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 正人君子

作品:大宋第一状元郎|作者:日日生|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05-16 10:33:32|下载:大宋第一状元郎TXT下载
  “什么东西这么香?”

  杨霖迷迷糊糊爬起身来,睁开眼时发现自己的狗窝竟然变漂亮了,这整洁的纱幔珠帘,周边都压着绣金线,真漂亮啊。

  大梦初醒脑子晕乎乎的,杨霖还以为自己在梦里呢,苦笑一声说道:“狗窝啊狗窝,这么多年你终于成熟了,不但学会了自己收拾自己,还学会了进化。”

  不对!一股冷气从脚后跟直冲天灵盖,杨霖瞬间清醒过来,而且感觉到事情并不简单。

  雕琢的古色生香的黄花梨木大床,各色考究的木制橱柜,地上是柔软精美的地毯,墙上还挂着一把玉柄金鞘的宝剑,无穷的富贵之气逼人而来。

  自家事自家知,无依无靠的杨霖全部的身家财产加起来,也不够买这里一个椅子的。

  是不是有富婆垂涎我的美色,把我绑到了她的闺房,还要玩古装扮演?

  想了想自己瘦弱干巴巴的身体,明显就不是富婆的菜,杨霖这才长舒一口气,如释重负的同时,心里隐隐地还有一丝失落。

  看来还是在梦里,杨霖最后得出这么一个结论,眼前的一切也只有在做梦能够解释得通了。

  从床上下来,踩在柔软的地毯上,触感轻柔顺滑,杨霖一时间有些恍惚,这要是个梦,不醒好不好。

  眼前一面铜镜,杨霖来到镜子前,刚想看看自己的这一身古装帅不帅,只见镜子里浮现出一个熟悉又陌生的俊俏脸庞,就是稍微有一些苍白。

  看到这张脸的瞬间,大量的记忆和情感涌入杨霖的脑中,嗡的一下让他有些头痛。

  ....

  原来不是做梦,接收完记忆和情感,杨霖这才明白自己这是穿越了。

  心里咯噔一下,还有些小激动,反正上辈子孤苦无依,穿越对自己来说可是个美事,尤其是自己的身份,还是一个有钱人家的阔少爷,光看这卧房就知道了。

  通过接受的记忆,杨霖了解到自己来到了大宋,现在的皇帝就是有名的艺术家宋徽宗赵佶。

  巧的是这一世自己也叫杨霖,是淮南东路财大气粗的豪商杨通的独子,自幼饱读诗书。

  杨通就这么一个儿子,还特别给他长脸,读书很有出息,为人正直刻板,简直就是他的心头肉一般。

  老杨是个商人,在他的眼里世间万事都是可以用钱解决的,所以在杨霖参加科举的时候,就给他买通了扬州的大小官吏,让儿子一举中第可以去京参加下一轮的省试。

  杨霖意气风发地收拾东西准备进京赶考的时候,却无意中听到了父亲和别人的对话,知道了自己这个功名的水分,竟然气的吐血,卧在床上半个月了。

  了解完情况后杨霖不禁摇了摇头,暗道以前这个自己可真是读书读傻了,自小的锦衣玉食让他不知道外面世界的残酷,还真把方正君子那一套当成至理名言了。自己的亲爹给自己铺好路,竟然还能气的吐血,也不想想要是生在乞索儿家里,怕是连读书的机会都没有。

  公平正义,还是留给说书人去歌颂吧,人生在世本来就是个残酷的竞技场。

  杨霖还在努力消化融入这个身份的时候,外面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还没有想好怎么面对的杨霖赶紧往床上去,准备再装一会。

  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一个清丽的少女梳着双丫髻,吃力地端着一个木盘上面摆着几碗药,进到房中之后用熟稔地用脚后跟把门关上。

  “少爷,吃药了。”小丫鬟一边说一边头也不回,显然是料定没人理她,却不知道躺在床上的杨霖正在偷偷眯着眼看她。声音清脆好听,带着一点吴侬软语的味道。

  好俊俏的丫鬟,这个身段,啧啧...

  少女把药放在桌上,先端过一碗来,坐在床头用汤匙舀了一勺放在唇边吹了吹,递到了杨霖的嘴边。

  “妈耶,好苦!”

  偷偷打量小美女的杨霖,冷不丁被喂了一嘴中药,苦到了心尖上,忍不住大叫起来。

  砰地一声,小丫鬟手里盛药的碗应声落地,圆溜溜的大眼睛的瞪起,樱桃似的小嘴张成一个O型。

  “少爷醒啦!少爷醒啦!”

  又惊又喜的小丫鬟张牙舞爪地跑了出去,杨霖也从床上爬了起来,小轩窗一推刺眼的阳光让杨霖情不自禁地把眼睛闭上。

  躺在床上半个月,这具身体还不适应阳光,过了一会杨霖往外看,是一个雅致的小院,奇花异石,长廊走庑,一派江南园林的精致和雅趣。再往前看,竟然还有一个池塘,假山小桥湖心亭应有尽有。

  真有钱,要是我的就...咦,这就是我的啊,哈哈,发达了。

  杨霖沉浸在富贵的幸福中的时候,突然一声震天的哀嚎传来:“霖儿,我的儿啊,在哪呢?”

  一个清脆的声音回答道:“就在少爷的卧房里。”

  砰地一声,名贵的乌木门被撞开,身体痴肥的杨通三五步走到儿子面前,按住他的肩膀叫道:“儿啊,你终于醒了,爹一时糊涂,咱们不考了,这个解元也不要了。”

  杨霖是什么人,穷了半辈子,这种人在底层摸爬滚打惯了,见到个机会是万万不会错过的,岂能白白放弃解元这种一步登天的身份。

  “爹,你没事吧?儿子的解元是考来的,又不是抢来的、偷来的,为何不要?”

  杨通一时哑口无言,狐疑地看着自己的儿子,这还是自己那个书呆子儿子么?看到眉梢眼角明明是自己养了十六年的宝贝儿子,这才放下心来,回头屏退了丫鬟,这才面带惭色地说道:“霖儿心中有气,故意和爹说反话,唉,爹就给你道个歉就是了。爹不该贿赂本府的蔡知府,给你谋取这解元的身份,让你沾上了污点。总之都是爹的不对,咱们放弃进京,来年再考!我就不信凭我儿子的本事,考不出个解元来。”

  “爹,你糊涂啊!”杨霖看着一脸惭愧的老爹,没有丝毫的生疏感,继承了杨霖的记忆和情感,让他对这个痴肥的中年人多了一丝濡慕之情。

  被儿子按在椅子上,杨通有些心塞,但是儿子刚刚醒来还是顺着他说吧。“对对,爹糊涂了,你放心吧,爹一定痛改前非。”

  得,现在杨老爹成了惊弓之鸟,把自己的话全当反话听了。杨霖哭笑不得,突然间福至心灵,有了一个主意。

  顿了顿之后,杨霖眉头一皱,装模作样地说道:“此事万万不可,本来士子们对儿子高中解元就有微词,要是我放弃入京岂不是贻人口实坐实了我们贿考,朝廷真的追究下来爹身上难免吃官司。再者说了我们贿赂的蔡知府,也会因此受到牵连,他做官这么久,想要害我们还不是一句话的事。这个解元儿子虽然不愿意当,但是为了爹,为了我们杨家,儿子非当不可。”

  这一席话听在杨通耳朵里,顿时让他如泥塑般呆住了,很快就氤氲了眼眶。

  感人呐,养了这么久的儿子,终于知道心疼自己了,而且杨通还有一丝的骄傲。

  谁不希望自己的儿子是守正君子,即使市侩如同杨通这种暴发户,内心深处也一直以儿子为荣的。

  chaptererror();