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十七章 开战

作品:大国芯工|作者:推土机FFX|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9-12 16:24:42|下载:大国芯工TXT下载
  在最初的慌乱之后,老姜迅速稳住阵脚,召开研发、销售、生产各部门头脑商谈,很快制定出针对性的策略:

  一、万燕VCD全面降价,由原先的5500调整为3200,降价幅度超过40%;

  二、销售部门着手安排,对销售商进行补贴,差价折合成提货款,这样万燕既不需要出现金,又可以加大出货填充市场。

  三、研发部门加快对新款cvd的测试,并聘请专业工业美术设计,对cvd的外观进行重新设计,并着手进行量产化准备。

  四、宣传部分尽快制定宣传方案,万燕决定借贷2000万元,用于cvd发布的全国宣传。

  就在万燕准备大干一场时,来自IBM的一记闷棍,差点将老姜打晕。

  元月十七日,IBM中国区发出公司函,提出因产能原因,从下个月开始,将原本合约中每个月提供至少三万片解码芯片,改每个月五千片,IBM表示对此非常抱歉,愿意对违约责任进行赔偿。

  老姜长叹一声,真是福无双至,货不单行!

  王岸然接到消息时,是在火车上,老姜打的电话。

  “岸然,现在该怎么办?”

  王岸然感觉有点意外,他在IBM公司呆过,熟知IBM的历史,在1992年,IBM公司的微机、小型机首次出现亏损。

  按道理讲,这个时候应该不会放过这个大单子,毕竟每个月三万片,涉及的金额有上千万,这一年下来,也可以给IBM带来不少的利润,其中一定有什么变故。

  不过这样的事,IBM没少做过,当初科院研究数据处理中心,拟采用的IBM power 芯片,结果协议都签订好了,IBM突然决定不供货,原因和这次离奇的一致,就是产能不足。

  以至于科院不得不启用替代方案,采用intel安腾处理器。

  这种卡脖子的事,在商业上太常见了,所以大公司都有专门的人研究供应链的安全。

  现在万燕被卡脖子了,作为万燕的大股东之一,王安然只有一个字,不服就干。

  “姜总,我有几点看法,首先,派人到IBM中华区总部,落实违约金事宜,争取两千万尽快到账。

  第二,找人在媒体上披露,就说IBM故意进行商业垄断,和小鬼子一起,恶意商业竞争,反正怎么狠怎么来,搞臭他!

  第三,尽快组织cvd生产,铺货,将VCD价格降到一千块一下,让大家一听到VCD,就知道低端货,上不了台面的。”

  老姜一听肃穆,狠。

  “岸然,这就是田忌赛马吧,拿我们的低端货拉下他们的高端货,而我们的高端货就可以独占市场。只是开始,抹黑IBM,这样真的好吗?会不会惹麻烦!”

  王岸然心道,你老姜在商业上也是嫩了些,IBM这次反水,不给他点教训怎么行。

  “姜总,都是匿名的,你怕什么,就算找到万燕,这不还有律师嘛!这个可是跟IBM打官司,拖个十年八载的,万燕的广告费都省了。”

  额,还能这么玩,姜万勐想了一会,又问道:“那已经提货的商家怎么办,VCD降价这么多,肯定会惹来他们的不满,万燕在渠道上会很被动。”

  王岸然摇摇头说:“我又不是总经理,这个关我什么事!”

  说完挂断电话……

  王岸然现在忙着呢,那管得了那么多琐碎的事,即便在火车上,也在考虑,如何建立自主操作系统的生态。

  想来想去,王岸然还是觉得,必须找外援,目前,自己在行业内没什么威望,而华芯科技在行业内的影响力也是有限。

  由自家来主导,肯定是事倍功半。

  王岸然想到一个人,那就是倪老。

  关于倪老的事迹,王岸然即便当时在大洋壁彼岸,也是听了不少。

  这可是花一生来推动操作系统自主化和芯片国产化,虽然也有过盲目支持汉芯的污点,那也是情有可原,瑕不掩瑜。

  要说国产化的热情,倪老要是认了第二,那恐怕全国只有王岸然可以认第一了。

  王岸然决定,年后请苏老引荐一下。

  火车到了金陵站,下了火车,王岸然提着大包小包上了出租车,他现在有些迫不及待。

  隔着老远,看到院墙上挂着一条条猪肉,大黄带着两个小崽子热烈欢迎。

  走进院门,看到母亲拿着镊子在打理猪头,一看到王岸然,桂枝马上放下手上的活,接过东西,说:“二子,饿了吧,妈给你做饭。坐了这么长时间的火车,你先回房休息一下。”

  王岸然摇摇头,说了也是奇怪,一回到家,身上的疲惫感顿时没有了,只是肚子确实饿了。

  “妈,做了什么好吃的!”

  桂枝在厨房里忙活,搭上话说:“昨天刚熏了几条五香肉,妈给你切一点。”

  王岸然在院子里逗弄这两个小崽子,不一会母亲端上一大碗面条,切上一盘熏烧五香肉,再加上一盘小葱拌豆腐,看着食欲大增。

  “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

  王岸然看到大黄带着两个小崽子,眼巴巴的看着自己。

  用筷子夹了两块最肥的,放在大黄面前。

  看着大黄一家吃的正欢,王岸然刚动筷子捞面条,后脑勺就被拍了一下。

  母亲桂枝有点愠怒的说:“人都不够吃,你还给狗吃……”

  父亲拿着木工工具走进门,看到就冲着桂枝说:“你手往哪打呢,把二子打傻了,你给我养老送终啊。”

  王岸然举手投降,“爸,去哪回来的。”

  桂枝不无好气的说:“还能去哪,跟着你二叔在工地干活呢,钱没挣多少,脾气倒涨了不少。”

  王岸然眉头一皱,说道:“爸,我不是不让你去工地干活嘛。”

  王东升白了他一眼,又是老调重弹的说:“你也不小了,爸再没本事也得给你准备一套房子。”

  王岸然哑然失笑,咱家像是没房子的嘛,记得十年后拆迁,家里可是分了五套房子,王岸然这个拆二代可不是说的玩的。

  “爸,你听我的,别去工地干活了,我们家不缺钱。”

  桂枝一脸懵逼的看向自家儿子,心道莫不是自己刚才真的把儿子打傻了?不然,怎么好端端的说什么胡话呢!

  他一个学生,还没当上干部,能有什么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