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五百零二章 连狗都嫌弃

作品:家有萌妃初养成|作者:金苗苗|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6-26 03:04:18|下载:家有萌妃初养成TXT下载
  p1()

   顾品学以为安夕颜会因为这事气恼自己,好几天不理自己,让他意外的是,第二天天刚擦黑,她就又提着食盒和小包袱来了。35xs

  今天提来的正是牛肉馄饨。

  白白胖胖的馄饨飘在大碗里,上面还撒了碧绿的葱花。

  肉馅是安夕颜闭着眼睛剁的,馄饨皮是她在厨娘的教导下手把手教着擀的。

  虽然厚薄不均匀,但好歹也算是面皮,包上馅料,煮好了看着也像是那么回事。

  今天她还把小家伙给抱来了。

  现在天还早,顾品学猜她应该还没吃,但食盒里只有一副碗筷。

  “我去拿个碗匀一半出来。”

  他起身。

  “不用。”

  安夕颜却急忙冲他摆手。

  “我还不饿。”

  她道,望着他的眼神却有些闪烁。

  “你吃吧。”

  她抱着小家伙转身,眼睛不敢再往他这边瞟。

  忙了一下午,顾品学还真有些饿了,这些馄饨又是她亲手做的,他更迫不及待的想要尝尝味道。

  谁知道,勺子刚舀起一个白白胖胖的馄饨,都还没送到嘴边,安夕颜怀里的小家伙竟突然冲他狂吠了起来。

  汪汪汪的一连叫了五六声。

  “闭嘴!再叫小心把你炖了!”

  更没想到的是,安夕颜不但没安抚它,还拍了拍它毛茸茸的脑袋,恶狠狠的冲它威胁了一句。35xs

  这下,顾品学奇怪了。

  上次他说要把小家伙炖了,她望着自己的眼神可是都恨不能要吃了自己。

  “里面有毒?”

  他举着勺子笑看向她。

  “是啊!不止有毒,还是剧毒!你吃了马上就会七窍流血,肚子肠子全都烂了,我看你敢不敢吃!”

  一肚子气的安夕颜也没解释,而是气呼呼的赌气道。

  顾品学看她这个样子就知道这馄饨不可能有毒,但这么生气倒是有些不正常。

  他低头看了一眼勺子里的馄饨,难道……

  一口咬下去,嗯,果然,没有剧毒,但和剧毒也差不多了。

  咸得齁人也就算了,牛肉馅料老的压根就咬不动。

  看到他整张脸都嫌弃的皱了起来,安夕颜的挫败感更强了。

  “有没有那么难吃啊?我明明是全都按厨娘说的做的啊!”

  她一屁股在顾品学的对面坐下,谁料,她才刚坐下,怀里的小家伙就又叫了起来。

  这回,它是冲着桌上的馄饨叫的。

  “你还好意思叫!我可是王妃,你能吃到我亲手做的馄饨,是你前世修来的福分好不好!”

  安夕颜又拍了一下它的脑袋。35xs

  可是,小家伙并未理会她的话,而是继续叫着,望着桌上馄饨的乌溜溜大眼睛里还有一抹惊恐。

  这下,不用安夕颜多说,顾品学全都明白了。

  肯定是她在厨房做好后迫不及待的先给小家伙尝了,因为味道实在是太让人不敢恭维,以至于小家伙现在对碗里的馄饨都有了心理阴影。

  “它吃了没旧病复发也是它的福分。”

  他忍笑道,这馄饨足以称得上是他这辈子吃过最难吃的,但因为是她亲手做的,再难吃他都愿意吃。

  所以,这么挤兑了她一句后,他又低头继续大口吃了起来。

  “你……”

  安夕颜气呼呼瞪着他,却又无话可说。

  在厨房,刚做好她就迫不及待的尝了一个,牛肉老得差点没崩了她的牙。

  跟着她在厨房忙活了一上午的小家伙见有吃的,趴在她的腿上冲她连叫了好几声。

  她舀了一个,吹凉放在它面前。

  咬了一口后,它吐了。

  是的,不是拉肚子,也不是不舒服,是嫌弃的吐了。

  小家伙一吐,整个厨房的人都笑歪了。

  她不信邪,让香冬含冬和厨娘尝一下,纷纷避之不及,就像她要取人性命一样。

  厨娘原打算重新再做一锅新的,她拦着没让。

  顾品学不说就是她送的毒药他都愿意吃下去嘛,再想着昨晚的事,出于发泄和报复的心里,她把连狗都嫌弃的馄饨提了来。

  但这碗堪比剧毒的馄饨,顾品学还是很捧场的把汤都喝完了。

  “下次拌牛肉馅的时候,记住加水加蛋反复搅打,一定要搅到上劲,这样做出的馅才会香软顺滑。”

  “你少不懂装懂。”

  安夕颜还在琢磨步骤到底是哪里出错了,对他说的话压根就不信。

  “昶栎每年过生辰,牛肉馄饨都是我亲手做的。”

  当年为了能做出好吃的牛肉馄饨,他没少找容妈折腾。

  容妈也正是因为看出了他对昶栎的用心,才没有因为萧府被灭门的事太恨他。

  “过生辰不是应该吃长寿面的吗?”

  安夕颜不解。

  原本看着她的顾品学突然垂眸,低垂的眸子渐渐黯了下来,脸色也跟着慢慢沉了下来。

  “他说……吃长寿面会想起爹娘……”

  他的声音很轻,轻到安夕颜要没细听根本就听不见。

  但这句话还是一字一顿的扎进了她的心里。

  她急忙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家伙好半天,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屋里静静的,除了两人的呼吸声,就只剩火笼里竹炭燃烧发出的噼啪声。

  “顾品学……”

  “我还有事要忙!”

  安夕颜刚开口,顾品学就急急打断她的话起身。

  他知道她要说什么,是他最不愿听到的。

  他心里又何尝不清楚,这样强留他们在身边,兴许只会让他们更憎恨自己。

  可这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倾尽自己的所有对他们好,爱他们,呵护他们,保护他们,把自己的心掏给他们。

  顾品学回到桌案后,安夕颜把小家伙放下,收拾了桌子之后也忙着做自己的事。

  继续拿来纸笔描花样,但今天因为屋里多了小家伙,她没坐住,画了一会就得满屋子的去找不知道钻进哪个犄角旮旯的它。

  有时候顾品学也会起身帮忙,路过桌子的时候还会刻意的去瞥一眼桌上已经画了一半的花样。

  怪不得她会藏着掖着不让自己看,扭扭歪歪的花样,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不知道画得是什么,不是一般的丑。

  “你又看!”

  这次,顾品学盯着看的时候被安夕颜抓了个正着。

  她气呼呼的抱着已经成了小灰狗的小家伙冲了过来,啪的一巴掌盖在了自己的花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