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百八十九章 将你挫骨扬灰

作品:家有萌妃初养成|作者:金苗苗|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6-18 03:05:18|下载:家有萌妃初养成TXT下载
   第四百八十九章 将你挫骨扬灰

  “都让开!”

  晓晓面容阴骘的冲嗜血和围着她们的侍卫威胁着。35xs

  “你不想活了吗?”

  嗜血也没想到,晓晓竟然是叛徒,他攥紧了手里的剑,但因为王妃在她手里,又不敢轻举妄动。

  “晓晓?”

  安夕颜震惊到全身僵硬,完全不敢相信。

  “安小姐,对不住了。”

  晓晓的眼神变了,声音变了,对她的称呼也变了。

  “晓晓,你疯了吗?你快放开王妃!”

  一旁的银屏被晓晓的这个举动给吓得三魂不见了七魄,但她此刻更多的是愤怒气恼。

  她自认王妃买她回来后,对她不薄,没想到她竟然恩将仇报。

  “我没疯,你也别怨我,只不过是各为其主罢了!”

  到了这个时候,晓晓也不刻意去隐藏自己的身份了。

  “什么其主?你是谁的人?”

  被劫持的安夕颜仍旧一头雾水。

  “想得到安小姐的人!”

  晓晓一张口,安夕颜瞬间明白了。

  “顾品学?!面具男是他?!”

  这世上除了他,没有谁有那个能力可以和王爷斗得不相上下。

  她只是没想到他还没死心,竟然追到这里来了。

  “你放开我,我死都不会跟你走的!”

  安夕颜挣扎。35xs

  顾品学千里迢迢的追来,她没有半分的感动,只有无尽的懊恼和怨恨,怨恨他这般的阴魂不散。

  “安小姐,这可由不得你!”

  晓晓加大了钳制安夕颜的力道,并慢慢后退,想突出嗜血和死侍们的包围。

  她手上一用力,安夕颜疼得脸色发白,觉得自己的腰真要断了。

  “你,你会武功?”

  银屏猛地想了起来。

  先前她各种反应迅速的动作,根本就不是什么巧合,全都是她的本能反应。

  “对!我不止会武功,这艘船上还压根就没有一个人是我的对手。”

  晓晓冷眼将围着她的嗜血和死侍们扫视了一遍。

  “你放开我!”

  安夕颜仍旧在奋力挣扎。

  嗜血趁机冲站在她们身后的死侍使了个眼色,死侍会意,偷偷举剑上前。

  眼见死侍手上的剑就要劈向晓晓的左肩,却没想到她一个转身,将安夕颜拉过来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死侍大惊,急忙收剑。

  就在他收剑之际,原本抵在安夕颜脖子上的利刃朝他的脖子抹了过去。

  随后眨眼的功夫,变成了红刃的匕首再次抵在了安夕颜的脖子上。

  被抹了脖子的死侍哗啦一声掉进了河里。

  船上众人倒吸气,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35xs

  现在都知道晓晓刚才的话并不是唬人的了。

  嗜血握紧了手上的剑,他有把握能和她勉强打个平手,可是此刻王妃在她手上,她占尽了优势。

  “晓晓,我求求你,你要不劫持我吧!我保证他们不会伤害你的,你放了王妃!”

  走投无路的银屏只能哭着向晓晓哀求道。

  抵在安夕颜脖子上,正滴滴答答滴着嫣红血迹的利刃,看着着实吓人。

  “我们主子要的可不是你!”

  晓晓冷冷回了她一句,随后拽着安夕颜后退到了船头。

  这个时候,上船的黑衣人也越来越多。

  “把他们全都杀了,一个不留!”

  晓晓下令道。

  “不要——”

  安夕颜的话才刚喊出口,就一个重心不稳朝旁边倒了下去。

  她身子一沉,都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咕噜咕噜喝了好几口水。

  她不会水,只能拼命挣扎,可晓晓抱在她腰上的手并未因为两人入水而有一丝松动,反而抱得更紧了。

  水不断的从耳朵鼻子嘴巴灌进身体里,恐怖的窒息感席卷全身。

  不断下沉的安夕颜仿似又回到了前世自己溺毙的那晚。

  那晚,她穿着大红喜服,坐上花轿被抬进顾府。

  顾品学牵着她的手,拜堂,入洞房,挑盖头,喝合卺酒。

  他们彼此许诺一生一世一双人,白头到老。

  随后他亲吻了她的脸颊,她笑看着他转身离开洞房。

  再然后,她手脚反绑被扔进了河里。

  在水里不断下沉的时候,尽管知道了顾品学娶自己的真正目的,可她还是期盼他会出现。

  她拼尽全力憋着最后一口气等着他的到来。

  他终究没来。

  安夕颜的意识渐渐模糊。

  砰的一声。

  似乎是有人入水了。

  安夕颜迷迷糊糊睁开眼,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她觉得好笑。

  这一世,她不想要他来,他却来了。

  这边,墨少卿还在骑马追前面的面具男,两人交手之际都受了伤。

  顾品学伤得更重,利剑刺穿他肩周之际,他却摘了面具冲墨少卿笑。

  “墨少卿,要么你杀了我,不然,这辈子,我都不会松手!

  不!就算是你杀了我,我也不会放手!

  我会和她一样重生,来到她身边,生生世世,生生死死都缠着她,让她永远都摆脱不了我!”

  正是这句话彻底激怒了墨少卿。

  “那我就杀了你,将你挫骨扬灰,永生永世都无法投胎转世为人。”

  说着,他手上的利剑又再刺深了一些。

  受伤的顾品学脚步踉跄了一下,手上的长剑朝墨少卿的小腹刺了过去。

  “那就看看挫骨扬灰的到底是谁!”

  墨少卿收剑躲闪。

  死侍傅清冲了出来,扶着受伤的顾品学急急后退。

  “放开我,我要抢回我的妻,我要将他挫骨扬灰!”

  顾品学挣扎道。

  “主子,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说完,傅清不顾顾品学的挣扎,和其他死侍强行将他拽出了打斗场合。

  而正是他口中的十年不晚再次激怒了墨少卿。

  他深知,只要顾品学活着,他和安夕颜永远都不可能会有安宁日子可以过。

  现在这么好可以铲除他的机会,他当然不会放过。

  顾品学和他的人翻身上马没多久,他立刻领着自己的人上马去追。

  大概追了有十多里地,前面原本同行的人马突然四散开来。

  墨少卿的手下也都立刻跟着分散去追,他自己的目标只有前面策马狂奔,带着面具的顾品学。

  又追了大概有十多里地,离花灯会越来越远,墨少卿渐渐察觉不对劲。

  被他追逐的人压根就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只一个劲的往前跑,这一点都不像顾品学平常的做事手法。

  调虎离山——

  他猛地想起了成亲那日,自己用来算计顾品学的计谋。

  他急忙掉头朝河岸游船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