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百二十三章 蔡出新政杨变法

作品:大宋第一状元郎|作者:日日生|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08-23 12:01:35|下载:大宋第一状元郎TXT下载
  旧党肃清,必有新政。

  蔡京上书万言,开始了对盐、茶改革,盐茶都是暴利,废除官府收购地方官府收购垄断政策,所有的商人想要贩盐、茶,都必须到汴梁请盐引、茶引。

  如此一来,天下财富再次向汴梁倾斜,也有利于朝廷更深程度地控制地方。

  杨霖对此隐隐有一些不安,大宋的地方太弱了,强化主干开封府,弱化地方郡县,让原本就弱的地方郡县更加不堪。

  但是此次清除旧党,让蔡京如日中天,杨霖自忖没有能力阻止蔡京新政,而且如此一来让朝廷更加有钱,天子那边肯定也是赞成的。

  为了避避蔡京新政的风头,杨霖决心到开封府周遭,进行一番整顿。

  开封府的繁华,让这里的人不想种地,周遭耕地荒废问题十分严重。

  汴梁权贵、士大夫霸占了大量的良田,却看不上这点收成,导致很多地方出现了农夫佃户饿死街头,而大片田地无人耕种,成了踏青的庄园或者狩猎牧场,供权贵游乐。

  每次天气有变,汴河水位不稳,开封府都会陷入粮食危机。

  就是因为周遭的良田不产粮食,蔡京着手商道,杨霖便属意先把这个问题解决掉。

  左右不过是些权贵田产,大不了收回来重新利用,大宋的勋贵并不值钱。

  杨霖已经不止一次拿他们立威了,也不在乎多得罪几个。

  蔡京的新政,让汴梁的官吏士民全都拍手称快,紧接着杨霖的奏章就来了。

  近来风头正劲的少宰杨霖,竟然上书田地荒废超过七年以上的,收回朝廷向百姓拍卖。

  拍卖所得,用以购买耕牛、兴办水利,大力鼓励开封府的耕种。

  这个政策一出,汴梁炸开了锅,凡是有田产荒芜的,都恨不得把杨霖生吞了。

  开封府底层百姓倒是有些欣喜,不过没有几个人觉得杨少宰这次也能成功。

  还有一些,如蔡京、王黼等人,原本并非显贵,在开封府没有田产,则都想着等杨霖成功了前来置办田产。

  一时间汴梁勋戚上蹿下跳,将门世家人人咬牙切齿,纷纷派人前去开垦自家田产。

  汴梁外围,石家嫡长子石安逊带着一群家将,和一众禁军对峙起来。

  石家乃是开国大将,秦王石守义的后人,初仕后周时,参与高平之战、淮南之战,累迁殿前都指挥使、义成军节度使,与赵匡胤结为异姓兄弟,成为“义社十兄弟”的成员。

  黄袍加身之前,石守义的地位甚至比赵匡胤还高,只不过后来被解除了兵权,也就是大名鼎鼎的杯酒释兵权。

  自杯酒释兵权后,石守义专事聚敛,积财巨万,给子孙后人赚下了好大一份家业。

  开封府周遭,石家拥有大片良田,除了供自己吃的庄园外,全都成了荒地。

  石安逊眉峰紧皱,看着对面的将校,眼里要冒出火来“高柄、王禀,好狗不挡道”

  王禀是东晋名臣王导的后人,唐朝宰相王抟的八世孙,在禁军中也是一员虎将。

  历史上金攻宋,童贯弃太原还京,留王禀为副都总管,统领宣抚司兵守太原。靖康元年六月,除建武军节度使。九月,太原援绝,军民断粮,城陷,犹率疲兵巷战,身中数十枪,后投河死,孤军独守太原凡二百五十余日。

  如今他还是一个小将,跟着高衙内前来,奉命防备勋贵们前来开垦荒田。

  大家都是禁军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枢密院里时常碰头,闲时也曾一起饮酒作乐。

  现在两个人挡在前面,让石安逊分外火大,说话间也有些火气。尤其是旁边的荒地里,横七竖八躺着一群汉子,都是他们石家派来垦荒的。

  高柄冷哼一声,鼻孔朝天“石大脑袋,你他娘的嘴巴放干净点,我们奉皇命巡视开封府,就是防备你这种贼泼才。

  少宰有令,凡是荒废七年以上的田产,一律收回朝廷。你自己看看,你们家这些良田,都他娘的修成蹴鞠场了。”

  石安逊跳脚道“高柄,你个小婢养的含鸟猢狲,打断脊梁不死的泼贼,老子这蹴鞠场,你不是上个月还借去和你的狐朋狗友与一群妓1女蹴鞠耍乐,识相的快点让开,不然老子认识你,老子的拳头须不认得你。”

  高柄把袖子一撸,大声骂道“石大脑袋,老子携妓蹴鞠不犯法,你荒废良田就是不行,少宰有令谁敢临时垦荒,就是欺君之罪老子这是救你,你别不知好歹,真让少宰看见了,你要如何收场”

  “我去你娘的,你高三儿啥时候忧国忧民起来了”石安逊气极反笑“王禀,你怎么说”

  王禀比起这些纨绔子弟,稍微有些木讷内秀,沉着脸道“军令如山。”

  “好啊,你们这些吃里扒外的东西,竟然帮着外人整治起我们禁军来了,老子今天就非得过去,有能耐你拦住老子。”

  高柄虽然脸上凶,毕竟是一起玩大的弟兄,又都是禁军的人,怎么下得去手。

  反倒是王禀,半天没有一句话,一看石安逊要强闯,马上就拔刀在手。

  石安逊见了刀刃,更是目呲欲裂,眼看就要火并。

  这时候,一个马车缓缓驶来,车帘掀开,当先出来的是一名黄衫少女,面容俏丽,身材颀长,体态如玉树袅娜,她俏目扫视一圈,便躬身打开车帘。等到主人出来,黄衫少女才回到马车内。

  一身花枝暗纹的月白锦袍,身姿挺拔,鼻若悬胆,目若朗星,长眉斜飞入鬓,举手投足间气度俨然,显是久居人上,颐指气使的风华气派,正是当朝少宰杨霖。

  只要不开口,实打实的状元风姿,可惜不开口是不可能的。

  “他娘的隔着十里地,就听到你们在这聒噪,老子耳朵都震聋了,谁赔”

  高柄毕竟是念旧,笑道“少宰,石家的下人心疼主人的荒田,背着石家偷偷来开垦,被我打了一顿,通知石家来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