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900章 察觉异样

作品:画演天地|作者:一木千叶|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10-28 05:38:33|下载:画演天地TXT下载
  对一方天地来说,天道是这个天地级别最高的一个,修士什么的,修为境界再强,只要还是处在这个天地的修为境界的最高上限的位置,就没有这个天地的天道的级别高。

  禅宵尊者不是这个天地土生土长的修士,然而却是在这个天地修炼的修士,因为这份修炼,使得禅宵尊者在这个天地是无法成为超过天道的存在的人。

  无法超过,自然就要受限于天道。

  好在天道一贯高高在上,都是高高在上了,是不可能轻易的关注某个修士的。

  即便是之前的海市蜃楼,那也是针对的一群的修士,而非单独的某一个。

  然而……禅宵尊者的大喊的没能起效,甚至没能被祝倾崖等人听到,显然就是这个天地的天道专门的针对了禅宵尊者。

  禅宵尊者不是那种面对天道就畏畏缩缩的人,毕竟他曾将持有逆道之种,还是专攻防御的逆道之种,那样的逆道之种的护身,使得禅宵尊者不怎么害怕天道。

  因为天道的天劫什么的,禅宵尊者当初持有的那颗逆道之种,可以将天劫抵挡在外。

  而天道对付修士的手段,不就只有天劫这类手段吗?

  当然了,不怎么惧怕不代表就真的可以无视了天道。

  禅宵尊者当初持有的逆道之种也不是能够抵挡所有天劫的逆道之种,即便那颗逆道之种专修防御,然则针对神识灵识的天劫,禅宵尊者的那颗逆道之种的防御能力是比较差的。

  禅宵尊者就有承受过相应的天劫的威力的伤及。

  更何况最为重要的是,而今的禅宵尊者的手上又没有逆道之种。

  禅宵尊者就有恐惧的滋生。

  禅宵尊者不是这个天地的天道的对手,偏偏这个天地的天道把目光落到了他的身上。

  禅宵尊者心起恐惧是再正常不过的,只是恐惧之中也有别的情绪,是身后有着靠山,因之还有底气残存的那种情绪。

  禅宵尊者在那样的情绪的加持之下,望向天空,对着天空大喊道“你不敢杀我,因为我是最先投靠他们的一个!”

  禅宵尊者谈不上是最先投靠骁勇他们的人,但也称得上是非常靠前的投靠骁勇他们的人,而且除开这样的投靠,禅宵尊者曾经是为逆道之种的主人,而逆道之种而今成为了骁勇的逆道之果的组成部分,有着这般的因果,禅宵尊者在骁勇他们的那边就是不同于祝倾崖等人的稍显特别的人。

  既然是稍显特别的人,便是能够被骁勇他们记住并且在意那么一分两分的人,因而骁勇他们要是会来这边,禅宵尊者就属于那种能不将之除掉就最好不将之除掉的人。

  终究万一骁勇他们因为那份稍显特别而会为了禅宵尊者的出手而出手呢?

  禅宵尊者不认为这个天地的天道能够抵挡得住骁勇他们的出手。

  问题就在于,这个天地的天道,就是红衣男子的分身演化出来的天道没有打算直接的伤及禅宵尊者,且也没想要禅宵尊者死掉什么的。

  红衣男子的分身演化出来的天道只是为了帮助那位大修士,只是想要利用重伤濒死的禅宵尊者等人与骁勇他们交易,仅此而已。

  因此红衣男子的分身演化出来的天道根本不会因为禅宵尊者的不敬话语就当即给了禅宵尊者天劫轰击,不过到底是有把目光落到禅宵尊者的身上,故而禅宵尊者的话语是没能传遍周遭的。

  与方才一样,禅宵尊者的大喊依旧是离口不过三尺就消失无踪了。

  但是再是消失无踪,大喊的动作是有被人看到的,祝倾崖就有看到,就有觉得一股子的寒意袭遍全身。

  在此之前,祝倾崖只会以为之前的那道海市蜃楼是恰逢其会的外显的海市蜃楼。

  但现在,禅宵尊者这么一个实力不比他低的高手的大喊居然是那种只有动作而无声音的大喊,很是证明一个事情,就是有外力参与今日之事的事实。

  如此事实,变相的说明方才的那个引得禅宵尊者他们中招的海市蜃楼是为人为。

  然后禅宵尊者的喊话声音的无法外传,又来证明了一个事实,就是禅宵尊者的实力不及藏起来施为的那个外力。

  禅宵尊者不及对方,祝倾崖难道又能比得上对方?

  禅宵尊者忽地感觉今日的种种行为似乎错了,而且还是大错特错。

  他们这帮人,包括禅宵尊者等人,本来是称得上属于同一个势力的,就是都是属于跟在骁勇他们背后的一群人。

  这么一群人,其实是可以齐心协力的,他们都是高手,如若齐心协力,必然很是强大。

  那样的强大,即便是面对一个修为境界高过他们的强者,那也是不用担心和害怕的。

  有道是一群蚂蚁可以咬死大象,他们这么一群高手,对上一个强者,将之咬死的可能性也是很大的。

  结果呢?结果因为各自的私心,他们这些人内讧了。

  一群蚂蚁可以咬死大象,那是说的齐心协力的一群蚂蚁,若是一群内讧内斗的蚂蚁呢?只怕只有内耗大半,而后被外力轻松覆灭这么一个结局。

  祝倾崖就有赶忙的进行制止,以便重新将大家团结起来的心思。

  祝倾崖倒不是良心发现,而是他不想死。

  如若对手无比的强大,单独的一个他无法做那应对,那他当然要集结力量的做那针对。

  可是今日之事本身就算是祝倾崖挑起的,事情都挑起了,尤其是已经有人死于今日之事当中了,这个时候再来做那制止,是不可能制止得了的。

  再有就是,禅宵尊者方才都是大喊有喊而无音,祝倾崖不认为自己出口做那制止,制止的话语就能被别人听到。

  “该怎么办啊!”

  祝倾崖这下是真的有些慌了。

  祝倾崖心有心慌,却想不出解决的办法,思来想去,只要去向禅宵尊者求助。

  终究禅宵尊者与骁勇他们的关系要亲近一些,说不定禅宵尊者就能借助一些秘法联系骁勇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