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377.收获的季节

作品:带着仙门混北欧|作者:全金属弹壳|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6-13 12:00:59|下载:带着仙门混北欧TXT下载
  还是陈松眼疾手快,他一看道哥被牛角给挑飞了,赶紧伸出手臂去奔跑着接应道哥。

  可怜道哥一口气还没喊完,剩下的吼叫声变成了惨叫声。

  更惨的是陈松没有接应到它,就差一步之遥,道哥从陈松眼皮底子下摔在草地上。

  还好,牧场里长着厚厚的牧草,加上道哥长得也是皮厚肉糙,这一下摔的倒是不严重,只是吓到它了,此后它在陈松怀里瑟瑟发抖。

  陈松跟哄小孩一样轻轻拍它的小翘臀安慰它:“没事没事,不怕不怕,你说你瞎积极什么?没看见大家伙都不敢上前吗?这会你倒是胆气大了。”

  道哥委屈到抽搐:“哼哼唧唧。”

  板凳狗们才是真的凶猛,看到带头大哥被挑起来坐了土飞机,它们顿时勃然大怒。

  沙发从正面吼叫吸引公牛的注意力,另外三条狗不声不响从侧面和后面展开攻击。

  莱茵担心狗叫声惊吓到待产母牛,他赶紧上去拉走了沙发:“别叫了。”

  “这下子怎么办?”卢克惴惴不安的问道。

  莱茵说道:“去吧哥布尔叫过来,哥布尔天不怕地不怕……”

  “你想让他死吗?”陈松没好气的说道。

  哥布尔还真是什么也不怕,他肯定不怕这头牛,说不准会跟这公牛来一场赤膊大战。

  但大角牛中的公牛有六百公斤的体重,牛角长度有一米多,估计只要一下子,陈松就得养他一辈子:即使弄不死他,也得弄他个终身残废!

  想了想,陈松说道:“去吧白哥弄过来。”

  白哥回到庄园后没痛快的跳舞过了,他准备让白哥跟这公牛跳熊舞来开心一下。

  可是白哥也不傻,被一根黄瓜逗过来后,白哥看到愤怒的公牛。

  于是它就眨巴起了大眼睛:我这么萌,你辣么凶的瞪我干什么?

  陈松挥手道:“白哥,上!给爹赶走这头牛!”

  白哥调转屁股就跑,晃着一身肥肉跟个拖拉机似的,一溜烟就跑远了。

  道哥看的很钦佩:是个聪明熊。

  白哥这一跑,陈松没辙了,这真是把手腕都使尽了。

  看他们一行人手足失措,安吉丽娜说道:“等我十分钟。”

  她开车离开庄园,回来后下车的时候提着一杆枪,隔着几十米举起枪口对准大角牛就是痛快一枪!

  大角牛没反应过来,几十秒钟后它的眼皮沉重起来,咣唧一下子趴在地上睡着了。

  安吉丽娜从警察局借来了一支麻醉枪,陈松意识到庄园里以后也得准备这么一把枪才行了。

  守护待产母牛的一共是四头大公牛,但就被枪击的那一头最是易怒易激动,另外三头只是围在母牛身边。

  安全起见,安吉丽娜挨个给了它们一枪。

  放倒这些公牛,剩下的母牛就好办了。

  事实证明他们忙活这一通是很有必要的,大角牛的生产很容易遇到难产问题,这是制约它们族群数量不能提升的重要原因。

  还好卢克去上过一堂牛生产课,他和莱茵配合着用绳子拖出了小牛犊,帮陈松解决了保大还是保小的难题。

  小牛犊子出生后可不跟小马驹那么矫健,它虽然也是生下来就能走了,但却非常虚弱,四条小细腿颤颤巍巍的一个劲哞哞叫,看起来怯生生的很柔弱。

  母牛伸出舌头对着它就是一阵舔,看过之后陈松忍不住感叹道:“舔狗算什么?这舔牛才是牛。”

  卢克斜睨莱茵一眼揶揄道:“以后我不会再叫你舔狗了,你应该叫舔牛。”

  “法克鱿。”莱茵气哄哄的骂道。

  正好他们要收获向日葵了,陈松回去砍了两个瓜子盘给母牛带了过来,这是给母牛补充营养的好食物。

  瓜子富含油料,它拥有牧草所没有的清香味,所以当陈松把瓜子盘递给母牛的时候,母牛不加犹豫就叼在嘴里咀嚼起来。

  小牛犊无师自通的钻到母牛身下去喝奶,闻讯而来的哥布尔兴奋的说道:“我们终于有自己产的牛奶喝了!”

  “自己产的?”陈松觉得这话哪里不对劲。

  哥布尔才不在乎自己话里的语病,他兴致勃勃的说道:“根据我的经验明天早上我们就可以享受新鲜牛奶了,你们等着吧,我来挤奶,明天早上让我们喝鲜牛奶吧。”

  庄园再添新丁,大家伙心里都开心。

  陈松留下莱茵照顾母牛和小牛,其他人继续收拾向日葵田。

  可怜鸡鸭们刚来到这片农田没多久,然后它们的乐园就被砍掉了。

  还好向日葵田地非常广袤,他们一时半会搞不定。

  这样农田里就热闹了,不断有鸡鸭的叫声响起,时不时还有鸡鸭拍打翅膀飞起来。

  陈松不得不隔三差五的叮嘱众人:“小心脚下,不要踩到鸡窝鸭窝之类,里面很有可能有鸡蛋和鸭蛋。”

  庄园里的鸡鸭们养的肥实,这样既然庄园添新丁了就得庆祝一下,陈松说道:“咱们逮几只肥鸡回去炖着吃。”

  哥布尔问道:“为什么以前生出小马来的时候,咱们不炖鸡庆祝?那不也是添新丁吗?”

  陈松说道:“生出小马算什么添新丁?这次是安吉丽娜加入了咱们庄园!”

  安吉丽娜:受宠若惊!

  鸡鸭:日里妈,她来凭什么吃我们?

  虽然种植园几乎每天都要出产蔬菜,可向日葵出产量巨大,所以给陈松带来的收获快感非同一般。

  陈松挑了最大一个瓜子盘抱在怀里磕了起来,新鲜的瓜子皮有点酥软,要嗑开不容易。

  不过鲜瓜子带有独特的清香和甜味,这跟炒熟的瓜子不是一种风味,陈松很是喜欢,这样吃起来倒也带劲。

  先前不知道逃到哪里去的白哥回来了,它看到陈松在愉快的嗑瓜子后眼睛一亮,四条粗短的小腿迈的飞快,跟一阵胖旋风似的奔了过来。

  哗啦啦,白哥闯进向日葵农田就跟一头熊闯进玉米地一样,向日葵杆顿时倒了一地。

  陈松一把拧住它的圆耳朵问道:“干活时候找不到你,吃东西时候你就冒出来了?”

  白哥端端正正的坐着,态度很明确:犯错要罚站。

  陈松递给它一个瓜子盘,它塞进嘴里咀嚼起来,这样吃了两口压根不好吃,它一把扔掉瓜子盘又嗖嗖嗖的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