?白骨的状况如何?”

“大人被困,依附大人的麾下,死的死,逃的逃,一哄而散了。”狸猴形态的鬼物,唉声叹息,畏畏缩缩地还在东张西望,“大多的同伴,都从大人领地离开了,只有寥寥几个还藏在暗处。”

这位鬼物,绿色眸光充满了智慧,深得白骨信赖,对白骨也向来忠诚。

“你出来作甚?”辕莲瑶道。

“我听到虞渊,虞大人说,他要继续前往大人修炼的阴山。”狸猴形态的鬼物,说到这儿时,以感激的目光看了一下,那座虞渊正修炼的阴山,“我觉得,我必须要为大人做些什么,可我太弱了,我需要借助虞大人的力量。”

“你?”辕莲瑶讶然。

她和安梓晴,还有虞渊交谈时,并没有感知出异常,安梓晴修炼到了魂游境,一身重宝,虞渊还把持

煞魔鼎,居然都没有嗅到这头鬼物的动向,说明这位狸猴形态的鬼物,必有不凡之处。

只是,在她来看此鬼物的等阶,至多就是鬼灵级别。

再有智慧,如此低微的修为战力,真能帮得上忙?

黑镰幽鬼那样的,麾下天鬼都有数个,鬼灵级别的部下几十个至多,就一个黑镰,便可以捏死蚂蚁般,捏死眼前这位。

何况,还有药神宗的楚尧,有玄天宗的曹嘉泽,还有更多封号幽鬼。

从眼前的局面看,想拯救白骨幽鬼,助白骨脱困,无疑是痴人说梦,天方夜谭。

“我需要虞大人的力量!”狸猴形态的鬼物,郑重其事地,再次重返了一遍,“我希望你进去一趟,告诉虞大哥我的请求。”

辕莲瑶沉吟半响,道:“等他恢复如初。”

“哦。”

……

白骨幽鬼辖区,地底百米。

在狸猴鬼物带领下,从一座不起眼阴山头底部,裂开缝隙直达地下的虞渊,驾驭着煞魔鼎,看着一个狭长的石缝,奇道:“什么?”

“白骨大人,只吩咐我,他要是被困,让我去外面找到你,领你来这儿。”狸猴鬼物指向那银亮的石缝,“他要你,斩碎那块石头,将缝隙尽可能地绽裂开来。”

虞渊神情困惑地,望着那块银灿灿,如白银般的石头,感受着其中浓郁的阴气,“并没有阴葵之精啊。”

“虞渊大人,小的只是奉命行事,什么都不知道。”狸猴鬼物苦着脸。

“虞渊,里头会有什么?”辕莲瑶凝神细看,发现那石缝稀疏平常,魂念触及,仅仅只是微凉,并没有特别神异之处,“这东西,就是白骨留下的后手吗?破碎这块石头,让石缝绽裂,又能改变什么?”

她不觉得,此举真的就能扭转白骨的困局。

“白骨一身神秘,或许真的有办法,助自己脱困。”虞渊摸着下颚,没有着急动手,而是先和鼎魂虞依依沟通,“你感知一下,看石缝里头,有没有不对劲的地方?”

“好的。”虞依依回应。

片刻后,虞依依答道:“禀告主人,石缝深处,有浓厚阴气隔绝,我无从感知。我只觉得,石头碎裂,能凿开那些阴气,兴许可以瞧见一些,尘封在地下的东西。这个深度,离阴脉源头还有很长距离,奇怪,会有什么呢?”

她也显得有些好奇。

虞渊最后看向那头狸猴形态的鬼物,“白骨,什么都没细说?”

“没,我什么都不知道。”

“算了,反正局面已经如此糟糕,我就试试看吧。”

狸猴鬼物碧绿眼眸骤然一亮,“请动手吧!”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