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八十三章 血统之死

作品:猎妖高校|作者:郑重骑士|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16 01:20:06|下载:猎妖高校TXT下载
  “三百年前,一座伟大的学校突破血脉的藩篱,在布吉岛上成立了。今天,我们就站在这所学校中,站在这片浸满了前辈心血与汗水的土地上。”

  “这座学校的成立,如普罗米修斯从天国窃下的火种,给成千上万没有血脉传承、缺乏系统学习方式的求知者们带来了新的希望。”

  “这座学校的成立,正如黎明之前冉冉出现的启明星,昭示了现代魔法文明的爆发。”

  “然而三百年后的今天,我们必须承认,血脉的歧视并没有从巫师世界消失,缺乏天赋的年轻巫师们仍旧被那些自以为是的小团体拒之门外。”

  “他们叫嚣着‘没有高贵的思想,只有高贵的血统’,他们坚持着‘教育的本质是激发、引导学生的天赋’,他们实践着狭隘的‘自由与正义’,并引以为傲!”

  “他们的顽固立场,严重背离了第一大学建立的初衷!”

  “这不是无名校长所希望看到的学校!”

  “今天,我们聚集在这里,就是要让更多人睁开眼,看看头顶这片肮脏的天空,这片带着血色的天空……有声的呐喊出来!有力的举起你的胳膊!有心的贡献你的智慧!”

  “这是第一大学的‘神圣意志’!”

  “这是春天万物复苏前,炸响的那一片雷声!”

  “这是代表先进方向的我们,对落后势力的‘裁决’!”

  ……

  ……

  青石上,那位演讲的瘦高巫师挥舞着胳膊,表情激动,语气激昂。

  青石下,围观的年轻巫师们越来越多,欢呼声、口哨声、喇叭花过载后沉闷的爆裂声此起彼伏,间或夹杂着一些青白色的闪光,那是闻讯而来的记者在拍照摄影。

  就连距离这片小广场不远处的临钟湖岸,都有十几个鱼人脑袋浮出水面,听的津津有味。

  郑清与两位同伴站在人群外围。

  虽然那位年轻巫师没有使用扩音咒,也没有使用类似的炼金用品,但细微的寒风却很好的帮助了他,让他的声音传到了更多路过的学生耳朵里。

  郑清站在人群外围,眉头紧皱。

  “我一直以为,他们两家只是在争第一。”年轻的公费生很明显捕捉到了这番演讲更深层次的内容,语气有些严肃:“怎么听上去这个矛盾还有扩大化的倾向?”

  很显然,站在青石上的那位演讲者极有可能是一位来自‘神圣意志’的巫师,而他所抨击的,正是血友会所坚持的那一套理论。

  在郑清的印象中,学生社团的矛盾,大体就是社团联合会议上座位之争,或者学生会的政策讨论会议上‘东风压倒西风,西风压倒东风’这类文绉绉的对立。

  再不济,不同社团的成员在公告栏里张贴几篇阴阳怪气的檄文,或者隶属不同社团的猎队在猎场上拼命厮杀一场。

  而眼下,他听着小广场上的演讲,忽然琢磨出一点不太对劲的味道。

  雷哲的神圣意志,抨击的不仅仅是血友会,还有站在血友会身后的那个庞然大物,阿尔法学院——或者说,是阿尔法学院一直坚持的教学理念。

  与郑清专注听演讲不同,萧笑则在全心全意的做着笔记——因为记录速度太快,以至于羽毛笔的毛奓(zha)开,他都来不及捋顺。

  听到年轻公费生的质疑后,萧大博士只是摆摆手,示意道:“稍后谈,先听,别说话。”

  郑清闻言,只好把一肚子困惑死死捆住,坐等博士释疑。

  幸运的是那位巫师的演讲已经接近了尾声,正在用一连串排比、比喻等,来加强他演讲的节奏与气势:

  “……同学们!我注意到,今天站在这里的年轻巫师,有许多都出身历史悠久的巫师家族。他们并没有桎梏在狭隘的血脉与传承之中,而是勇敢的拥抱了这所学校的神圣的意志!”

  “而他们,并不是我们唯一的战友!”

  “我们来自白丁的社会、来自贝塔镇北区的陋巷、来自丹哈格、来自四季坊、来自荆棘古堡阴暗的地下室、来自莱茵河畔隐秘的营地、来自沉默的墓地、来自璀璨的星空、来自蓝星之外新世界里那些被开拓出的荒原与密林!”

  “我们来自已知的各个角落,为了一个伟大的梦想站在了这座校园里!”

  “这所学校已经迷失了方向!”

  “我们有责任解救它,让它重新找到正确的道路!所以我们要为此而战斗!”

  “当我们战斗的时候,不能后退,不能投降,不能放弃!”

  “直到胜利,然后,我们可以笑着拥抱在一起——在那时,对我们所有人而言,巫师,这个词将被赋予全新的含义。”

  “他将不会因为血脉的差异而厚此薄彼,不会因为出身的不同而心怀怨愤,不会因为努力而丧失对这片星空与脚下道路的信心!”

  “他将坚定的行走在‘道’之上,为我们的后人,开辟更为遥远的未来!”

  “同学们,今天,我站在这里对你们说,虽然眼前的道路充满坎坷与荆棘,但是绝不会成为阻碍我们前行的梦魇,相反,透过那模糊的梦境,我们可以看到迷雾中的未来……那真实不虚的,充满公正与平等的未来!”

  “他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他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他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①。”

  “他与我们的距离如此之近,几乎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而我们的对手,囿于传统与古老的桎梏,步履维艰,前途无亮。”

  “血统过去曾经活着。它在最黑暗的那些年代,保存了巫师的传承,像一位狂风中抱着蜡烛前行的旅者,令人敬仰。”

  “血统今天快要死了。它在最光明的世代,顽固着它的立场,吝惜它那豆大的烛光,全然不顾烛光之外,有一轮灼目的太阳。”

  “血统已经没有未来了。就像一头跋涉在沙漠里的河童,每走一步,都在耗费它月盘里不多的精华。”

  “我们每个人丢出一粒沙子,终将汇成沙海,淹没那奄奄一息的过去。”

  “最终堆积起来的沙丘,就是血统的坟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