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8章 离开之前那场欢喜的葬礼

作品:果核启示录|作者:未知|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9-12 13:05:00|下载:果核启示录TXT下载
  带着被雅可可应允的踏实,陈小旖再一次沉沉的进入了梦乡。

  这一次,她梦见的不再是过往,而是她与秦书并没有机会享受到的,另一种的未来。

  垂垂老矣的秦书牵着已白发苍苍的她的手,沿着那旧时的街巷颤颤巍巍的走向显正街的天主堂。

  有风和法国梧桐的落叶盘旋在他们的身边,他们偶尔对望,已经苍老的眉眼里皱纹里,满满的都是笑意。

  出生、长大、相恋,然后等待岁月苍老掉彼此的容颜,在时光里等待一次带着牵挂与遗憾的死去,最后用另一次死亡完成相聚,这才是完美的人生吧?

  那是他们永远都不会到来的未来,进入果核梦境,或许就意味着他们永远没有机会迎来自然苍老的死去。

  而不进果核,浩劫日与浩劫日后漫长的黑夜与寒冬也不会有机会让他们老去。

  她有时候会想到,或许带上秦书跟随父母登上星际移民飞船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吧?

  他们并不在乎整个人类有没有未来,而更在乎自己有没有机会完整的过完一生,这样的想法或许自私,却也卑微。

  只是那样,或许他们会有后代,在离去的时候必然心头耿耿,那又是另一种的遗憾了。

  永远不会有完美的选择,命运给我们最大的安慰与馈赠,其实是永远能在假设的如果中,去遐想关于人生的完满。

  只可惜,却总有人把这种遐想的完满,用于责怪和摧毁现在。

  当天色再度亮起,在那座熟悉的山形旁,陈小旖仔细比对着周遭变化得已经不怎么熟悉的各种参照物,终于指着一块依山的位置说:

  “应该就在这下面了。”

  从山体上挖出的洞口早已被尘土彻底的掩埋,却在探索者机体的挖掘中很快一点一点的呈现出水泥涂抹封闭的门的轮廓。

  作为曾经著名的军-工城市,这座废墟里有数不清的防空洞。

  当时之所以选择这座名为凤凰的山体上废旧的防空洞修剪物资封存出,做出决定的人其实期待的,是人类犹如那名为凤凰的神兽一般涅槃重生吧?

  然而人类并没能迎来涅槃的机会,或者说在人类的另一种涅槃以后,被寄以厚望封存下来的这批物资,却已经彻底失去了它存在的意义。

  响虎他们并没有清除掩埋在防空洞外所有的泥土,而只是顺着山体挖下了一条斜斜向下的地洞,当防空洞的洞口出现时,再改变方向往内挖去。

  积尘与泥土往内倾泻的部分并不算多,所以从门口往内挖出不远,就已经挖穿了。

  探索者机体的好处,就在于不用如人类的碳基身体,需要等里面密封污浊的空气完成换气后才能进入,响虎、勃勃尔和林东阁钻了进去,既然确定了地点就已经不用陈小旖陪同进来了。

  地面略有些潮湿,还有些积水,响虎试了试,是土壤过滤后并不带腐蚀性的清流。

  这应该不是浩劫日后海啸涌入的潮水,这块相对较高的地势足够退潮后海水彻底的退去,更可能是地形变化后雨水的渗入。

  沿着甬道往内走的时候,林东阁发现甬道内有零星的骸骨,心里已经有不祥的预感。

  按照陈小旖的说法,物资封存处对于当时的江城并不是秘密。

  当时果核移民时,各地都有大批对于所有官方信息都心存疑虑,同时又对自己的末日生存能力拥有谜之自信的民众并未选择进入果核梦境。

  地球联合政府的各地官-员中,是不是彻底相信公布出来的末日危害,也很难说。

  无法违抗上峰的指令,却聚集一批物资封存,同时又公开消息,意图未必是陈小旖以为的为日后人类重返现实所做的准备。

  在林东阁看来,更像是给那批选择依靠自己来末日求生的民众一条活路。

  否则封存的物资里头为什么会有冲锋舟这样的东西?是在以为重返现实的人类连这种最简单的船类都造不出来了么?

  那么在那样的情况下,那批人发现铺天的海啸涌来的时候,他们会去哪里已经不言自明了。

  只可惜,这条活路是死的,并不可能有人幸存,区别只是封存的那批冲锋舟还有没有剩下的。

  一边前进,响虎他们一边把甬道内的骸骨收集起来送到甬道尽头的泥土处,准备出去前就地掩埋。幸得相遇离婚时

  等到走到甬道伸出,发现那半开的厚重大铁门上也挂着一幅骸骨时,林东阁倒心安了。

  这说明海啸涌来的时候,这群人并没有来得及关上密封门。

  那么也就基本不存在熬过大洪水后,在漫长的黑夜寒冬期对封存物资的消耗使用中死去了。

  所以冲锋舟还在的几率相对比较大。

  取下骸骨后林东阁试了试,密封门已经彻底的锈死了,如果冲锋舟真的还在的话怎么弄出去倒是一个问题。

  进入门内,里面硕大的空间内果然是一片狼藉,处处都是水浸原本码放整齐的物资被涌进和退出的水流冲乱的痕迹。

  一只6米左右规格的冲锋舟就在门后的位置,船里还堆着些物资,应该是有人企图取用物资后驾船离开,却不料水越涨越高没有了出去的出路。

  船里并没有遗骸,林东阁仰头看了看,封存处顶部有密密的铁网,铁网上方有通风口,那也就是说在这里连形成气密空间的机会都没有。

  翻了翻冲锋舟内没随水流冲走的物资,林东阁改变了想法。

  他猜这帮人并不是来不及关上能够防水的密封门,而是害怕被洪水封在这个物资仓内,而是自作聪明的想拿足物资冲出去好广阔天地大有所为。

  结果他们低估了水位增长的速度,又太过贪心希望带上更多的东西,把自己送上了死路。

  船里那些人的遗骸,应该是被退去的水流给卷走了,他们收拾的甬道内和挂在门上的遗骸,可能就是这些人的。

  当时水位有没有漫过凤凰山顶?林东阁并没有特别去注意,所以也不好判断这帮人到底是聪明还是愚蠢,只是最后还是没差就是了。

  他们即使躲过了洪水,也没有任何的生路。除了进果核的营养仓,这个世界并没有给人类留别的活路。

  封存舱内的冲锋舟有十几艘,所以林东阁和响虎也就不想理他们动过的那几艘了,转去看那些被固定在靠墙位置的冲锋舟。

  勃勃尔则对散落在物资封存仓各处一人来高的燃油桶更感兴趣,他一个一个的去敲,找那些密封良好的,好用来补充他们的高浓缩固体燃料。

  冲锋舟是玻璃钢材质的,所以并不存在锈蚀的问题,响虎更赶紧去的是船尾的推进泵,那东西似乎是整体采用某种钢化陶瓷制作的,所以经历近800多年的岁月,也依旧不见锈蚀。

  如果用这东西来造探索者机体,是不是能防腐蚀和更适合水下运动?响虎琢磨着。

  他不知道这东西的制作方式,但直觉可能比钢铁更难制作成型,硬度似乎够,但韧性大概是有些问题的。

  事实证明,林东阁再次用碳基人类的思维衡量探索者机体了。

  响虎从腹腔取出熔铸工具熔断了一扇铁门锈蚀死的门侧轴点,再用机体发力一推,应该有数吨重的铁门就轰然倒塌了。

  响虎和林东阁两人顶着一台冲锋舟就出去了,勃勃尔不愿意出去,他随身带着超小型热能汲取炉,这会儿正痴迷于用优质燃油制作超浓缩固体燃料。

  勃勃尔已经习惯了用杂七杂八各种奇怪东西制造超浓缩固体燃料,并且这一辈子最大的阴影就是能源不足。

  对于他来说,用这种虽然低级但却纯度统一的高标准燃油制造的高浓缩燃油块,漂亮得就好像一块块经过完美切割的钻石。

  他痴迷于用这些燃油制造超浓缩固体燃料的过程。

  “你留着点别弄完了,咱们还得留一些冲锋舟用!”响虎朝他喊。

  勃勃尔嗤之以鼻,他刚查过这里至少上百桶密封良好的燃油,他就算替换掉他们所有人身上带的超浓缩固体燃料,再连马鲁达达身上都塞满,能用掉多少?

  真是个没见过世面的穷鬼,勃勃尔悠然的想到。

  他着实有点飘,自己也觉得自己有点飘,但飘得很愉悦很开心。

  最终勃勃尔是背着一个硕大背包蹒跚着回去的,连他的探索者机体都有点承受不了他制取的超浓缩固体燃料的重量。

  原先大家臂腔腿腔和腹腔存储的那些被他毫不犹豫的清出来替换掉,果然连马鲁达达身上也被他塞满了新的品质更好的超浓缩固体燃料。

  替换下来的那些,一向对所有能源都超级守财奴铁公鸡的勃勃尔居然放话要扔掉,这让老鬼都惊着了。

  超级锋暴

  但他始终还是没舍得扔,都收起来送到了物资封存处,说可能以后还用的上。

  他然后忙不迭的让响虎赶紧去修好密封门,他已经讲那里视作属于自己的宝藏了。

  其实除了燃油和冲锋舟,里面比如密封的罐头食品和清洁纯水包括一些枪械等等对于探索者机体基本都毫无用处。

  响虎倒是对里面燃油驱动的四轮吉普和带偏斗的三轮摩托很感兴趣,可惜他试了试,声音太大,夜间行进使用简直是在召唤捕奴团。

  如勃勃尔所愿的密封好物资封存仓,填好地洞做好标记,接下来他们要为陈小旖和秦书举办葬礼。

  就在那座据陈小旖说他们无人见证的婚礼举办地,那座残破的教堂内,一处深坑早已挖好。

  由于屋顶破损,教堂内部半截以上也早就被土层掩埋,那个巨大的坑就挖在教堂内部。

  他们的棺椁有些华丽,是跟响虎他们将要使用的同款6米冲锋舟,玻璃钢材质,绝对防岁月侵袭与时光腐蚀。

  陈小旖笑吟吟的和秦书牵着手并排坐在船里,打量着自己的长眠之所,很有些满意的样子。

  以船为椁,登临彼岸,魂灵静渡,漫载悲欢;

  幸得佳偶,沫濡盟鸳,契阔生死,轮回永伴;

  今往极乐,执手携还,世事烟云,于尔尽散;

  凄颜何予,喜乐当酣,缄默相送,不扰仙眠。

  ……

  在林东阁不知从哪里找来极富韵律的古语念诵中,陈小旖将自己与秦书的储能装置再度调到了散能状态,然后二人缓缓向后躺去。

  林东阁、马鲁达达、勃勃尔、老鬼、响虎和雅可可分左右静立在深坑的两旁。

  陈小旖觉得,这次的送别,似乎比当初自己那仓促的婚礼,更有让自己欢喜的仪式感。

  然而她似乎突然想起了一直想说但忘记去说的什么,突然睁开眼看向雅可可:

  “雅可可,你们……是要……去稻香城么?”

  雅可可点点头:“嗯,是的呢。”

  “一直……想说呢,可是……一直忘记了……”

  她的能源即将散尽,声音逐渐的微弱。

  “我有朋友……曾经写……信说……稻香城并非传言……的那样”

  她用尽最后的力气想把嘱托说完整,但眼睛已经无法睁开了。

  “你们……要……小心……”

  声音逐渐微小,直至微不可闻,指示灯的闪烁逐渐暗淡,那显示着他们的能源终于已经彻底散尽。

  雅可可张了张嘴,想追问什么,但觉得已经不便再问了,于是沉默。

  响虎调下深坑,将一块裁剪到刚刚好的塑胶板盖到了那艘船的上方。

  六人一起动手,将泥土抛撒进去,很快将深坑掩埋至不露痕迹。

  他们再清扫了新土与陈土的差异,又从屋顶处拆下了两块大石,摆成相依的样子,压在了那块深坑的上方。

  终于,也到了他们离开的时候了,这个停留了近一周时间的地方。

  一切已经收拾停当了,只等天色暗淡到他们适合出发的程度。

  冲锋舟的船底已经做了各种伪装,保证随时倒扣在地上的时候看起来像是一块长条状的石头而已。

  其实怎么伪装都不太像,只有祈祷这一天多一点的时间不会遇到什么意外了。

  “陈小旖说,稻香城好像……”

  雅可可有点闷闷的,虽然长眠是陈小旖自己的选择和愿望,她还是有点不开心。

  她觉得她失去了自己人生的第一个朋友。

  所以她又提起了陈小旖的话。

  “到底是怎样,我们都是总要去看一看的,原本也没有期待尽如传言啊。”响虎温言讲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