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48章 驱蚊毒雾

作品:史上最强血脉|作者:皇小祥|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10-08 02:20:47|下载:史上最强血脉TXT下载
  还有一种方式,就是转移注意力。

  注意力一转移,意味着会分神,分神的同时,其实也不能保证让身体继续以一个相同的姿势持续下去,会出现某些不自觉的小动作。

  想要一直保持着真正不动,就必须秉承着一个要一直保持的信念,并且,就将这个单纯枯燥的信念给一直坚持下去。

  而,张兮,就是这样坚持了下来。

  他是段红先在场中发现的唯一一个除了在提醒安慰身后女学员时喉结稍稍动了动外,就没有其他动作,就连晃动也没有,跟一具立在那里石像一般的存在。

  综合他的经验判断,这小子到了这个点,还没有出现分神,也没有出现疲惫,除了这小子有经常不睡的习惯外,他想不出其他的原因点来。

  这么看来,为什么能够在如此年纪,便达到少尉二星的修为,也有理由说得通了。

  清晨,如张兮所说,这就是最难熬的,晚上吃饱了消停的蚊虫,又再一次的活跃起来,再次围绕起还在坚持的考生们。

  这个时候,也正是如张兮所说,是考生们作为疲惫的时候。

  他们大部分刚刚熬过凌晨,目前的身体疲惫度也已经达到了一个比较让人难以支撑的高峰程度,撑下来,完全凭的是毅力。

  再次激荡的蚊虫,简直就成了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它们活跃的声响再次响起时,又有好几位考生坚持不住,倒了下去,伸出手向段红先,“老师,救,救,救我,受不了了。”

  一个夜晚过去,他们要承担的不光是疲惫,还有没有吃晚餐的饥饿,用逐渐失去力气的身体来抵挡蚊虫叮咬的痛苦,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难熬的一件事,他们很多到了清晨天亮,其实都感受不到什么痒了,蚊虫在他们的耳朵里,“嗡嗡嗡”“嗡嗡嗡嗡”完全不亚于是一只时刻会要了他们性命的巨兽,要多可怕,有多可怕。

  旧的叮咬小包还没下去,新的包又起来,密密麻麻,痒久了,就是痛,非常的痛。

  因为痒却不能挠,多了,久了,麻木了,皮肤感触都会跟着受到影响。

  这一影响,直接就会导致小小的,密集的,对生命没有杀伤力的蚊虫,在他们的心理,变成了一个有心理阴影的吸血大怪物,他们闻着漂浮在自己身体周边的浓郁血腥味道,理智中的他们开始认为再坚持下去,是会有生命危险的,他们会被这些“吸血鬼”给吸干。

  张兮睁开眼,盯着一个又一个的考生被淘汰,脸上,眼睛里,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

  即便是他们看上去十分惨不忍睹,可他,见过更惨的,这些人只是这会儿看上去惨,只要第一轮考核一结束,他们就会受到很好的治疗,皮肤上的包,很快就会被特质的药膏涂抹,消失。

  阳辉学院考验的是他们的某项能力,并不是想要他们的命,弄清楚了这一点,坚持下去的信念,会更加坚定。

  “我,我,我的香包,好像,没味道了。”

  在张兮身后,带点绵羊小奶音的女孩儿轻轻的出声,不知道是不是在与张兮说话。

  其她女孩儿都将香包留在了自己身上,并且她们留的还不止是一种一包香包,她们生怕自己被蚊虫叮上,就连一刻,一下都忍不了,所以她们都将香包全部放在了身上。

  甚至有的女孩儿,认为自己带的香包少了,所以就以没有香包为理由,向其他女孩儿借。

  脸上带点婴儿肥的女孩儿就因为把自己的香包借了一些给别人,又给了张兮一个,就给自己留了一个在身上,味道,开始是挺足的,也没有蚊虫靠近她。

  不知是不是蚊虫逐渐开始适应香包里驱蚊药草的缘故,又或者是经过近半天的时间,香包的味道开始淡了,也有可能是能够“进食”的考生越来越少,而蚊虫们的数量非但没有减少,反而还增加了不少,在不够吃的情况下,部分灵智不是太高的蚊虫开始铤而走险。

  香包的效用是驱蚊,并不是灭蚊。

  因此,当蚊虫逐渐靠近香包淡的位置,开始试探的靠近而没有立刻掉于地上不省蚊事时,又有其他蚊虫向着她靠近。

  被蚊虫叮咬的痒,女孩儿还是受的了,毕竟长这么大,还真没有没被叮咬过的女孩儿。

  可她们大多都是大家之后,娇生惯养,害怕的不光是被蚊虫叮咬,而是觉得蚊虫很脏。

  尤其是闻到它们身上的血腥味道,知道它们是刚刚叮咬过别的考生,再来叮咬自己。

  “我,我,我退出!”

  有一个女孩儿并没有带香包,她只带了某种驱蚊粉,开始是涂抹在自己身上的,经过时间,粉的味道淡去,几只蚊虫开始停在她身上对她进行叮咬。

  视力极佳的盯着那脏兮兮的蚊虫,抬起它们尖尖长长还带着不知名液体的针,往她的皮肤上扎,她受不了,站起来,跑了出去。

  “嘶——”

  婴儿肥女孩儿盯着一只落在自己手上,开始跃跃欲试的蚊虫,倒吸了一口凉气。

  她还在坚持,不会退出。

  忽然,那只蚊虫飞走了,好像是被什么味道给熏走的。

  嗅了嗅,一股,比较难闻的味道,弥漫在她的身体周围。

  “好恶心,谁放的屁。”

  婴儿肥女孩儿旁的高挑女孩儿闻出了味道,并且找到了根源所在,瞪着张兮的背影,低声怒斥,“喂,你什么意思,干嘛冲着我们放屁,你是不是男人!有没有点风度。”

  “不好意思,没忍住。”

  张兮轻轻动了动喉结,然后重重的吸着气。

  “咘——”

  “咘——”

  “咘——”

  每隔那么一段时间,就会有一声奇怪的响声,这响声后面的高挑女孩儿,面色青紫,就跟中了毒一般,要不是正在考核不能动,她会立即站起来,恨不得拿剑一剑从前面那家伙制造毒雾的位置刺进去,让他永远都无法再制造毒雾。

  婴儿肥的女孩儿看着张兮的背影,看着他身体微微吸气的动作,抿了抿嘴唇,微鼓着更显可爱的晒帮,尽可能的憋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