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十九章 贱人你准备好了吗?

作品:重生之女配的美满人生|作者:我若为书|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19-05-16 06:11:10|下载:重生之女配的美满人生TXT下载
  你妹的打的!我劝你善良!李佳凝心里愤恨。

  不过早就料到贱人会如此说,她也不惧。

  故作害怕的抖了抖身体,战战兢兢的看着李敏华:“你撒谎!你喊着你家里这些人来,明明就是来打我的!”

  高声喊话的同时,李佳凝不忘了故作害怕的双手抱住自己,一边颤抖,一边仿佛又很委屈,好似下了天大般的决心一样,又才继续。

  “我没有偷钱!大舍各个(大家)都晓得,每个学期开学的时候,学校都要收补课费自习费,我爸爸就是晓得我要交钱,所以去出差前,就留好了这些钱给我的!可是,可是……”

  说到此处,李佳凝故作害怕,一副她不敢继续讲下去了的样子。

  边上大部份人看热闹看的正得劲,哪里愿意结束,忙就追问:“可是什么?细妹几你倒是讲呀!”

  嘴里急切着,随即看到李佳凝害怕的瞄向李敏华的眼神,当即了然,不住的打气:“细妹几你别怕,我们大家都在看着呢!她不敢打你!”

  “就是,就是,凝妹几你讲,放心的讲,我们谅死她(笃定)也不敢怎么你。”

  “对了,对了,你讲,你讲了我们才能帮你,不要怕她!”

  仿佛是这些人的打气给了她力量一般,李佳凝低下头,吸吸鼻子,一边哽咽着一边开口。

  “呜呜呜……可是她说课不补了,嗝……一个妹,嗝……细妹几读了书也没什么用,早上就要抢了我的补课费去打麻将!然后我就害怕她抢,嗝……她抢我就跑,想着跑到学校把钱交给老师,她就不敢抢了。结果她一直追,一直追,嗝……她,嗝……她那伤,明明就是追我追的太急,自己跌倒摔得,哪里是我打的?呜呜呜……大舍各个看,我这个样子,哪里打得过……”

  说到最后,她只字不提后娘,更是用简单的她来代替了称呼。

  上辈子从一开始他们结婚的时候,自己就被老子压着,逼着自己喊她娘,上辈子的自己愚蠢懦弱,也便老老实实的喊了她姆妈,可是这辈子?她休想,因为她不配!

  “你个砍脑壳的逼崽子,你说什么?你在胡说,我打死你!”

  李敏华急眼了,可她一急眼,却正中李佳凝的下怀。

  “你看!你看!大舍各个快看啊!她又要打我!!!后娘又要打我!!!呜呜呜……娘啊娘,亲娘打我毛栋草(一种小吸管粗细的芦苇草),后娘打我扁担梁,呜呜呜……娘啊娘……”

  “你跟我闭嘴!!”

  李敏华的气急败坏,更是衬托的刚才还一边连连打着哭嗝,一边悲伤哭泣,此刻却是被吓的懦弱蜷缩的李佳凝,显得是那么的可怜无助。

  这样强烈的对比,让围观的人们自认为看到了真相,大家都不由的纷纷摇头叹息。

  有些人就在心里想了。

  是啊,看着刚才凶神恶煞的女人,再看看幼小蜷缩的细妹几,真相如何还需要想吗?

  是啊,看着在众人面前,都能撒泼要打人的恶毒继母,她说的话,孩子说的话,该信谁?这还用说吗?

  也是啊,就小家伙这不足一米五的小身板,哪里是那近一米七个头的成年人的对手?说孩子打她一个大人?鬼都不信啊!

  可是众人哪里知道,哪怕李佳凝没有重生的时候,十二三岁的年纪,因为长期的锻炼,这丫都可以挑起七八十斤的担子,所以他们家的用水,可都是这娃一人承担的。

  发展到了后来十四五岁的时候,她都能挑上百斤的重量,又哪里是她那养尊处优了好多年,屁事都不干的‘好’继母可以比的?

  再说了,前头她在虐打贱人的时候,李佳凝就发现,自己这辈子的力气有些不对头,比上辈子有过而无不及,眼下怕是让她对上成年壮汉,一打二都绝对没问题!

  难道是说,自己一身的力气,是重生后老天给的金手指吗?

  李佳凝在听到周围人指着她说,自己绝不是贱人对手时,心里暗暗嘀咕着。

  而与李佳凝心里想的不同,李敏华现在直接在心里连声骂我草。

  她怎么从来不知道,这个砍脑壳的逼崽子这么会演戏?这么会撒谎?这么会颠倒黑白?

  明明就是她偷钱!明明就是她亲手把自己打成这个样子的!

  为什么?为什么这些人就是不相信自己呢?

  看看面前这些被猪油蒙了眼睛的货色们,一个个说的那都是什么?

  什么叫?“哎!凝妹几这是被逼的啊!是忍不下去了才这样滴……”

  这个该死的老婆子,她要打死她!

  什么叫?“就是,就是,我就说蛮,凝妹几也是我们大家看着长大的,一直以来都老老实实的。还记得以前她被那狠心的烫伤了腿么?那时候,凝妹几都不敢出来哭!今天可见是受了大委屈了!没有亲娘的勒勒子(小孩子)就是造孽啊……”

  这个该死的死三八,一直都喜欢跟自己作对!

  还有什么?

  “还不就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了么?都被污蔑成三只手了不说,还让这些个没有血缘的大男人来收拾一个细妹几,他们这是想要干嘛?不说有血缘的都不能跟细妹几动手,一个两个没血缘的也来上手占便宜?难怪这个细妹几要哭亲娘……”

  这个该死的倒霉货!这就是个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二流子!麻麻皮的!!!

  最气人的是,最后这二流子的话,忒他妈的毒!也忒他妈的很引人深思!如果可以,她都恨不得上前去咬死他!

  不由的,大家的目光都不期然但投向了,李敏华的爹还有她的两个兄弟。

  被众人指责怀疑的目光如此关注着,身为老农民的李家兄弟,还有李敏华那只会由妇人出头的窝囊老子,一个个的头皮发麻,也不敢冒头了。

  他们虽然是农村人,可也是要脸的呀!

  如果背上这么个要人命的没脸罪名,他们还怎么活?家里的儿女怎么见人?

  许是心里那点子,认为农村人天生就不如城里人的自卑吧?

  又许是觉得自己是外来人,强龙不压地头蛇的害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