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八十四章 施虐者

作品:洪荒祥瑞|作者:葱爆红烧肉|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06-13 12:24:36|下载:洪荒祥瑞TXT下载
  麒麟从空中落下,考虑着要如何接触这些看起来已经拥有社会秩序的人类。

  杂乱的马蹄声随风传来,他循声看过去,一队八个人,穿着皮甲拿着长剑的骑兵冲出了城堡,狂笑着冲进了农田里,随意的砍杀他们视线里的每一个农夫或者农妇。

  鲜血喷涌,惨叫声不绝于耳,等到骑兵们呼啸着踩烂了无数田里的作物后,又狂笑着返回了城堡。

  只留下一地零碎的尸体,以及侥幸躲藏起来没被杀死的农民,心惊胆战的走了出来,回到田里,清理着自己丈夫或者妻子的尸体,试图挽救一些还完好的庄稼。

  “什么情况?”即便是没有清晰五官的蓝光分身,也能感觉到其面部的震惊,“这些骑兵血气充裕,一个顶得上八九个忙碌的农夫,为什么还要砍杀农民为乐?”

  他回想起了前世一些零碎的记忆,“我记得中世纪时,贵族们将农民视为田野杂草,动辄就砍杀取乐,甚至有人为了让父亲将财产分给他,就去农庄屠杀自己父亲的农奴。古希腊时,斯巴达人也在农田中猎杀奴隶作为训练任务,这些人不像是训练,更像是前者那样杀人取乐或者蓄意报复!这些畜牲!”

  麒麟顿生怒意,他前世为人,一直对人有所偏爱,哪怕如今破碎星空的人族并非洪荒人族后裔,他也没有因此觉得其渺小,甚至连柯蓝人于他有所帮助,他也不介意花费些时间精力回报他们。

  但是这些骑兵明明身体素质十倍于农奴,即便是和那些娜迦正面交手也有胜算,却肆意屠杀农夫为乐,这种屠杀弱者来取乐的行为,即便是洪荒众圣也干不出来!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那是表示天道无私,一体同人,无论人妖仙佛鬼,在众圣眼中都别无差别,一位金仙陨落和一名凡人死亡对他们来说并无太大差异!

  他顿时放弃了原本的想法,这个世界的人族秩序在他眼中已经坏掉了,如果柯蓝人决定迁移到这里,他要全力推动柯蓝人解放并且同化这个世界的人族,如果柯蓝人放弃迁移到这里,那这些事他来做!

  花费一百年的时间,对他来说如同打了个瞌睡,却能拯救这个星球上数以百万的人类!

  “我乃洪荒祥瑞仁兽,当行大仁大义之事!”

  募然之间,麒麟对于自己的身份有了些别样的体会,“若是昔年的地球也曾有过麒麟,想必也是行善救人,才被奉为仁兽的。”

  心中有了想法,他却没有冒然出现,而是就地盘坐下来,静等天黑。

  ……

  夜晚降临,格拉贡麻木的回到了自己的小木屋中。

  今天的月色有些黯淡,屋里也是漆黑一片,但他早就习惯了,反正屋里就只有一张木床,一张木桌和两个木凳,都是自己亲手做的,因为木刺没有清理干净,坐上去还会有些刺痛。

  他呆坐在屋里,不想动,也不知道该去睡觉,还是做些什么别的,今天城堡里的老爷们又出来杀人了,他侥幸活了下来,可怜老斑鸠,老婆和女儿都死在了田地里,他都快三十了,农奴们活到三十岁以上的少之又少,眼看着没几年活头,却遇到了这种事,真是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格拉贡要年轻些,他才二十二岁,虽然牙都开始掉了,但还有几年活头,只是他太穷一直没能娶到老婆,现在看来,没娶老婆也不是坏事,老斑鸠当初为了老婆去海里给老爷们捞珍珠,差点死在了那些蛇怪的手里,结果辛苦了这么多年,养活老婆,养大了女儿,却都死在了老爷们的剑下。

  格拉贡是农奴们的粗鄙俚语,表示男人的子孙根,格拉贡他爹也是农奴,他爷爷也是农奴,他爹十六岁生了他,十九岁那年运气不好,去河里抓鱼被蛇咬死了。

  他爷爷当时才三十岁,就把他收养着,但是人老了体力不行,勉强把他带大到了十岁,就在给老爷们拉车的时候摔了一跤,被老爷一脚踢死了。

  格拉贡一直很伤心,但是没有想过报复,农奴哪能打的过老爷呢?老爷们的剑就像寒风一样锋利,老爷们的盔甲跟岩石一样坚固。

  他只是很难过,记得小时候,城堡里的老爷还是不错的,偶尔打猎抓到了猎物,还会把不要的内脏丢给农奴们吃。

  后来老爷的儿子长大了,小老爷脾气暴躁,还特别厉害,一跟老爷呕气,就出来城堡拿农奴出气。

  一开始是鞭打,后来是暴打,再后来就是挑出一个不顺眼的拉出去砍死,老斑鸠他爹就是这么死的。

  后来农奴逃走了不少,老老爷把小老爷呵斥了一顿,小老爷就不再杀人了,而是跟以前一样鞭打,一年能抽坏十几条马鞭,又让农奴们去鞣制皮子做新的。

  再后来……格拉贡想了想,是什么时候来着,好多人拖家带口的逃难,据说是一位老爷的领地被另一位老爷占领了,不少人就逃了出来,那些人说自己是什么镇民……来自一个什么镇子。

  他听不太懂,镇子是什么?更大的农庄吗?

  那些人本来还挺不愿意当农奴的,结果被小老爷带人砍死了十几个,又把里面好看的女人都抓进了城堡里,剩下的都被逼着当了农奴。

  后来,小老爷就又开始杀人了……不过小老爷长大了,不光杀人,还会出去打猎,有一次据说他是要去杀蛇怪,结果老老爷还带人去接他,然而老老爷没回来,就小老爷带了几个人回来,也没见到蛇怪的尸体是什么样子。

  小老爷就变成了老爷,他也不去杀蛇怪了,每年心情好的时候,杀个两三回农奴,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杀个一回农奴,然后就出去不知道从哪抢女人回来……

  格拉贡挺羡慕的,他也想睡女人,可是他没钱,老爷们要女人可以直接去抢,他也不知道哪能抢到,想跟老爷们买那些老爷玩腻了的女人当老婆的话,还特别贵,要么就得去拿珍珠、宝石去换。

  他不知道宝石是啥,又害怕蛇怪,不敢去捞珍珠,就只能这么单着,过几年兴许就死了……

  “死了好啊,”格拉贡突然自言自语着“死了就不会饿,也不会冷,不用给老爷交税,看老爷玩女人,还被老爷们割喉了……”

  漆黑的屋子里,突然明亮了起来,他疑惑的抬起头,一个高大的水蓝色人形光团,跟人似的站在他面前,微低头看着他,发出刺耳的像是冰块摩擦的声音“你真的想死吗?”

  格拉贡呆呆的抬头看着人影,反问道“你是谁?”

  光团说道“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格拉贡脑子里僵硬的回想过那些往昔的画面,依然有些呆滞麻木的说道“我不知道,如果我能跟老爷们一样玩女人,吃肉,打猎,随便杀人,我可能就不想死了。”

  “我可以让你跟老爷们一样玩女人,吃肉,打猎,但是不会允许你随便杀人,如此的话,你愿意追随我吗?”

  光团问了一句,却又抬起手臂,点在了格拉贡满是污垢甚至还有不少脓包的额头上。

  格拉贡不由得打了个冷颤,一股冰凉的气流从他的额头钻进了体内,在他浑身上下邮走了一遍后,全都汇聚到了他的大脑里。

  冰冷的感觉让他的思维突然变得清晰和快速,一些从来没想过的东西,一些从来不知道的信息也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几分钟后,在填鸭式的信息灌输下,已经和之前判若两人的格拉贡眼神坚定起来,他外表依然是那个不起眼的农奴,但他的眼神却绝对不属于一个农奴。

  他照着记忆里的画面那样,单膝跪在了光团面前,声音清楚而真挚的说道“遵从水之道,请允许我侍奉于您!”

  光团将手掌舒展,虚放在格拉贡的头上,语气严肃“水之道,是自由的秩序,这世上最柔弱莫过于水,就像是你和你的同族们,这世上最强莫过于水,高山峻岭,钢铁岩石,水无所能阻挡,你将成为我的骑士,我将指引你,拯救你的同族!”

  格拉贡的脸上骤然多了一层光辉,那是如同殉道者般的勇猛无畏的光芒,他在麻木的等待死亡中,突然找到了生命的价值。

  ……

  信仰,在麒麟的心里这一直都是一把双刃剑。

  前世的记忆让他并不喜欢这个东西,连带着在洪荒的时候,他对西方教的好感也没多大,只是没有大腿可抱,秉承着拿来主义的思路,他还是决定跟着佛门二圣混。

  但最后的冲突也证明了,涉及到了利益相关,就算是圣人也不能免俗。

  但是对于这个星球上的人族来说,生存、繁衍以及最基本的自由和安全,是他们完全没有的东西,现代人习以为常的东西,甚至洪荒人族都拥有的东西,他们完全没有。

  麒麟不是革命者,也不是人权先锋,他不会把自己的世界去花在解放这个世界的人类后,再去给他们科普人权的重要性,进行扫盲或者素质教育。

  说难听一些,白送的东西没人珍惜,自由平等也是一样的,被外力脱离了奴役和压迫的种群,过个些年自己又会主动找个主子。

  就像是很多人对待上级恭敬胜过对待父母,生怕有一星半点应对不周,领导就会发怒让自己失去饭碗。

  殊不知如此只会让领导们压迫更多的人,并且对于忍气吞声习以为常。

  所以麒麟选择更粗暴一点的做法,先解决基本的,必须的,这些人已经无法自己获得的东西,给他们一个机会,让他们知道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一件东西。

  做选择的权利。

  至于在此之后,他们如何选择,是否珍惜自己的选择。

  那一样是他们的权利和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