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百九十章:奴点灯

作品:奇门神隐|作者:冷得像风|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6-15 20:37:57|下载:奇门神隐TXT下载
  上官云阙刚才过来的地方很安全,里边有很多棺材跟人做成的尸棍,但他觉得那里应该就是出口。

  带着凌易跑了不知有多久,让人感觉危险的生物一直还在后边跟着。

  凌易放不下心,总觉得被这些生物跟上来之后,他们两个人绝对会对付不了,何况,前边到底是生路,还是死路,尚未可知。

  “师兄,到底什么东西,让你这么着急。”上官云阙担忧道。

  “什么东西?”

  凌易重复了一下子,这一下子,让上官云阙有些茫然。

  甚至是惶惑。

  上官云阙知道,凌易的处事风格,也知道,凌易的做人习惯。

  凌易现在这样的表现和做法,是旁人都无法理解的。

  因为,在上官云阙的眼里,凌易的稳健和底气是别的男人都无法比拟的。

  但是,刚才凌易瞬间的波动,还是让上官云阙有些不安,这在他看来,是从未有过的事情。显然,上官云阙这是受了凌易的影响。

  到底是怎样的东西和事情,让凌易的内心情绪有了这样的紧张感觉呢?

  即便是上官云阙跟着凌易下到了大墓中以后,他也从来没见过凌易这般慌张的姿态。

  凌易看上去,是那样的不安和紧张。

  为什么会这样。

  凌易看着同样有些被他的情绪感觉带动得紧张了的上官云阙,说到:“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地方我觉得似乎有些不对,有些不对的地方,是我从来没有觉得这样的东西,似乎距离我们很近。可是,我却无法铺捉到具体的形象,这是我从来都没有过的经历感受。”

  “那究竟是什么?还有其他人进来了吗?”

  上官云阙的手动了一下,这是一个不自觉的动作,这表明,他的紧张是想跟着这个感觉走的。

  上官云阙的心念,是开了窍的,这当会儿,是要设防。

  对谁设防,自然是对那不知名,尚且不知道在哪里出现的危险进行设防和提防。

  他要预防那个不知名的危险的存在的出现。

  凌易摇了摇头说:“不是,不是我们一类的生物,不是我们这样的人,这是要比苗步行这样的人,更可怕的东西。不是,不是,确切地说,不是东西,也不是人,是……”

  凌易似乎觉得,这样的词汇不太好把握。

  一时间也说不好。

  停了一下子后,凌易才能继续说下去,“我也不知道,下面的是什么?我总觉得,那是一种未知的生物,绝对不能被它们跟上来。否则,我们两个,就完蛋了。”

  说完这话,凌易看了上官云阙一眼,没有说别的话,不过眼神中的神色,表明了一切。

  虽然这只是凌易的直觉,但上官云阙还是立马明白了这一切。

  客观的讲,凌易并没有慌张和忙乱,而只是对巨大的危险来临的一种直觉表现。

  果然,凌易的考虑没有错,跟在他们后边的是——尸骨虫。

  尸骨虫很是怪异,不是寻常东西,也不见诸于任何华夏大陆古代文字古文献当中。

  只有一些野史和笔记,有过记载,完全是传说中的异物。

  这东西不吃皮肉不吃活人,它们生存的方式就是吃动物跟人的骨头。数量庞大,而且一旦进食之后,表面上就会形成一种像沙子一样的防护东西,坚硬无比呈现黑色。

  只要被惊醒,它们就会跟在惊醒它们的人或动物的身后,直到啃食完为止,而且你无论怎么甩脱都甩脱不掉,这种东西不怕火,不怕水,表面甚至还有剧毒能够麻木人的神经,甚至还能够腐蚀墙面。

  这东西,简直超出了造物的一切可能。幸好,这东西没有灵智,否则,也轮不到人类来统治这颗星球了。

  ……

  此时此刻,上官云阙虽然不知道凌易在担心什么,看他这个样子,心中还是谨慎了三分。

  地下世界,不是谁都能够擅自闯入的。

  懂得这些取舍的人,小心谨慎的人,才能够,掌握洞察先机。

  要不,那么些个帝王之陵墓,王侯的风水玄学,怎么能够抵御盗墓者的侵袭呢?

  况且,这地下的宫殿陵墓,并不都是帝王之陵墓,也有像这神兵之墓这样的,看起来很诡异莫名的地方,外人无法揣测出,这里面究竟是什么所在。

  凌易的师门里有一句话,“宁闯千刀阵,不入一墓深。”

  其实,就是告诫后背子孙后辈,不要在这上面动心机,玩这个路子。

  可是,这次不是闯,是遇到了,既然遇到了,那就必须迎面面对。

  既来之则安之。

  凌易面对自身突起的危险预警,只能选择随遇而安。

  这时节,上官云阙带着凌易进入他之前发现的行宫,关上了大门,这才让凌易紧蹙的眉头放松下来。

  相对稳定的一个环境,让刚才紧张了很久的两个人都相继放缓了心境。

  不要以为,这些人都是钢筋铁骨,也不是意志力超人。

  所有的人,都是需要调整的。

  没有人是不死神龙。

  这时候,身心都是巨大的消耗,只有心神安定下来,人才能够有一些恢复。

  ……

  凌易打量着行宫里的布置,竟然跟他之前和蒋天阳一起下去的那一处很是相像。

  但唯一不同的是,这里豪华的程度,比那些奴仆休息的地方,完全不是一个类别。

  这地下的行宫,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了。

  墙壁上,不知是何朝何代留下来的雕刻和壁画,有一些看不出来人物相貌的雕像,还有一些符号,不是文字,是符号,像是图画的简单符号。

  这符号出现的次数虽然不多,可是,凌易看到的时候,却有一些心神不宁的感觉。

  行宫不大,四角都竖立着奴点灯,这是用尸油浇灌的活人制成的,燃烧起来会有一种脂肪的味道。

  看上去很诡异也很阴森。

  这样的情况,如果不是凌易和上官云阙这种古武暗门高手,在这里待十分钟,恐怕就得给吓死了。

  凌易知道,这一切在这之前是黑暗的,这里面的黑暗,是后来的上官云阙打破的。光亮是来自哪些尸体的燃烧。可是,在燃烧的时候,这一切,都又有了重新开始的景象。

  让人觉得,有些不寒而栗。

  看来,这地方的设计者、建造者,在当年的时候,已经想到了后世有人开启这个地方时候的景象。

  这种阴森森的恐怖的景象,让身在其中的人,由不得心神不安。

  不过,凌易是有心念之术的,在心念之术的护持下,逐渐恢复了正常的情绪,但以心静的打量周围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