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九十九章 亡国之相

作品:大宋第一状元郎|作者:日日生|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06-27 15:36:48|下载:大宋第一状元郎TXT下载
  这场荒唐的酒宴散场之后,天色已经不早,杨霖心情不是很好,带着八个家将在汴梁街头走一走散散心。

  皇帝如此荒唐,王黼等人又精通谄媚,自己不能把有限的时间全都浪费在和他们明争暗斗上。

  但是彼此间仇怨太深,不斗倒他们,势必会被这些人反噬。就像先前丢掉的三个市舶司,对自己的打击不可谓不大。

  汴梁市井间风光,也自与别处不同,推车挑担的小经纪,捏泥人的民间艺人,街头打把式卖艺的武夫,熙熙攘攘都能混口饭吃。

  走着走着,已经是日落时分,杨霖看了看四周,自己信马由缰竟然到了汴河畔。

  “既然到了这里,就不回府了,今夜睡在安乐窝。”

  杨霖吩咐一声,八个家将便随他前往长乐楼,到了楼前果然已经有人在此护卫。

  杨霖进去之后,将马匹拴在楼下,自有人牵着去马厩。大步走上长乐楼,房中已经掌了蜡烛,推门进来却见凝儿和几个丫鬟同桌而坐,正在用餐。

  一般的人家,丫鬟是不许上桌的,凝儿性子懒散,也不是争强好胜的主,更兼心地良善,一般都是和房里的丫鬟一起吃。

  众人见到杨霖进来,纷纷起身行礼,凝儿更是满心欢喜,眸光盈盈,迎上前来帮他除去官服,嫣然笑道:“大郎怎么来了,事先也不说一声。”

  杨霖肯定不会说自己是闲逛到了这附近,才临时起意要在这夜宿的,他守着满屋的丫鬟把凝儿揽在怀里,挑着下巴道:“当然是想你了,事先说了你又要忙活,不如给你一个惊喜。”

  凤烛高张照珠履,表的就是灯下看美人,愈发显得娇媚异常,尤其是这等凤髻浓梳,蛾眉淡扫。樱桃口,杨柳腰。

  凝儿被他看得心慌意乱,喃语道:“大郎还未用餐吧,柔柔,你去后厨把饭菜热一热。”

  杨霖笑道:“在宫中灌了一肚子酒菜回来,你们继续吃你们的,不用管我。”

  话虽如此,几个丫鬟还是奉上香茗,殷勤地铺着被褥。

  凝儿亲自端来一盆热水,帮他除去鞋袜,蹲在地上伺候他洗脚。

  杨霖舒服地哼了一声,摸着她的秀发,笑道:“这几天我准备把长乐楼关了,你的名声赚够了,是时候给汴梁留下一个才女的传说然后消失不见了。”

  凝儿惊喜不定,抬起头来,娇憨地问道:“大郎说的是真的么?”

  杨霖拿出脚来,也不用凝儿擦拭,蹬在她身上随便蹭了几下,道:“我说话什么时候不算过了,明天就开始收拾一下,我找人帮你搬到昭德坊去。”

  凝儿终于能重回杨府,心怀感激,使出浑身解数逢迎,两个人弄到了半夜,精疲力尽地睡了过去。

  近四更时分,杨霖忽被推醒,桌上一枝红烛早就烧尽,此时也将燃尽了,光线极微弱,杨霖正要问话,凝儿已悄声说道:“大郎,有人敲门呢,听着像是前门看院的声音。”

  杨霖起身披着个大氅,来到楼下,走出内院,只见外面一个汉子正在焦急地等候。

  杨霖上前一看,皱眉道:“花荣,你怎么成了这副模样,什么事这么急着见我。”

  花荣一路狂奔,两马换乘,终于赶到了汴梁。累的嘴唇干涩发白,形容憔悴不堪。

  距离杨通他们在江上杀人,已经过去了半个月了,花荣也不知道现在的局势如何,只得把自己的知道的事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杨霖听完一愣,道:“两浙路已经被这两个贼厮鸟折腾成这副模样了,当地就没有官员管么?”

  说完之后,杨霖突然寻摸过来,这两个人是蔡京和梁师成举荐去的。

  蔡、梁二人,一个是正儿八经的首席宰相,一个号称大宋隐相,等闲的官员就是要告状,也没有门路。

  恐怕告状的奏章还没到皇帝眼前,撤职的诏书就下来了...

  花荣见他半天没有回应,急道:“提举,此事该如何是好?”

  杨霖从沉思中醒来,道:“杀了几只贼鸟,有什么打紧,宋江此时应该已经摆平了吧。朱勔虽然在两浙路跋扈,他又不是傻鸟,不敢跟我作对。”

  杀官差这种大事,在提举嘴里竟然如此轻描淡写,花荣怔了一下,随即喜道:“既然如此,俺便放下心来,这一路上别提多揪心了,俺想去大睡一觉。”

  杨霖被他憨直的性子逗乐了,水浒中的花荣,不知道为啥写的跟原型如此不符,估计是施耐庵偏爱这个角色吧。

  杨霖摆了摆手,说道:“在这外院,给花荣安排一个住处,明儿带他好好吃一顿。”

  万岁营的家将点头称是,带着花荣出去睡觉,剩下杨霖已经睡意全无。

  江南局势如此不堪,自己事先发现摩尼教的隐患,本来是一件大好事,没想到让这两个奸贼变成了一桩祸害。

  重压之下,方腊起义会不会提前爆发,主事的还是不是方腊,这次动摇北宋国本的起义,究竟还能不能阻止。

  江南富庶,两浙路尤其繁华,若是被一次内斗毁于一旦,是杨霖不想看到的。

  无论如何,现在的恶敌在北,不是那腐朽不堪,行将死去的契丹,而是白山黑水中,一群茹毛饮血的半兽人。

  这些人已经进化出人类的身体躯干面容,却还没有人应该有的心肠,在联想到今天殿上的荒唐君臣,杨霖突然觉得心头一阵难受。

  本来以为靖康还有一段时间,现在才发现自己以前的想法大错特错,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靖康之难的到来,也不是因为那一年才造成的。

  这是北宋末年,文恬武嬉,朝政败坏的必然结果。

  想要避免这次灾难,也不能等到靖康年间,甚至现在开始都有些晚了。

  一股寒风吹进客堂,从脖子里灌进身体,杨霖打了个哆嗦,紧了紧衣襟,自言自语道:“老子要加紧时间,开始夺权了,有些手段...不得不用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