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九百零五章幕后主使

作品:闪婚厚爱:陆少宠妻无下限|作者:金羁|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8-17 22:16:43|下载:闪婚厚爱:陆少宠妻无下限TXT下载
  p1()

   看到他那般模样,陆少臣不禁嘴角也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35xs

  就在 他没来得及注意的时候,纪深的拳头也招呼了上去,嘴角立即流出了一丝血迹。

  宋相思回到陆宅拿回手机,看到纪深的短消息赶到街心花园的咖啡厅时,看到的情景就是两个人男人面对面的坐着,脸上都带着伤,有说有笑。

  她站在门外没有走进去,还是雪莉看到她之后,借着出去买个东西的理由将她拉到了一边。

  “相思,你是不是得罪人了?”

  宋相思看到陆少臣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大抵也猜出了个七八分,抿着唇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不过,那些都是被人ps出来的,你不用太担心。”

  其实她倒不是担心这些,她害怕的就是陆少臣真的会信以为真,但当看到他和纪深有说有笑时,貌似也明白了些什么。

  “我不是担心这些。”

  “那你就更不用担心陆少臣了,没看到他和纪深聊得那么来吗?”顿了下,她回头看了眼咖啡厅里的两人,“只是之前陆少臣的行为真的有些过分了,一上来就打纪深。”

  宋相思脸上立即就荡出了笑意,“你怎么能这么帮着纪深说话呢?真是个重色轻友的家伙。35xs”

  两人说笑间,陆少臣和纪深从咖啡厅出来,纪深轻咳了一声,对雪莉道:“你要不要坐我的车回去?要是愿意的话,我不介意载你一程。”

  雪莉也不是那种不识趣的女人,一听到纪深这么说,二话不说便答应了。

  一下子就剩下了陆少臣和宋相思两人,她抿了抿唇,抬头来问他:“你不用送我,我坐出租车回去就是。”

  说完,她便迈开脚步,却陆少臣长臂一拉,整个人就倒进了他结实的怀抱里。

  他用双手紧紧圈住她,在她耳边呢喃﹕“别动,我就这么一会儿就好。”他总是喜欢那么安安静静的抱着她。

  陆少臣毕竟是个男人,难免手上的力道用得有些重,困得她整个身子挪都挪不动,但她又不忍看他不悦的样子,只好就那么乖乖的让他抱着。

  这一次,他说一会儿真的只是一会儿,很快就放开了她。

  上了车,他突然问:“我们去哪里吃饭?”

  陆少臣扭头有些诧异的盯着他,瞬即恢复如常,“我们不回家吃吗?”不用想都知道,管家肯定已经准备好很多的饭菜在等着他两回去。

  “在外面吃吧!”

  其实宋相思也不太愿意在家里吃,因为陆宅的餐桌实在是太大,连吃个饭总是感觉身边空落落的,让她一点食欲都提不起来。35xs

  她轻声“嗯!”了下,便不再说什么。

  狭小的空间沉寂了好久,宋相思才低着嗓音说道:“照片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陆少臣心里诧异,却没表示在面容上,过了好一会儿,他说:“这件事是我太鲁莽,昨天我也做得不对。”

  什么?

  她只觉得自己脑子咔嚓一声,像是短路了一般,原来他昨天真的只是装睡的。

  “你昨天没喝醉?”

  陆少臣嘴角一勾,笑着说:“难不成你以为我的酒量就那么差劲?”

  想到昨晚的事情,宋相思羞涩得整张脸都红透了,立即将脸转向了车窗,试图不去看陆少臣。

  两人简单的在外面吃过后,便回韩宅。

  下了车,宋相思突然想起应该和他说一下母亲来陆宅的事情,这事情绝对不能隐瞒着。

  她有些犹疑着不知道要怎么开口,陆少臣见她在身后半天没进门的意思,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陆少臣。”她唤他,“那个她……我的生母现在就在陆宅。”

  陆少臣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之前他明明就把两人送到外地去了,还给了一大笔的钱,怎么突然又跑回来了?

  他本来想问问宋相思到底是怎么回事,但看到她那为难得紧紧咬着唇瓣的模样时,一时间心软了下去,他伸手在她头发上揉了揉,温柔地说道:“没事,你想让她来就来吧!怎么说她也是生你的人,我应该感谢她。”

  宋相思对生母不比对继父,毕竟从各方面看上去,生母对她还是视如己出的,听到陆少臣的答允时,她脸上就露出了几分感动。

  “你为什么这么爽快的答应了?”

  “傻瓜,这还需要我告诉你吗?”陆少臣伸出食指在她鼻梁上宠溺的刮了一下,“到时候我们结婚的时候,她还得来呢!这下子也好,省得到时候我去找她们了。”

  他嘴上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心里难免还是很担心的,毕竟他也不是不了解宋相思的那个继父,既然现在生母在陆宅,那么继父肯定会时常来,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情来。

  他别的不怕,就怕到时候会伤害到宋相思。

  宋相思抬起头来,“陆少臣,谢谢你。”

  “谢什么,我们还需要那么见外吗?以后这整个路宅都是你的,你想让谁来就让谁来。”

  他这话说得倒是有了几分暧昧,她感觉到自己的脸颊已经红了,怕被陆少臣发现什么,没回应直接就推门走了进去。

  关于那些照片,纪深几乎是用尽了所有的人脉才好不容易查出了幕后的操纵者,他其实心里也早已经知道了那人,只是一直没敢相信罢了。

  如墨般的夜色下,两人面对面站在天台上,沈若的脸上带着几分冷意,从她见到纪深的那一刻开始,她便没有放下嘴角的那一抹笑。

  “我真没想到你居然会去做这么无聊的事情,沈若,你变了,以前我一直以为你只是任性而已,现在我觉得你真的已经不可理喻,无可救药了。”

  她转身,面部被一阵冷风迎面袭来,她的语气也如那寒风般冰冷:“这一切不都是拜你所赐吗?”

  闻言,纪深咬牙隐忍着也过不去了,“那你这样做心里高兴吗?你这么做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对她什么好处也没有,她只是觉得心里的那口气堵着难受,她就是想找个地方发泄一下,其实在做了那件事情之后,她也后悔过,但是冲动还是超过了理智。

  “好处?”她冷笑一声,好像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我什么好处也得不到。”

  “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