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章 夜半惊案

作品:大宋皇廷缉事录|作者:宋伊|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19-06-18 16:45:44|下载:大宋皇廷缉事录TXT下载
  p1()

   夜,黑的很沉。35xs

  更夫敲响的梆子声由远及近,再搭上那扯着疲倦的嗓子有气无力地喊叫,提在手中的灯笼映照出微弱而懒散的光亮,摇摇晃晃地在空荡荡的街道上蠕动,像是游走在阴阳间的牵路人。

  “喵——”

  一声猫叫突兀的从街边的黑暗中传来。

  更夫的灯笼刚打照过去,那只融于夜色中的黑猫受了惊地眨眼窜没了影。

  “咦?”

  更夫自喃了声,朝黑猫刚停留的地方踱过去。

  墙角下,几朵梅花似的猫爪印落进灯笼那微弱的光照。

  更夫揉揉模糊的老眼,把灯笼朝侧边转了转。

  一排梅花猫爪印沿着墙边向远处延伸去,正是那只黑猫逃走的路线。再回头,将灯笼高举,更夫睁大的双眼看到,爪印是从墙头上跳下来的。

  墙头上的红梅颜色晕开,像是沾多的墨,滴坠成一条条线由粗而细挂落在墙面。

  梅花盛开的殷红,那缓缓落下的墨滴晕在灯笼的柔弱光芒中,像是令墙体有了生命,裂开了皮肉,渗出……血流!

  更夫一个哆嗦,趔趄地后退,颤巍巍地左右查看,见院门就在旁边,小心翼翼地挪步靠过去。35xs

  院门是虚掩的,更夫刚用竹梆子轻轻一探,门便吱呀着打开,就着灯笼,猫下腰从门口张望。

  寂黑的院子被灯笼投进的那点光线惊亮了一些。

  更夫撑起胆子朝院中踱步,光线也从院中移到了正厢房的门窗上。

  屋门微敞,像是张开一只幽邃的口。旁侧,被照亮的窗纸上恍惚间映出一具悬空吊立的人影……

  “啊——又死人啦——”

  一道尖悚的呼喊瞬间撕破了黑沉的夜空。

  ……

  若枫赶来的时候,院外已经聚了不少被惊醒的左邻右舍,腾腾燃烧的火把将门面照得亮堂。

  那个被吓得腿软的更夫正被人搀扶着,一脸惨白,不住地喘着粗气。

  有胆大的青年带头,几个人相拥进了院子,挑开窗户,举着火把朝里观望。

  那个被悬吊在梁上的人影清晰的映在火光之中。

  “是胡寡妇!”有人一眼认出。

  正面朝窗外的胡寡妇头发整齐的盘在脑后,面孔已被绳索勒的变形。张着的嘴巴像是急着要诉说什么,留下一个空洞的血口。35xs而她的腹部被戳破了个血窟窿,落在地上的血水就是从这个窟窿里淌出,也染红了胡寡妇的大半身。

  依稀可见被猫踩上的梅花爪印,从屋内延至屋外,纵上墙头。

  带头的那个青年推门进了屋子,举着火把绕到胡寡妇身后,未及站定便指着胡寡妇惊道:“画!有画!”

  “真的又有画?”

  院外有人听闻,壮着胆子跟进来。

  若枫尾随其后,视线穿过众人间的缝隙朝窗内观望。

  屋内的青年拾起靠放在墙角的扫帚,在胡寡妇的后腰侧推了推。吊绳晃动,胡寡妇的尸身跟着转了半圈,换做背部朝向窗外。

  窗外的人见状,纷纷倒抽凉气。

  胡寡妇的衣衫后背被撕开,袒露出一幅以背做纸,以刀为笔,勾勒而成的血画!

  这是一幅刻在人身上的画,被悬吊着的胡寡妇就像被挂起的装了轴头的直幅画卷,画中的一道道线条向外翻开血肉,犹如张开的变形而扭曲的口。

  这幅画的内容是,左侧两把竖立的长剑,其中一把剑上正刺中一条鱼,剑后又跟着许多鱼。

  “这……这又是什么意思?”有人颤声道。

  “这胡寡妇的死跟之前死在北溪林边的老孙头家女儿有关?”院外有人怯生生地提到发生在十三天前的命案。

  若枫来此之前已经听说,那具从北溪林边发现的吊在树上的尸首,后背上也留下了血画。据说是一人端坐,两手分别捧着日月。

  她便是为此画的出现追至漳州龙溪县。

  夜里听闻外面吵闹说死了人,因为住的客栈距离不远,便赶到胡寡妇家来凑热闹,不想亲眼目睹到传闻的发生。

  刻在胡寡妇后背上的血画像是在引路,又像是等待世人追破的谜。

  “让开!让开!”

  收到消息的知县大人率衙差及仵作赶来。

  若枫随院中众人退避旁侧。

  龙溪知县让人点亮灯,进入屋中,看到胡寡妇背上的画也是一怔,定了定神即刻命差役将尸首解下,仵作查验。

  仵作查看之后给出的结论是,胡寡妇身上并无搏斗争执痕迹,腹部中伤断气之后被用麻绳悬吊在梁上,所以伤口处才会淌出大量的血,死亡时间约两个时辰左右,也就是当夜亥时。死者下颚脱臼,舌头被割掉,所以张着嘴巴合不拢,而令死者致命的凶器不明,只能从伤口形态推测,好似梅花状锥形物,长三寸,最外部分铜钱大小,向内收缩成尖。

  除此,再无其他。

  众人的视线落在那些猫爪血印上,从屋内到屋外,再到墙头,蜿蜒而去,如一朵朵随风飘散的红梅。

  “猫妖……一定是猫妖……”躲在院外的更夫颤声道,“是一只大黑猫!我亲眼看见那只猫!”

  若枫不声不响地走出院子,借着候在外面的人手中的火把照亮,看到墙根下有一串已经干凝的血色猫爪印伸入夜色。

  “跟过去找找!”

  龙溪知县跟着爪印出了院子,吩咐衙差。

  “喵——”

  就在这时,对面的房檐上传来一声轻飘飘的猫叫。

  众人举着火把照过去。

  一只黑猫站在屋顶,居高临下,瞪着一双绿幽幽的眼睛。躬了躬身子,陡然间纵身跃下,一头扑进若枫的怀中,喵喵叫着,很是亲昵的贴着脑袋在若枫身上来回蹭。

  刹那,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这个面生的青衫女子。

  在她的怀中,那只黑猫正挠动的爪子上有凝干的污迹,分明像极了暗色的血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