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十章 有恩必报,灵龟化形

作品:洪荒祥瑞|作者:葱爆红烧肉|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06-08 19:19:34|下载:洪荒祥瑞TXT下载
  无名大河处,浩荡河水汹涌澎湃,不知所来,不知所往。

  大河岸边立下一座巫族城寨,城头挂着的大旗上乃是玄冥祖巫的印记,就知道这支巫族部落乃是奉玄冥为祖。

  此时河岸边已经人工堆起一座数百丈高的土台,三位巫族巫祝,十八位大巫,四百八十七位煞气十足的巫族精锐战士正各自按着方位站在土台上。

  一名高大无比的大巫头插蓝色鸟羽,正用巫族语言向巫祝询问着:“三位智者,我族战士已经立下法坛,还要多久才能请下祖巫神力,将那河中巨龟斩杀?”

  巫祝中的一个行礼道:“族长莫急,那巨龟畏惧我族战士的力量,百年来都潜藏水底不曾浮起,这次请下祖巫神力,必然能将她一举斩杀!只是玄冥祖巫离我等所在太过遥远,还要等太阳变换一次位置后,才能将力量降临。”

  族长点点头:“好,我这就让战士们耐心等待,等太阳移动后迎接祖巫神力!”

  如今妖族天庭虽然立下,却还没炼制周天星斗大阵封锁洪荒天幕,垄断亿万星辰之力,所以周天亿万星辰都清晰可见,洪荒大地也无有白天黑夜之分,洪荒生灵计时也只能依靠周天星辰自然移动的位置进行计算。

  时间渐渐流逝,阴冷酷寒无比的死气凭空在土台上凝聚,方圆百里之内,无数躲藏在水里、林中、山上的先天生灵惊慌失措的从温暖的巢穴中逃出,慌不择路的朝着尽可能远离这里的方向狂奔而去。

  而在土台处,三位巫祝已经用巫族语言唱起荒凉古老的晦涩歌曲,以十八位能斩杀天仙修士的大巫为首,四百八十七位杀生无数的巫族战士跟着跳起巫族的战舞,苍凉古老的气息越发浓厚,那死气带着抹杀一切的意志渐渐成型。

  大河汹涌的水面顿时掀起波涛,十余丈高的浪花翻滚不休,仿佛下面有什么巨物正在挣扎翻滚,而在土台上空,比山岳还高大,狰狞可怕的巨兽渐渐成形,浑身惨白骨刺,双眼中只有将一切生机抹除的冰冷残酷。

  三位巫祝突然高声狂呼,那白骨巨兽无声咆哮,猛然间化为阴寒至极的死亡力量朝着大河涌去。

  吼!

  一声兽吼如天雷炸裂,坚固无比的土台在这吼声中颤抖,无数深不见底的裂纹突然出现,众多巫族战士本就在承接祖巫之力后面色惨白,此时又突然受了重创,上百巫族战士口吐鲜血,竟是气绝当场。

  剩下的众多战士也虚弱无比,唯有十八位大巫靠着肉身强悍撑住,将三位巫祝护在中央,那部族族长上百米的高大身躯如同参天巨木,指着天空大呼道:“那是什么先天生灵?”

  天空之上,一亩方圆的黑云从天而降,显露真身的墨色麒麟双目如电,浑身墨玉般的鳞片一抖生出无穷水汽,漫天玄阴真水化作九十九条龙形,倏忽间飞扑而下,直冲向那被他一喝停滞了瞬息的玄冥祖巫之力。

  轰隆隆!

  如同山崩地裂般的巨响声震耳欲聋,方圆千里内的生灵都惊慌失措的试图逃离出去,霸道无比的余波横扫四方,天柱般的土台咔嚓一声从中断裂,带着守在土台上的巫族战士猛然摔下,尘土飞扬之中响起无数哀嚎。

  天空中的麒麟却没有丝毫放松之色,他仰天咆哮一声,再次凝聚无穷玄阴真水,更将前蹄化为龙爪临空比划,接着将手臂一抖,菩提手串应念飞出,将无穷水汽尽数吸纳,接着十三枚玄奥之极的先天神文隐隐浮现手串正中,带着风雷之声向下落去。

  足以刺瞎人眼的惨白光芒从那飞扬尘土中亮起,那白骨巨兽踏空飞起,看起来没受到丝毫损伤,巨兽将身一抖,无数白骨精芒破空向着麒麟飞来,正好撞上落下的菩提手串。

  涛涛水声如江河奔流般响彻空中,十三枚先天神文大放光芒,隐隐组成一段咒文,菩提手串青光莹莹亮起,却听一声声咔嚓咔嚓的声音响起,却是极阴极寒的无匹寒气生出将一切冻结成冰,白骨巨兽放出的精芒也被尽数冻结,这寒气甚至顺势而下,将那白骨巨兽也冻在冰柱之中。

  天空中的麒麟见状松了口气,将脚下水云一收,合身向着翻滚撞来!

  轰的一声巨响,冰云冰柱都被撞成漫天碎片,死气阴气为之一空,麒麟凝神防备了半晌,终于确定这一方巫族召唤来的祖巫神力已经被他彻底打散。

  “呼,都天魔神名不虚传!这还只是玄冥祖巫应仪式召唤下的些许神力,若是那些巫族以血祭召唤祖巫神力,或者祖巫亲临,又会是何等难缠?!”

  麒麟心有余悸,想起那鲲鹏当初还吹嘘和后土祖巫交手,却被穷奇扒皮说他被打的满地找牙,现在想来那厮竟然能从后土祖巫手中逃得性命,也算是不凡了!

  毕竟十二祖巫这等存在,除了身具混沌钟的东皇太一或者伏羲女娲之外,妖族之中当真是无人能挡啊!

  “路漫漫其修远兮,修行之路任重道远啊……”麒麟心中暗暗道,经过鸿钧二次讲法后他也是进步不小,眼看就能摸到大罗金仙的门槛,若说没点傲然之心也是假的,此刻却被现实当头一棒,提醒他天下能人无数,自己还只能勉强自保。

  收拾了一番心情,麒麟又召唤出漫天玄阴真水,将那被土台压住的巫族尽数冻死,反正妖族和巫族已经是不共戴天,说不定哪天就是一场大战,此刻若是留情毫无意义,况且他们召唤玄冥神力先要杀死巨龟,也犯了他的忌讳。

  麒麟脚下踏着水云落在大河上方,左右看了一下,低喝一声,汹涌澎湃的大河就骤然顺着中间往两边分开,河面两分直透河底,却见一头庞大沉重的巨龟正死死的将自己陷在河底淤泥当中,半点不敢动弹。

  麒麟吼了几声,却见那巨龟毫无反应,不由得心中好笑,玄阴真水应念而生,化为四条粗如万载古木的粗黑手臂,沿着四角抓住巨龟背壳,只听轰然一声巨响,将那巨龟从水底硬拔了上来!

  巨龟惊慌失措,四肢和头颅都在空中疯狂摆动,还试图以天赋控水之能召唤水流保护自己,然而在麒麟这金仙级的水行神兽面前,她那点天赋简直可笑,直到麒麟落在她的面前,这巨龟才惊呼道:“墨麒麟?是你?”

  麒麟哈哈一笑,张口一吐,一道金光就突然没入那巨龟眉心,接着巨龟浑身颤抖,麒麟见状将她放下,又令河水重新合拢淹没巨龟,他又召唤河水汇成洪流,将那岸边的巫族城寨彻底冲垮,这才以玄阴真水冻出一座百丈冰床,趴在冰床上闭目调息。

  忽忽间十余日过去,大河中突然响起接连闷响声,接着河浪翻滚,水花四溅,巨大无比的龟壳突然从河底浮了上来,仿佛一座大岛悬在河中。

  麒麟站起身来,却见河中一道水浪突然喷出冲到跟前,水浪散去,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穿着一身水色云衫俏生生的行礼,清脆道:“徒儿拜见师父,感谢师父救命点化之恩!”

  “哈哈哈,起来吧!”麒麟哈哈大笑,“当年你助我渡河,如今我度你入门,也是你我一段缘分。”

  这巨龟所化的少女脆生生道:“徒儿还没有名字,还请师父赐名。”

  麒麟沉吟道:“你师父我混到现在还没有个名字,倒是要先给你取名了……也罢,本来想叫你龟灵的,不过这名字有些晦气,若是被人飞来一剑把我斩了就不好了……你也是水中灵兽,就叫水灵吧,这名字虽然俗气了些,却也顺口。”

  水灵脆声道:“多谢师父赐名,只是师父还没有名讳么?”

  麒麟笑道:“确实……嗯,暂且不急,且等我下次听完你师祖讲法后,恳请你师祖为我赐名,如此也算是多了一张护身符,以后行走洪荒多份依仗!”

  水灵好奇道:“我当年和师父相遇时,师父还说是要去不周山见识一番,如今师父修为已经深不可测,我竟然还有了位师祖?不知师祖又是何方神圣?”

  麒麟失笑摇头:“我如今的修为也只能算是勉强自保,我传你的【玄水诀】你要仔细修行,不可懈怠,至于你师祖是谁,暂时还不便告诉你。”

  水灵俏皮的扮了个鬼脸,麒麟看着好笑,眼见那河水中的巨大龟壳还在起起伏伏,他摇身化为人形,将手一招,玄阴真水化为细密罗网将龟壳笼罩,接着喝了一声一手虚引,沉重如山的巨大龟壳便被他从水中拔起。

  麒麟左右看了看,对水灵道:“这龟壳随你在水中修行千年,本身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灵宝,我便出手为你将它炼化,也算为师收你入门的一分见面礼,你且在附近找个地方待着,快则三日,慢则五日我就能完工!”

  水灵乖巧点头,麒麟脚下一跺,整个人便腾空而起,接着大河突然咆哮出声,无穷水浪翻滚起百丈水墙,将龟壳和麒麟都笼罩在内,此景蔚为壮观,却让人看不到分毫内里的情景。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