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盖世

第八百九十九章 绿衫竖眼

盖世 逆苍天 5080 2020-10-12 09:11

  

  碧峰山脉和赤阳帝国接壤之地,沧江河尽头。

齐雲泓和秦雲两人,站在河畔处,看着一地的,温家族人客卿,还有侍龙者尸身,知道此地有过一番战斗。

服用着“星隐果”的两人,气息依然不显。

“少爷应该跨入碧峰山脉了。”秦雲一抬头,就看到了树木繁茂的群山,“碧峰山脉属于天药宗的领地,灵虚宗的真人,不太可能胡来吧?”

“你懂个屁!”

齐雲泓翻了一个白眼,“灵虚宗的德行,你压根不了解!死的是屈靖,宗主的心头肉,灵虚宗不会善罢甘休。天药宗的背后,是站着药神宗,可灵虚真人和钟赤尘私交也不错的。”

“心殇真人,这趟也出面了,就说明了灵虚宗的态度。”

幽幽叹息一声,齐雲泓说道:“冲霄狡诈阴险,天景凶残狠毒,再加上境界高深的心殇真人,主人如果没有强援帮助,很难在碧峰山脉讨到便宜。”

“我们?”秦雲道。

“我觉得,我俩此刻过去,根本就是给主人添乱。”齐雲泓一脸无可奈何,“如果我的境界没有跌落魂游境,凝炼的阳神之躯还在,倒是敢过去闯一闯。现在的话……”

一向胆大包天,行事跋扈的齐雲泓,死过一回后,也变得克制和隐忍了。

哗!哗哗!

旁边的沧江河,突兀地冒出一位绿色长衫的男子,男子身形瘦削,有一双妖异的碧绿竖眼。

在他手中,握着一颗黑色水球。

水球内,七神宗现任宗主杨楚河,阴神如被磨盘碾磨,魂念如碎光溅射。

绿衫男子另外一支,比女人都修长的手,时而伸入沧江河,拉扯出一条水运沛然的晶莹光流,凝如实质后,丢入口中轻轻咀嚼,如品尝佳肴。

齐雲泓看了他一下,眼睛都仿佛被刺痛,泪水直流。

碧绿竖眼的瘦削男子,低低轻笑着,稍稍用力攥紧手中的黑色水球。

水球中的杨楚河,露出比死都要痛苦的神情,被囚禁着,承受着魂魄折磨的杨楚河,看着那妖异的男子,似面对着天地间,最为恐怖的邪魔。

“杨,杨楚河!”

秦雲骇然失色,没想到从他和齐雲泓眼皮子底下,将一个个黑木车厢弄入沧江河的老对头,落得如此悲催下场。

“你们也是去碧峰山脉吧?”

竖眼的男子,微微一笑,声音轻柔又动听。

齐雲泓和秦雲两人,脸色僵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所措。

“我叫绿柳,算是因为虞渊那小子,从剑狱脱困。”

见这两人如此慌乱,他便介绍了一下自己,“严奇灵前往煞魔宗之前,拜托我过来,查一查虞渊那小子的情况。”

“绿,绿柳!”

齐雲泓顿时醒悟过来,欣喜如狂,“哈哈!见过大统领!我叫齐雲泓,我和浩漭天地的雷宗,没任何瓜葛了,我……”

“我知道你。”绿柳神色淡漠,或是觉得无甚趣味,掌心的黑色水球用力一抓。

连黑色水球,加里面的杨楚河,顿时如水泡破灭。

为了躲避寒妃追杀,杨楚河遁离的阴神,就这么一下子死透了。

魂魄破灭前,杨楚河阴神脸上流露出的,竟然是一种解脱的表情……

被大妖绿柳擒获阴神,折磨的这阵子,是杨楚河毕生最灰暗,最痛苦的时刻,他每一秒,都在承受着极致的灵魂刺痛。

“我也修炼水法大道,平生最厌恶的,就是如他这般,有伤天和的炼水之术。”

绿柳深深吸了一口气,把杨楚河破灭的残念意念,都吞入体内,让这位七神宗的宗主,连魂魄回归阴脉源头,轮回再生的可能都断绝。

“随我去碧峰山脉。”他要求道。

齐雲泓和秦雲两人,不迭点头,根本兴不起反抗的念头。

……

阴风谷。

被煞魔形成的阵列,弄的精神失控,显出百米身躯的龙崎,吃痛地哀嚎着,龙鳞缝隙内,流淌着腥臭的,令人恶心的污血。

谷内的流毒,瘴气,渗透他血肉,让他又再次受伤。

魂裂,魂狱,尸山,死海,还有魔雾,由不同方向施加向龙身,龙首和腹部,或勾起龙崎的心底邪念,或让他龙血凝滞不畅,或由万千的混乱负面异能,冲击他的龙魂,或在撕裂他的念头思绪。

五种阵列合力,这头八级的绿龙,在谷内满地打滚。

更多的毒火烟云,趁机侵蚀他,令他伤上加伤。

“煞魔鼎的一个个阵列,可单独来排布,也能配合着,令威力叠加。那五个做为阵眼的煞魔,单体战力不弱,再由他们主持阵列,集结数百个,上千个煞魔,打击一头八级的绿龙,也不太难。”

鼎中的虞渊,看着遍体鳞伤的绿龙,精神振奋。

煞魔鼎布阵之后的威力,出乎他的意料,即使寒妃被天景困住,没想到还能通过阵法的配合,让龙崎也跟着遭殃。

落地打滚的龙崎,又被“幽火流毒阵”的残留剧毒攻击,伤势越来越重。

仔细看了看,又暗暗感知了一番,虞渊确信在五个煞魔阵列的包围下,配合谷内的天然环境,龙崎该是折腾不出什么浪花。

也在这时,汪金鳞的授业恩师,常年坐镇芜没遗地的冲霄真人,正式踏入。

“和我设想的,差不多。”

冲霄真人进入山谷,看到流毒,瘴气,要命的罡风,全部朝着龙崎攻击,发现一头头煞魔虚空排布的阵列,也都在招呼着凄惨的绿龙,不由轻轻点头,“用这么一头蠢龙,让你将剩下的手段拿出来,怎么都是划算的。”

话落时,他轻盈如羽毛,脚踩龙崎的狰狞龙首。

不论龙崎如何摇头,如何挣扎,他的脚都像是磁铁吸附铁块般,牢牢地黏在龙崎的额头。

虞渊心情渐渐沉重。

寒妃调用了,第二阶梯的五大煞魔,齐齐出动,还动用了数千弱小的煞魔布阵。

煞魔鼎的力量,他几乎全利用了起来。

而这时,灵虚宗这位同样是阳神境,而且还是后期的真人,才不慌不忙地到达他面前,云淡风轻地和他正面说话。

冲霄真人的小心谨慎,让虞渊压力巨大,此刻只能紧握剑鞘,严阵以待。

“我很欣赏你。”冲霄真人颇为感慨,“这是真的。你即便是药神洪奇的隔代亲传,在那位传奇药神死亡以后,你也没太多能依仗他的。你几乎是,全部凭仗着自己,一步步拥有如今的境界。”

“诸多异宝奇物,也是你自己夺来的,不是长辈的恩赐。”

“难怪,玄天宗的曹嘉泽那么高看你,视你为知己和同类。”

“……”

冲霄真人如长辈闲话家常。

但,一块块几亩地大小的金色龙鳞,却逐个落向那座高山。

那座山,变得如由纯金打造!

蓬!

煞魔鼎的魔能光幕,还有寒妃留下的一层霜冻冰晶,顷刻间爆碎。

金山骤然收拢,微缩,化为倒悬的山川。

尖的一端,金灿灿如棱锥,直接刺向煞魔鼎。

一束束绯红剑芒,从煞魔鼎的鼎口,逆流瀑布般冲天,和倒悬下来的金色山尖,就这么撞击在一起。

诸多世间顶级的剑意剑芒,在那金色山尖衍化出来,爆出无穷璀璨光芒。

可那倒悬而落的金色山川,还是不停顿,依然迅速压来。

噗!

鼎内的虞渊,不受控制地吐出鲜血,皮开肉裂,瞬间被重创。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