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二百二十一章 利息

作品:十周年的约定|作者:东窗沫白|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9-12 16:51:54|下载:十周年的约定TXT下载
  p1()

   明靖远走之前本想把nyx托付给金世哲照顾,但是金世哲这个矫情玩意儿,一米八五的个子,和明靖远一样常年锻炼的健壮身材,斯文败类,衣冠禽兽,他居然对猫毛过敏。闪舞小说网35xs

  认识了金世哲快二十年,明靖远还是第一次知道金世哲对这东西过敏。

  米拉倒是很愿意负责照顾nyx,但是nyx似乎不愿意离开别墅范围。米拉想把nyx抱回自己家的时候,遭到了nyx的强烈反对。

  有多强烈,就是在米拉那小麦色的性感肤色的手臂上留下了三道爪痕。

  米拉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还乐呵呵的表示既然nyx不愿意离开别墅,那她就受累一点,每天赶过来好了。

  呵,女人。

  但是现在,猫没了。

  大晚上找猫明显不是什么好主意。这个时候米拉应该已经睡下了,把这个女人吵醒可想而知今后的几天她的脸色会有多臭。

  自己这个经纪人,报复心极强。

  而且是针对明靖远一个人的报复心。

  明靖远又去洗了个澡。刚刚抽完烟,身上肯定有味道。虽然不确定睡梦中的泰妍会不会闻到,但是一身烟味的上床睡觉,明靖远自己也有点难以接受。

  回到房间之后,明靖远发现自己似乎多虑了。

  泰妍睡得很熟,原本属于明靖远的那个枕头现在正被泰妍死死的抱在怀里。被子已经被踢开了,睡衣的下摆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被撩了起来,露出了泰妍白白的小肚子。

  两条腿呈现出一个跨栏姿势。35xs

  很抽象。

  明靖远抓了抓脖子,他挺佩服泰妍的。明明这么小的个子,愣是占据了整张大床,明靖远绕着床边走了三圈硬是没有找到能让自己躺下去的空隙。

  还真是难为她了啊。

  其实明靖远完全可以选择把泰妍挪动一下,但是这样也许会吵醒她。

  站在床边摇了摇头,明靖远走出了房间,轻轻带上了房门。

  去客房里睡一觉吧。

  手机的闹钟闹了三次,泰妍就把闹钟按掉了三次。

  在她的手机孜孜不倦的响起第四遍闹钟铃声的时候,泰妍终于舍得睁开了眼睛。

  揉了揉微微有限发肿的脸庞,盘腿坐在床上。染成棕色的长发很散乱的披散着,泰妍的睡相决定了一觉起来她的头发肯定不会有多柔顺。

  而且她昨天回来之后还没有洗澡。

  在空调房里睡了一晚上,又出了点汗,泰妍觉得自己的身上黏糊糊的很不舒服。

  “嗯讨厌。”

  迷迷糊糊的下了床,泰妍一把拉开了窗帘。刺眼的阳光照进了房间,毫无防备的泰妍被晃了一下眼睛。她的视觉还没有适应强烈的阳光。

  低声嘟囔了一句,泰妍眯着眼睛看向窗外。

  今天又是一个好天气,很热的好天气。

  泰妍转过身,看着空荡荡的大床,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迷糊的眼神逐渐清醒,又变得有些疑惑。

  “oa呢?去哪了?我睡得这么死,连他起床都不知道?”

  泰妍自言自语着,但是身体却没有做出任何反应,还是站在床边一动不动。闪舞小说网35xs过了一会儿,泰妍的双眼又变得迷离起来,小小的身子也不由自主的轻微的前后摇摆着。

  “啊,怎么又差点睡着了。”

  猛的一点头,彻底惊醒的泰妍用力搓了搓自己的脸,拉开衣柜找了一身换洗的衣服。泰妍咬着手指想了想,似乎自己应该先去找到自己的男朋友。

  踩着拖鞋踢踏踢踏的来到客厅,泰妍并没有看见那道熟悉的身影,厨房和书房里也没有人。

  那就是在二楼了。

  轻手轻脚的来到客房门口,把客房的门打开了一条刚好够自己探头进去的缝隙,泰妍观察了一下里面的情况。

  明靖远还在睡觉。

  蹑手蹑脚的走到床边,泰妍站在床头看着睡梦中明靖远。一抹微笑绽放在泰妍的嘴角,她轻轻弯下腰,在明靖远露在被子外的额头上吻了一下,就准备让明靖远继续睡。

  走了没几步,泰妍突然停下了身子,缓缓转过身,淡淡的眉毛挑了挑。

  想起昨天晚上,明靖远居然敢来咋呼自己。自己今天早上居然还特意跑来给他一个早安吻。

  自己是不是傻了?

  心气突然有点不平的泰妍不打算这么轻易放过明靖远了。

  泰妍站在床脚微微思考了一下,然后猛地一掀被子,钻了进去。

  “what the唉一西,这大早上的。”

  还在睡梦中的明靖远被肩膀传来的疼痛惊醒,还有一双冰凉的小手捏住了他的脸。

  收到严重惊吓的明靖远一把掀开了被子,就看到泰妍正趴在自己身上,死死咬住了自己的肩膀。

  得亏了明靖远反应够快,虽然大脑还没有完全清醒,明靖远还是硬生生停下了自己的动作。人在受到惊吓的情况下往往会做出一些无意识的反应动作。

  明靖远可不敢保证要是自己没有收手的话,泰妍是不是还能安安稳稳的趴在这。

  到时候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早上好啊oa。”

  感觉到压在自己身上被子的重量已经消失了,泰妍就知道明靖远已经醒了。松开了明靖远的肩膀,泰妍抬起头,看着明靖远依旧惊魂未定的眼神。

  露出了一个自以为温柔,美丽,可爱,娇羞的笑容。

  这个笑容在明靖远眼里比恶魔的微笑好看不到那里去。就像十七层地狱和十八层地狱一样,看上好像差了一层,但是明靖远坚信这两者之间的可怕程度都是差不多的。

  “不好,一点都不好。”

  明靖远很想坐起身,但是泰妍还趴在自身上。很努力的扭过头看着自己的肩膀,明靖远看到了一个意料之中的鲜红牙印。

  “oa,人家可以好心好意,起了一个大早来叫你起床,你怎么就这个态度?”

  泰妍往上挪了挪自己的身体,把脑袋靠在明靖远的另一侧肩膀上。长发有意无意的散开,正好把明靖远的脸给盖住了。

  一种窒息的感觉。

  拨了拨脸上的头发,明靖远觉得很悲愤。

  “你自己看看,这哪里好了?”

  明靖远指着自己肩膀上的牙印,大声说道。

  “呵?你还敢大声说话?”

  泰妍伸手又在牙印上按了一下,明靖远又是一阵龇牙咧嘴。

  “这是我对昨天晚上的事情收的利息。”

  昨天晚上?利息?明靖远苦笑了一下。

  “你怎么能这么小心眼呢?”

  “这是女人的专利,oa要是觉得不服气的话,我不介意在oa的另一边肩膀上再咬一口。这样还能对称呢。”

  泰妍冲着明靖远龇了龇小白牙。

  “服气服气,但是我们能不能商量一个事?”

  “说吧,看我的心情。”

  泰妍一脸傲娇。

  “你能不能先从我身上下来?”

  “为什么?我不要,趴在oa身上舒服,让我再趴一会儿。”

  趴吧,趴吧,明靖远捂住了自己的脸,放弃了抵抗。

  “oa。”

  泰妍幽幽的声音传入耳中,没有了刚才的玩闹。

  “怎么了?”

  明靖远轻轻环住了泰妍柔软纤细的腰肢。、

  “想你了。”

  泰妍的脸埋在明靖远的脖子处,还拱了拱。鼻中呼出的热气痒痒的。

  “这么巧?我也是。”

  明靖远笑了,转头看了看窗帘的缝隙中若隐若现的金色光柱。

  今天是个不错的一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