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93章 是用一个被窝的

作品:总裁有毒:娇妻有药|作者:真绚丽|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13 10:04:15|下载:总裁有毒:娇妻有药TXT下载
  p1()

   南宫忘都要气疯了,“您必须天天运功疗伤两个小时,加上外用药物,最起码两周才能恢复。35xs两周啊!”

  两周之内,一旦发生什么意外,慕少都没法自保,想想都可怕。

  “吵死了。快点配药,配完药就赶紧滚出去,烦。”

  南宫忘一面打开配药的高精尖仪器,一面忿忿不平地嘀咕着,“是,是我烦,我陪你这么多年,就差陪你睡这一道,就被连白微比下去了?没见您烦过她呢?”

  慕临骁微微皱眉,稍微一想南宫忘如若陪着自己睡……咳咳,恶心啊。

  南宫忘等待药物配出的时候,双目担忧地看着慕临骁。

  慕少内功倾散,内力虚空,一旦这两周内最大的毒发风暴到来,这简直雪上加霜,慕少能够抵抗过去的几率,微乎其微。

  慕临骁闭着眼睛,狭长的眸子画出一道绝美的弧线,五官立体,气质卓然,美得倾国倾城,绝世独立。

  南宫忘呆呆地看着他家主子,眼前一阵阵发黑。

  怎么办,前途一片黑暗,看不到一丁点的希望,难不成,真的要眼睁睁看着慕临骁毒发身亡?

  南宫忘低头,竭力掩饰住眼底的泪意。

  连白微洗完澡,换了身新衣服,看了看时间,还不到两点,思忖着要不要现在去医院,继续下午上班。闪舞小说网35xs

  可一想到连忘忧那边估计还有什么后招,就有点惴惴不安,慢吞吞地下楼,看到苏尘耷拉着一张俊脸,坐在客厅沙发上,犹如谁欠了他八百贯似的,一个别扭小子,她才不想理他,随即跑去了客厅。

  苏伯从后厨正好走过来,对着她浅浅笑了下,问,“连小姐是不是还没用午饭啊?”

  之前接到保镖汇报,说给连白微准备的大餐,全都被一个胖妞给吃掉了。

  不问还好,一问,连白微的肚子顿时咕噜两声,小爪子捂住肚子,脸上几分羞赧,“嘿嘿,苏伯,您怎么这么神通广大呢?怎么知道我没吃饭?”

  “那现在上饭吧?”

  “要得,要得!苏伯万岁!”

  苏伯立刻去后厨传唤。

  连白微乐滋滋地坐在餐椅上,晃着两条腿,托着腮帮,静候午餐。

  “哼,真是个没良心的!你还能吃得下去呢?”

  苏尘不知道何时走到了餐厅里,掐着腰,阴测测地盯着连白微,咬牙切齿道。

  连白微吓一跳,转脸去看他。

  果然不愧是慕临骁身边的手下,和姓慕的一样,走路都像是没声音一样。

  此刻,苏尘满脸的杀气腾腾,看得连白微心头一颤,却懒得理他。35xs

  苏尘被人忽略,越发的恼火,走到餐桌前,手指头用力敲着桌面,双眼喷火,像是要吃人一样狰狞。

  “连白微,你到底有没有心?你这轻松自在的,你就不想想,我们慕少为了救你,现在身体如何?白眼狼!”

  连白微拧起眉头,疑惑地看向要自燃的苏尘,“慕先生?他怎么了?”

  他那么强壮,之前救她的时候,抱着她的胳膊那么有力,向上升的过程中,还能够将她吻得如火如荼的,他哪里有不舒服的样子?

  “我们慕少……”

  苏尘差点将慕临骁内力全空的话冲出口,还好他忍住了,转转眼珠子,哼了一声,“你这么沉,就算钢铁侠跳飞机救你,也会损伤身体啊!更别说……”

  更别说慕少为了救她,违反了地球引力和物理原则。

  “他受伤了?”

  连白微心里咯噔一下,惊得站了起来,“他在哪里呢?我去看看。”

  “哼,不稀罕!”

  “那你告诉我干什么?”

  “我不说,你自己就不知道想一想?”

  “他又没说他受伤了,我怎么能想到?看着他没人事一样。那我问你,你告诉我的目的是什么?”

  不就是想让她过去看一看他,对他嘘寒问暖一下吗?或者说,受人恩惠,要懂得感恩。

  “我……”

  苏尘语结,脸皮痉挛几下,这一刻真想掐死眼前的小女人。

  现在她的胆子越发大了,原来可不敢跟他这么一句句的不过她了。

  “连白微!”

  “干什么?有话说话,眼睛瞪这么大有什么用?”

  苏尘拳头攥紧了,压低声音危险地说,“你是真想死了,是吧?”

  “你们俩吵什么吵?还让不让慕少静心休息了?”

  南宫忘从一楼书房走出来,黑着脸喝道,眼底全是烦躁。

  慕少的情况已经够让他担忧烦恼的了,这两个还像是幼儿园小孩子一样,脸对脸、眼对眼地拌嘴。

  慕少身体情况的压力,全都在他一个人头上,他都要崩溃了。

  苏尘也是个变脸大王,立刻抛下连白微,速度跑到南宫忘跟前,低声问,“他怎么样?”

  “在休息。”

  没想到连白微也跑到了南宫忘跟前,瞪着大眼睛,担忧地问,“慕先生真的受伤了?”

  苏尘嫌弃地翻个白眼,“你滚!你算什么东西,有你什么事。”

  连白微那个气啊,真想用针缝上苏尘的臭嘴,一瞬间,脑子里进水了一般,就想把苏尘顶回去。

  “我?我是慕先生的女人!是和他用一个被窝的,同床共枕的!他哪里我没见过、没摸过?怎么着,你陪睡过?见过慕先生的全身?”

  丫的,敢和我比远近,老娘好歹也是慕临骁的情妇!

  连白微傲气地抬着下巴,不服气地瞪着苏尘,心里盼着能把苏尘气吐血才好。

  苏尘果然被她气得一张脸涨得发紫,气呼呼地磨着牙齿,却愣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南宫忘愣愣地看了看连白微,实在没忍住,噗地笑出声来。

  苏尘吃瘪的样子,真的好可笑啊!一个成天嚣张跋扈的小霸王,被一个女人噎得快要晕过去的场景,百年不遇,太解气了。南宫忘乐得几乎拿头抢地。

  苏尘拳头攥得更紧了,“你你你你……信不信小爷我……”

  连白微自我感觉这一招大获全胜,吐着舌头,得意洋洋地对着苏尘晃脑袋,真是一幅欠揍的样子。

  而连白微哪里想到,她刚才为了气苏尘所说的豪气万丈的话,都被书房里面的慕临骁,听得一清二楚。

  就算他现在内功尽失,仍旧比一般人耳聪目明,本来闭着眼睛运功疗伤的他,耳朵里绕进去某丫头嚣张的话,绝美的唇角微微勾起一丝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