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盖世

第七百五十三章 鼎魂蜕变

盖世 逆苍天 5227 2020-07-26 14:17

  

  在虞渊离开后的鼎内小天地。

李玉蟾的灵体阴神,经过鼎魂的施法,被剥离出杂念邪意,顿觉神清气爽,智慧都通透起来。

这已不是她,初次进入鼎内小天地,可每次去看鼎壁阶梯处,那些密集的煞魔时,她都觉震撼。

最底层,有数千凹糟席位,“煞灵”正在凝为煞。

二层,三层,皆有数量不菲的凶悍“煞魔”盘踞。

再一层层往上,李玉蟾见到的“煞魔”,不论形态还是气息,都有点和地鬼、鬼灵级别的鬼物魂灵相似,且皆充盈着暴戾、杀戮、极端邪恶的力量,让她每每以魂魄感知,都觉惊心动魄。

她于是认清了一个事实——英魂决对煞魔怕是无效。

她赖以强大的“英魂决”,对煞魔没什么压制,她在外面和此类煞魔战斗,将没有丁点的优势。

也就意味着,她大概率会落败。

呼啦!

上半身乃窈窕人形,下部分为蝎的幽蓝身影,两手捧着一团雪白魂影,骤然从鼎外飞入下来。

寒妃非完整人族形态,却有一种别样另类的美感,仔细去看,上下比例很完美,下部分虽为蝎,给李玉蟾的感觉,居然无比协调。

寒妃垂落时,森然寒气随之弥漫开来,鼎内小天地的温度骤降。

李玉蟾的魂灵阴神,都觉得有些冰寒,再看了寒妃一下,魂魄生出的寒意,仿佛又浓郁了几分。

寒妃手中,那雪白魂影内,一头袖珍的白熊,似被驯服的温顺起来。

雪白魂影深处,前往冰晶颗粒,禁锢着白熊魂魄。

白熊,不时颤栗一下,又做出咧嘴咆哮的架势,可看着分明变得可爱起来。

李玉蟾顿时知道,这头天鬼级别的鬼物,已经被寒妃拿下,既然费尽周章地弄入鼎内,必然是能够凝煞。

这段时间,她和虞渊配合着战斗,对虞渊,对煞魔鼎有了些认识。

不能凝为煞的魂灵鬼物,任由她以“英魂决”炼化,或者干脆打的魂飞魄散。

有凝煞潜质者,都会带入鼎内小天地,一步步洗练,化作不同等阶的煞魔,增强这大鼎的力量。

此刻,寒妃轻轻一推,这头本为天鬼级别的白熊,瞬间到了第五层阶梯,然后立即有一缕缕的魂芒幽光,层层叠叠地向上注入。

注入到,那头袖珍白熊的魂灵体内。

咆哮中的白熊,蓦地安静下来,魂魄本源在悄然不觉间,开始发生根本变化,从一位恐绝之地的天鬼,朝着偏向极端的“煞魔”进行改变。

咻!咻咻!

此间,一束束血光,串糖葫芦般,串着一头头强大的鬼物魂灵,陡然落入。

血光禁锢着它们,将这些适合凝煞的较弱一些的鬼物,安置在鼎壁不同的阶梯,大多在第三和第四。

新进来的鬼物,一进入各自对应的席位,心智魂魄瞬间被各类杂念邪念塞满。

下方的李玉蟾,能清楚地看到,这些妄川幽鬼的麾下精兵,在鼎内小天地,在那些不同阶梯的席位,魂魄纷纷开始有翻天覆地的剧变。

自我意识,被强行抹掉,然后最负面极端的魂魄邪念,则大幅度被放大。

血光一束束凝炼聚涌,渐渐化作一道猩红血影,和寒妃一道儿,一同在第七阶梯,属于自己的神魔席位。

李玉蟾嘴角多出一抹苦意。

见识了寒妃和第二煞魔的力量,她知道以她现在的境界和修为,阴神在此方恐绝之地,即便是精通“英魂决”,也绝非寒妃和第二煞魔的对手。

何况,鼎内除了第二煞魔和寒妃,另有数以千计的煞魔能布阵。

她对虞渊手中执掌的力量,终于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明白为何虞渊敢于以血肉体魄,直接来此修行。

“你,确实已经不再是和主人同一层面。”

忽有一个讥笑戏谑声,凭空响起,“不管在外界,还是恐绝之地,你都只是无足轻重的小角色。”

李玉蟾蓦地抬头,冷喝道:“谁?”

寒妃和第二煞魔之上,十层阶梯再往上,出现了一个灰布麻衣,踪影并不清晰明显的女孩。

大多魂体形态,都是灰黑色,她也是如此。

灰布麻衣只是遮掩,朦胧且灰暗,她不论是面容还是体态,李玉蟾都瞧不真切。

“我就是此鼎本身。”小女孩似在浅笑,“很多年过去了,我终于在恐绝之地,通过这些煞魔的蓄能,重新凝炼出灵体出来。”

小女孩在阶梯最上方,不太满意地,捏着衣角,“还不够,我不喜欢这种黯淡,不鲜艳的颜色。我也不喜欢麻衣,我喜欢裙子,花花绿绿的,好看的裙子。可我现在,还是太弱了,还不能随意变幻。”

她沮丧地自语着,仿佛不知李玉蟾在下面,也不是特意说给李玉蟾听的。

“我记得了一些东西,那些坏家伙,想害死我,要烧死我。我似乎,已经死过一次?我现在是谁?我还……活着?”

小女孩神经质地,自顾自地讲话,旁若无人。

这期间,虞渊驾驭着大鼎,在妄川幽鬼领地,和李玉蟾合力捕抓了众多煞魔,为大鼎注入了一剂强心针,也让以前仅有意识,而没有形态的鼎魂,终有余力,为自己打造出一具魂灵形态来。

相较当年,她还是太弱小,大鼎吸纳的力量,煞魔的数量,都不足以支撑她放肆地,随心所欲地,为自己

进行重铸灵身。

消逝的记忆,一点点复苏,令她时而意识模糊,要重新认识自己。

她在情绪,性格,也在悄然生变。

李玉蟾黛眉紧皱,从她说出她是此鼎本身,就知道她是煞魔鼎的鼎魂了,可李玉蟾没想到的是,煞魔鼎的鼎魂居然是这般的形态。

“我会变回来的,会变好看的,比你还要好看。”

她在鼎壁最高层,低头望着李玉蟾,“你冷冰冰的,一点都不好看,还太弱了。你可别死了,你要是死了,我就把你弄进来,炼为煞魔。你修英魂决,你很适合凝做煞魔,我可以给你安排一个,很高的位置。”

她指着脚下,很认真地,对李玉蟾说道:“当初有十二煞魔,都很厉害,他们都死了,为了保护我,他们都被打死了。”

“你,愿意保护我吗?”

小女孩盯着她。

李玉蟾的阴神,顿觉寒意幽幽,仿佛只要小女孩愿意,她的阴神就会被瞬间凝炼,化为众多没有灵智,没有自我的其中一个“煞魔”。

排名再高,如果只是傀儡,又能如何?

“我先出去了。”

魂魄生出寒意的李玉蟾,没有给答案,骤然向外飞去。

小女孩在里头,平静地看着她,“可别对我主人胡说八道,别对我主人有坏心眼,不然你会死的很惨的。”

李玉蟾即将脱离鼎内小天地的阴神,因她这句话,骤然被一股无形大力加身。

顷刻间,李玉蟾生出一种,阴神置身于炼狱鬼海的可怕感,如被亿万凶戾的魂灵鬼物,撕咬每一缕魂念和意识,被啃咬着记忆和喜怒哀乐。

她从未经历过这种,比直接死亡,都要恐怖无数倍的痛苦感觉。

“你不是我主人,我没有点头,你怎么能说走就走?这是我执掌的天地,你在我的世界,进来可以随意点,出去之前,要和我打声招呼,要请示一下我的。我同意了,你才能走,懂了吗?”小女孩以一种没情感的语调说。

“请,请让我离开?好吗?”李玉蟾道。

“好的啊。”小女孩微笑点头。

下一霎,骤然笼罩李玉蟾的恐怖威能魂力,瞬间消失一空。

她在一息后,出现在鼎外,看到虞渊脸色深沉地眺望着远方,似在等待着什么。

心怀恐惧的李玉蟾,阴神没待在鼎中,而是透过魔力光幕到了外面。

虞渊奇怪地说:“你出去干什么?有外面的家伙,阴神接近这里,不知道是什么来头,你暴露在外面,搞不好会成为目标。”

“没,没关系,在外面舒服点。”李玉蟾神态不自然地说道。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