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八十八章 张嘴要官

作品:大宋第一状元郎|作者:日日生|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06-20 20:52:03|下载:大宋第一状元郎TXT下载
  p1()

   八月中秋,汴梁艮岳,万民欢呼。35xs

  赵佶回来之后,脸色红晕,有侍女递上湿热的毛巾,赵佶展颜道:“杨卿今日的布置,朕十分喜欢。”

  杨霖笑道:“能为陛下解忧,是微臣的福分。”

  纵观历史,像是唐玄宗、宋徽宗这种喜欢玩乐的皇帝,最喜欢的就是可以搞到钱的大臣,当初的李林甫,如今的蔡京,都是因为这个才能,故而可以连任相位十几年。

  赵佶最满意的就是,杨霖每一次的大活动、大手笔,都不跟他要一文钱。

  这在皇帝眼中,就是最有用的才华,朕想干啥你都站在那里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来一句国库空虚怼的皇帝无话可说,这样的大臣就是名声再大,也不会长期担任要职。

  所有人都知道北宋富裕,那么富裕在哪?富裕在士大夫

  这些人手里,握着大量的钱财,除了每日的豪奢生活外,剩下的几乎都窖藏起来。

  埋在地里的钱,那还叫钱么,跟泥土有什么区别。

  杨霖笑意中带着三分恰到好处的谄媚,上前道:“陛下,此皆小道尔,微臣能为陛下所谋的,又岂止是这等粉饰太平的小动作。”

  赵佶心情好的时候,跟臣子之间称兄道弟都不在乎,也不管杨霖是否违礼,笑着问道:“那你还能为朕做什么?”

  “陛下所虑者,国库耗费日巨,而财政收入不足。35xs就拿这汴梁来说,汴梁城中养了六十万都门左近禁军,每年漕粮三百万,军饷数千万贯。”

  赵佶脸色一变,大宋财政不足,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国库现在还在吃哲宗的底子呢。

  在延安东路几十万西军为国死战,已经三年吃不到兵饷了,种家军甚至出现了打到西夏差点亡国,却因为粮食不够吃的,无奈退回的千古奇闻。

  赵佶不是圣明天子,但是也想过文治武功,将来好夸耀一番。

  既然杨霖显示了自己的理财、生财的能力,赵佶也确实很像让他试一试。

  但是所有的政策都有祖制,要是拨给这厮太大的权力,赵佶一时又有些不放心,害怕生出什么乱子来。

  杨霖看他神色,大胆地上前低声道:“每年的军费军资都是枢密院出,陛下若让微臣担任这枢密副使,微臣岂敢不为陛下尽心竭力,稍解圣心!微臣保证,到时候必定削尖朝廷用度,却不教禁军少拿一文钱的兵饷。”

  周围的都是近臣和内侍,齐齐咋舌,就连蔡京都倒吸一口凉气。

  这小子才十六岁,他竟然觊觎枢密副使的职位,还毫不掩饰地提了出来。

  至于高俅,一张脸早就憋成了紫红色,恨不得上前掐住杨霖的脖子,叫这个不要脸的人闭嘴。35xs

  禁军,是大宋最强的兵马,也是一个巨大的利益团体。

  这里面的势力盘根错综,复杂至极,稍有不慎就是动摇天家屏障。大宋历任的皇帝看禁军都跟看命根子一样严密,而且还有庞大的文官集团帮他们盯着。

  赵佶神色复杂,皱眉想了一会,才说道:“你此前说的生财之道,先拿出一个章程来,让朕好好看一下。只要杨卿继续深体朕心,恭谨用事,将来这西府之位,你也不是不能指望。”

  高俅一听就急了,刚想出来劝阻,被梁师成紧紧拽住。眼皮一抹,示意他退回去,高俅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回来。

  有宋一代,枢密院主副两差遣,往往只有一人在外。若是要把杨霖升为枢密副使,现任的高俅就得出京了,到时候可就远离这权力的中枢了。

  杨霖也不再言语,只要皇帝有了这个心思就行,早晚有一天他缺钱花了,自己就可以顺利上任。

  繁花似锦也有曲终人散的时候,中秋赏月照例是要在金明池的,赵佶到了下午便率众离开了这艮岳。

  刘清水凑了上来,笑着捶了杨霖肩膀一拳,道:“大郎,晚上有地方吃酒么?没有的话,我们去喝两杯。”

  这几天小刘贵妃重获宠爱,刘清水额头的阴郁也去了不少,整个人变得开朗起来。

  杨霖累的不轻,想了想说道:“为了这次庆典,搞得我整日疲乏异常,不如去长乐楼安乐窝待几天,舒缓一下。”

  安乐窝的厨子是请的各大菜系的主厨师傅,煎炸烹炒样样都有,在这个铁器盛产的年代,饮食文化也变得丰富多彩起来。

  刘清水笑道:“那你等我,我回家取两坛老酒,还是阿姐出生时候,我爹埋在门前大树下的,可惜嘿嘿,后来进了宫用不上了。”

  小刘贵妃进宫时,是个普通的宫女,自然不算是嫁娶,刘老爹也就没有喝,存到现在成了家里的宝贝。

  小刘贵妃是酒家出身,这一点刘清水讳莫如深,一直害怕别人拿着个嗤笑姐姐。但是只有面对杨霖的时候,他才会大大方方地承认,这种人最缺朋友,一旦有了朋友也最是珍惜。

  杨霖一听,这不就是小刘贵妃的“女儿红”,暗暗咽了口唾沫,说道:“我最爱喝的就是这种酒,快去快回,我给你摆一桌上好的鲁菜!”

  刘清水风风火火地走了,杨霖独自一人乘车前往安乐窝,这里不同于其他画舫,本来就是杨霖养的外室,冷冷清清地没有几个人。

  他下了车,吩咐车夫回府说一声,这几天都不回去了,说完一个人振衣而入。

  门口一个小丫鬟托着腮,怀里搂着个扫把,正在偷懒打盹。

  杨霖暗暗摇头,这里还得安排几个看家护院的人才行,自己回去之后就得吩咐吕望来办这件事。

  刚想叫醒小丫鬟,杨霖突然有了个坏主意,蹑手蹑脚地往楼上走去。

  这里他住的时间比杨府还长,轻车熟路找到凝儿的房间,只见里面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

  杨霖勃然大怒,老子出去几天,头顶就绿了?

  趴在门上一听,是两个女人在对话,说的奇奇怪怪,好像是有一个大婶在教凝儿念诗。

  “光明普遍皆清净,常乐寂灭无动诅。彼受欢乐无烦恼,若言有苦无是处”

  还好,不是绿帽子,杨霖长舒一口气。随即一脚踢开房门,把里面两人吓了一跳,转过头一看是他,凝儿满脸惊喜,刚想扑过来,来一个乳燕投林,想起还有人在,俏脸一红停住脚步,偷偷瞟他一眼,低下头道:“王婶,大郎来了,你先回去吧。”

  这个看上去很和善的妇人,微笑着点了点头,和杨霖行了个礼,转身离开关上了门。

  凝儿再没有顾忌,抱住杨霖的胳膊,眉开眼笑地说道:“大郎今日怎么得空来了,我去给大郎斟茶。”

  杨霖眉头皱起,拽住她问道:“这个妇人是什么来头,你们在这鬼鬼祟祟做什么呢?”

  凝儿展颜笑道:“这是王婶,给我们长乐楼送菜的,在教我摩尼教的教义呢。”

  杨霖一听,心头怒气噌的一声,火冒三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