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第四百九十七章 天道打人了!都看看嗨!【求票】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言归正传 10147 2020-06-05 22:19

  

  度仙门内丹鼎峰。

此时,除却外出搞暗黑组织的忘情上人,门内金仙都已到了丹鼎峰上空。

其实也就空虚无忧掌门与麒零长老两位,稍后负责护送万林筠长老去山门外渡劫。

门内已有几位太上长老,带着数十位天仙境的峰主、长老,赶去千里之外的金仙渡劫场忙碌,他们负责布置一些防护阵法,清查渡劫之地是否有外敌潜藏。

此时,这些度仙门高手的面色,大多有些凝重;

他们已经提前得到消息,万林筠长老此次渡金仙劫,多少有些勉强。

换而言之,这很有可能就是万林筠长老的死劫。

但能为长生道果拼一把,已是绝大多数人族炼气士可望而不可求之事,能走到这一步,任谁都不想退缩。

丹鼎峰的峰主、长老,带着数百来自各峰的门人弟子,在万林筠长老的屋舍前静立;

他们大多面露恭敬,但此地氛围有些压抑,峰外还有道道流光飞来。

度仙门,已经是许久没这般热闹了。

一朵白云自小琼峰飞来,高度不高不低,位置不前不后,并未引起多少同门注意。

云上站着的青年道者与妙龄仙子,自是李长寿与灵娥,他们到了丹鼎峰后,径直落向了万林筠长老的屋舍前,站在众门人弟子身后。

然而,李长寿立足未稳,就听安静了许久的屋舍中传出一声:

“长寿来了”

李长寿连忙向前两步,对着屋门做了个道揖,道:“弟子来恭贺长老,今日摘得长生果。”

吱呀

木门被人从内拉开,一缕阳光撒落,面容清瘦多褶皱的老者缓步而出,他扯出一缕冷笑,门前数百人影大多低头、不敢直视。

“长寿,随我来,我们去后山走走。”

万林筠长老招招手,随后便拄着自己的铜皮拐杖,朝侧旁而去。

“是,”李长寿答应一声,传声叮嘱灵娥就在此地等候,淡定地绕开众同门,从后面追了上去。

众门人弟子顿时投来羡慕的目光。

任谁都知晓,万长老在渡金仙劫之前,选择将李长寿单独带去后山,这是要传衣钵之意。

度仙门好歹也是人教道承,门风除却偏向于搞、咳

门内虽然大兴道侣之风,但炼气士奉行清静无为,修道也修德行,故此时大多数人只是羡慕,并未有人不满或是如何,都道这是小琼峰李长寿的机缘。

然而

“万长老这次,稳了啊。”

空中,空虚掌门季无忧对侧旁的麒零长老传声道了句。

麒零长老虽有些疑惑不解,但也并未多问。

少顷,铺满阳光的林间小路上,两道身影缓步走着,些许说笑声传遍各处。

万林筠老爷子又露出了那,能令婴孩止啼的温和笑意,温声说着一些炼丹的心得,李长寿则认真听着。

稳妥起见,他拿着留影球,将万长老的话语都记了下来。

此时,浓郁的天道之力在空中回旋,万长老身周时不时涌出一些霞光,撒落星星点点的碎辉;

一缕缕宛若万年老药的祥和气息,自万长老体内缓缓散出。

所过之处,浅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

所经之地,灵气都添了几分药性。

这些异象,都预示了万林筠老爷子即将修成的长生道果

“长老这次有几成把握”

李长寿含笑问着,随手布置了隔音结界。

万林筠长老摇摇头,叹道:“三成,最多,已是颇为不错。”

李长寿不由皱了下眉。

万林筠长老目中满是感慨,在袖中拿出了一只手镯,慢慢递了过去,缓声道:

“我知长寿你已非寻常仙人,具体如何却也不太明了。

但度仙门内,只有你,我看的顺眼。

此物且存放在你这,若我渡不过此劫,便归你所有吧。”

李长寿犹豫了下,双手将这铜环手镯捧过;

不必用仙识查探,就知里面是万林筠长老这一生的积累。

万林筠长老轻轻舒了口气,仰头看向了开始阴沉的天空。

“初入门时,总是听到那声长生可期,转眼数万载一晃而过,方知长生二字需背负多少,又需忍受多少。

能至今日,心无悔矣,长寿你”

“长老,”李长寿低声道,“弟子冒昧打断您,咱们时间紧、任务重。

弟子有一些应对金仙劫的宝物,今日献给长老。”

正要回忆人生的万林筠长老不由一愣,扭头时,李长寿已是送来一瓶丹药。

不知何时,周遭已蒙上了一层层仙力结界。

李长寿道:“长老,这是九转金丹,总共两颗。

弟子还有存货,长老不必推辞。”

“九”

万林筠长老眉头紧皱,李长寿已是将丹药塞到了他手中。

万长老低头查看,一双老手顿时有些轻颤。

而李长寿又拿了一只玉盒出来,放到万林筠长老手中,低声道:

“长老,此物非丹药,但根据我仔细琢磨,服用此物后,能在数个时辰内保持仙力充盈,且能补充道基缺损之处。

刚好,您的道与丹道有关,您此时先用了,稍后可顶各类丹药,也算多点准备。”

言说中,李长寿已是将玉盒打开,其内那只如白玉雕刻而成的小盆友形仙果,让万林筠长老着实一愣。

先天灵果

人参果

“这、这使不得”

“长老您莫要耽误时辰,”李长寿叹道,“家师遇难后,弟子不想再见任何长辈出事,您的金仙劫不应是仙路终点。

您先吃了,要谢弟子待金仙劫后再谢,天道可不等人。”

万林筠长老也非婆妈之人,虽此时目中惊疑不定,但犹豫再三,还是一口将那人参果吞下。

李长寿在袖中拿出几只宝囊,一只宝囊装有十多瓶灵丹,一只宝囊装有守护元神的几样特殊法器

李长寿快速讲述了丹药与法器的用途,万林筠长老皱眉言说已都记下。

但这些,也不过是外部层面的鼓励。

李长寿心底略微思索,又开始了精神层面的引动。

多给长老一点盼头,说不定能发挥奇效。

“长老,”李长寿道,“您可知晓,截教有位毒仙大能道号吕岳”

万林筠长老立刻点头:“这位可是毒丹大能。”

“看,”李长寿将两枚玉符捧过,“吕岳师兄所著毒经,先放在长老您这,等您度完金仙劫,咱们一同琢磨。”

万林筠长老精神一震,激动的心、颤抖的手,一把抓过李长寿手腕,喊道:

“长寿你认识吕岳前辈”

李长寿笑道:“一起进过天涯阁,一起杀过千百敌,自是认识。

长老您先别问了,等渡过金仙劫,弟子就带您去与吕岳师兄相见此事万请保密,度仙门是弟子保身之地。”

“善,善”

万林筠长老连连点头,目中感慨不已,就是看李长寿时疑惑更甚。

“长寿你如今”

李长寿露出几分笑意,一双手向前递,轻轻触碰到万林筠长老的手背,显露了自己倒数第二层伪装的修为境界。



万林筠长老拄着拐杖下意识后退半步,目光从复杂,渐渐归于安宁。

就如做梦一般。

“唉,是贫道此前有眼不识泰”

“长老您误会了,”李长寿正色道,“弟子并非大能转世,也非故意潜伏度仙门。

弟子就是小琼峰李长寿,跟随师父齐源修行,之后只是因缘际遇,把握住了几次机会,从而一步步向前,有了今日之修为,在人教、天庭中,能说上几句话。

长老不必在意这些。

当年若非长老对我的指点、传授我毒经、赐予我毒丹,我绝不会有今日之局面。

今日所赠长老之物,具是弟子拳拳之心,以报长老当日之恩德”

万林筠长老冷冷地笑着,感慨道:

“世上奇事,长寿占半数矣。

你既如此说,我便如此信,长生金仙劫在即,若能度过今日之劫,你我再好好聊。”

李长寿忙道:“长老切莫吝啬丹药,九转金丹、各类灵丹,我给灵娥都留了足够的备份。”

“善。”

万林筠长老看向了天空,“时辰差不多了。”

天地间响起闷雷之声,滚滚黑云自四面八方汇聚而来。

铜杖轻轻点地,一朵白云托起万林筠长老,这位老爷子此时颇为洒脱,笑容难得没那么吓人。

“贫道去也”

李长寿及时收回周遭十四层仙力结界,对着万林筠长老深深做了个道揖,高呼:

“长老仙运昌隆立地金仙”

不远处的屋舍前,数百度仙门门人弟子齐齐行礼;

丹鼎峰外围、度仙门各处,重重人影对着万林筠长老的背影做道揖,仙运昌隆、长生金仙等话语此起彼伏。

空中,掌门季无忧单手托天,护山大阵顷刻消散。

随后,季无忧、麒零长老,与万林筠长老化作三道流光,朝着千里之外的渡劫场而去。

护山大阵再次开启,光幕从四面八方同时升起,在空中如水流交汇般迅速闭合,恢复成了那般丝薄润滑的情形。

李长寿轻轻舒了口气。

有两枚九转金丹,又有人参果相助,且万长老的金仙劫声势似乎也不怎么样,渡过金仙劫的概率,应该能稳到九成八

挺好的。

待万林筠长老修成金仙,若是有意去结交吕岳,自己就穿针引线。

两位毒仙,虽然暂时得不到加倍的快乐,但在用毒这一块,应该是能独步三界了

李长寿瞧了眼灵娥所在之处,发现灵娥正跟几名同门同期的仙子有说有笑,便对灵娥传声一二,独自回返了小琼峰。

在门内大部分仙人眼中,他得了万长老的衣钵,而师父齐源老道遇难不久,他跟灵娥修道日短,又有今日之事

估摸着,不少峰主、长老可能会想收他们师兄妹为徒

这个,为他们好,还是算了吧。

太清老师虽然是圣人老爷,胸襟比天穹还要广阔,但在这种事上,应该还是有一丢丢介意的。

回了小琼峰,李长寿坐在丹房前的摇椅上,静静等万林筠长老渡劫的结果。

应该是无恙的,天道老爷跟自己都这么熟了,还欠了自己两笔大功德,而万林筠长老在封神大劫中并没有什么戏份



且慢

这熟悉的感觉,这迅速降低的气压,道心这熟悉的轻颤

李长寿浑身僵住,嘴角不受控制地抽搐着,慢慢抬起眼皮,看向了屋檐之外的低空。

一朵灰云静静的飘在那。

这次,没有凝成什么老爷爷的面容,也没有什么道韵凝字,但李长寿在冥冥之中,仿佛听到了一声苍老、慵懒、淡定的招呼:

这次先劈头还是先劈腚

不是

李长寿翻身跳了起来,迅速冲到外围大阵,抬头瞪着头顶灰云。

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万林筠长老是他敬重的长辈,他不过是送出了一颗人参果、两颗九转金丹、几只宝囊、一点点应对大劫的准备,这有什么不合理的吗

这有什么违反天道规则的地方吗

他凭本事搜集来的人参果和九转金丹,不争不抢没有犯业障,凭什

咔嚓

一道胳膊粗细的紫色神雷瞬息砸落,把李长寿劈了个踉跄。

啧,老神雷了。

伤没多少伤,疼是真的疼。

夭寿了

欠债的追打债主了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咔嚓嚓

数道胳膊粗细的紫色神雷同时砸落,李长寿哆嗦了下,心底高呼感谢天道老爷百忙之中来劈,身形轻轻摇晃,避开神雷同时爆发,依次受了下来。

林中,李长寿披头散发,面容低着一分悲愤、三分无奈,嘴唇一阵轻颤

在他心底,那几个根本没想着出手帮他挡雷的人教重宝,一个个像是被点了笑穴的老大爷

太极图估计都能笑出褶子

简直过分

低空灰云抖动了几下,又是一道神雷劈下。

李长寿东奔西走,均匀神雷之力,避免给自己的大阵造成太大毁坏。

这叫什么事

简单帮万林筠长老渡劫,都已经这个程度了;

那等灵娥渡劫的时候,自己是不是也要做好准备,在旁再渡一次

不,不止。

来自师祖的慈爱关怀,可比金仙劫带劲多了

人教粗粮有利身体健康。

“嗯那边在打雷吗”

灵兽圈中,一座小山缓缓站了起来,踮脚朝着丹房方向张望着。

随后,小山上长着的脑袋眨了眨眼,看了眼面前即将入味儿的烤全灵牛

“继续吃吧,应该不是什么大事。”

熊伶俐嘀咕一句,擦擦嘴角的那因为亲手养大的灵兽被天降落石不小心砸死而流出的热泪,继续等待着。

唉,小琼峰清冷后,总算能吃口饱饭了。

之前张嘴吃饭的人太多,熊伶俐的胃口不太好施展,现在倒是安逸多了。

正此时

天庭西天门处,道道霞光照透半边天穹,守门的天兵天将纳闷地望向天边。

那里,一座三丈高坐姿神像缓缓飞来。

似有若无的威压在天地间弥漫开来,让不少天兵心底泛起顶礼膜拜的念头,也让几名修为稍高的天将面色惨白。

一名天将心底泛起少许明悟,转身大喝:

“快击鼓传令让开天门

有圣来”

ps:章说服务器总算好了,没有人比本作者菌更懂抢楼,明后天开始放出部分插画求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